壯族醫學理論體系

  長期的生產、生活和醫療實踐,以及獨特的自然環境和地理位置,加上壯漢文化的交流,使壯醫藥逐步形成了自己獨特的理論體系。

一、陰陽為本,三氣同步——壯醫的天人自然觀

  壯族聚居和分佈地區處於亞熱帶,雖然平均氣溫較高,但四季仍較分明。日月穿梭,晝夜更替,寒暑消長,冬去春來,使壯族先民很早就產生了陰陽的概念。加上與中原漢族文化的交流和影響,陰陽概念在生產、生活中的應用就更為廣泛,自然也被壯醫作為解釋大自然和人體生理病理之間種種複雜關係的說理工具。《廣西通志·卷十六》(明)稱:壯族民間“篤信陰陽”。著名壯醫羅家安在所著《痧症針方圖解》一書中,就明確以陰盛陽衰、陽盛陰衰、陰盛陽盛對各種痧症進行分類,作為辨證的總綱。總之,壯醫認為大自然的各種變化,都是陰陽對立、陰陽互根、陰陽消長、陰陽平衡、陰陽轉化的反映和結果。陰盛陽盛的說法較為特殊,其形成是否與壯醫地區氣溫既偏高,同時雨量也充沛的自然現象以及某些痧症的特殊症狀表現有關,有待深入探討。壯醫有時也引進中醫五行學說作為說明工具,但大抵停留在事物屬性上,很少涉及到五行五克傳變之類。因此總的來說,五行學說畢竟沒有成為壯醫理論體系的組成部分。

  壯醫關於天地人三氣同步的學說,是柳州地區民族醫藥研究所名老壯醫蕈保霖先生在“壯醫學術體系綜論”一文中首先提出的。廣西民族醫藥研究所科研人員在對河池、柳州、南寧、百色地區(均為壯族聚居地區)民間壯醫的實地調查中,也證實確有此說。天地人三氣同步,是根據壯語“人不得逆天地”或“人必須順天地”意譯過來的。其主要內涵為:人稟天地之氣而生,為萬物之靈。人的生長壯老死生命週期,受天地之氣涵養和制約,人氣與天地氣息息相通。天地之氣為人體造就了生存和健康的一定“常度”,但天地之氣又是在不斷地變化。日夜小變化,四季大變化,是為正常變化;而地震、火山、颱風、洪水、隕石雨等則是異常變化,是為災變。人作為萬物之靈,對天地之氣的變化有一定的主動適應能力,如天黑了會引火照明,天熱了會出汗,天冷了會加衣被,洪水來臨會登高躲避等。甚至婦女月事也與月亮的盈虧週期有關。對於天地氣的這些變化,人如能主動適應,就。可維持生存和健康的“常度”;如不能適應,就會受到傷害並導致疾病的發生。人體也是一個小天地,是一個有限的小宇宙單元。壯醫認為,整個人體可分為三部:上部天(壯語稱為“巧”),包括外延;下部地(壯語稱為“胴”),包涵內景;中部其象人(壯語稱為“廊”)。人體內三部之氣也是同步運行,制約化生,才能生生不息。形體與功能相一致,大體上天氣主降,地氣主升,人氣主和,升降適宜,中和涵養,則氣血調和,陰陽平衡,臟腑自安,並能適應大宇宙的變化。人體的結構與功能,先天之氣與後天之氣,共同形成了人體的適應與防衛能力,從而達到天地人三氣同步的健康境界。

  二、臟腑氣血骨肉,穀道水道氣道,龍路火路——壯醫的生理病理觀  

  壯醫認為內臟氣血骨肉,構成人體的主要物質基礎。位於顱內和胸腔、腹腔內相對獨立的實體都稱之為臟腑,沒有很明確的“髒”和“腑”的區分觀念。顱內容物壯語稱為“塢”,含有統籌、思考和主宰精神活動的意思。如精神病出現精神症狀,壯醫統稱為“塢亂”或“巧塢亂”,即總指揮部功能紊亂的意思。壯語稱心臟為“咪心頭”,有臟腑之首的意思。稱肺為“咪缽”,肝為“咪疊”,膽為“咪背”,腎為“咪腰”,胰為“咪曼”,脾為“咪隆”(意譯為被遺忘的器官),胃為“咪胴”,腸為“咪雖”,膀胱為“咪小肚”,婦女胞宮為“咪花腸”。這些內臟各有自己的功能共同維持人體的正常生理狀態,沒有什麼表堣坐嚏C當內臟實體受損傷或者其他原因引起功能失調時,就會引起疾病。由於壯醫沒有五行配五臟的理論,因此認為臟腑疾病也沒有什麼必然的生克傳變模式。

  骨(壯語稱為“奪”)和肉(壯語稱為“諾”)構成人體的框架和形態,並保護人體內的臟器在一般情況下不受傷害。骨肉還是人體的運動器官。而且人體內的穀道水道氣道以及龍路火路,都往返運行於骨肉之中。骨肉損傷,可導致上述通道受阻而引發其他的疾病。

  壯醫認為,血液(壯語稱為“勒”)是營養全身骨肉臟腑、四肢百骸的極為重要的物質。得天地之氣而化生,賴天地之氣以運行。血液的顏色、品質和數量有一定的常度,血液的變化可以反映出人體的許多生理和病理變化。刺血、放血、補血是壯醫治療多種疾病的常用方法。查驗血液顏色變化及粘稠度變化,是一些老壯醫對疾病預後的重要依據。

  壯醫對氣(壯語稱為“噓”)極為重視。這堨D要指人體之氣。氣為陽,血為陰。氣是動力,是功能,是人體生命活動力的表現。氣雖然肉眼看不見,但可以感覺得到:活人氣息,一呼一吸,進出的都是氣。壯醫判斷一個病人是否已經死亡,主要依據三條:“巧塢”(即頭腦)是否還清醒。人死了“巧塢”就停止活動,再不會清醒和思考了。“咪心頭”(即心臟)是否還在跳動。人死了“咪心頭”就會停止跳動。鼻孔還有否呼吸,即有無進出氣。人死了呼吸就會停止,自然不會有氣進出了。可見有氣無氣,是生與死的界限的標誌。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人體生命以氣為原,以氣為要,以氣為用,有了疾病則以氣為治。氣是壯醫臨床的重要理論基礎之一。

  壯醫三氣同步理論主要是通過人體內的穀道、水道和氣道及其相關的樞紐臟腑的制化協調作用來實現的。壯族是我國最早種植水稻的民族之一,知道五穀稟天地之氣以生長,賴天地之氣以收藏,得天地之氣以滋養人體。其進入人體得以消化吸收之通道稱之為“穀道”(壯語稱為“條根埃”),主要是指食道和胃腸。其化生的樞紐臟腑為肝、膽、胰。水為生命之源,人體有水道進水出水,與大自然發生最直接、最密切的聯繫。水道與谷道同源而分流,在吸取水穀精微營養物質後,穀道排出糞便,水道主要排出汗、尿。水道的調節樞紐為腎與膀胱。氣道是人體與大自然之氣相互交換的通道,進出於口鼻,其交換樞紐臟腑為肺。三道暢通,調節有度,人體之氣就能與天地之氣保持同步協調平衡,即健康狀態。三道阻塞或調節失度,則三氣不能同步而疾病叢生。

  龍路與火路是壯醫對人體內雖未直接與大自然相通,但卻是維持人體生機和反映疾病動態的兩條極為重要的內封閉通路的命名。科研人員從對廣西大新縣著名女壯醫陸愛蓮等人的調查訪問中,瞭解到這一帶的壯族民間醫生大都推崇這一傳統理論。壯族傳統認為龍是制水的,龍路在人體內即是血液的通道(故有些壯醫又稱為血脈、龍脈),其功能主要是為內臟骨肉輸送營養。龍路有幹線,有網路,遍佈全身,迴圈往來,其中樞在心臟。火為觸發之物,其性迅速(“火速”之謂),感之灼熱。壯醫認為火路在人體內為傳感之道,用現代語言來說也可稱“資訊通道”。其中樞在“巧塢”。火路同龍路一樣,有幹線及網路,遍佈全身,使正常人體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感受外界的各種資訊和刺激,並經中樞“巧塢”的處理,迅速作出反應,以此來適應外界的各種變化,實現“三氣同步”的生理平衡。火路阻斷,則人體失去對外界資訊的反應、適應能力,導致疾病甚至死亡。

  壯醫對脾臟生理功能認識較晚。因長期弄不清楚其功能作用,好象是多餘的被遺忘的器官,故而壯語稱之為“咪隆”(意為“被遺忘的器官”)或“咪蒙隆”(意譯為“不知其作用的器官”)。後來大約在屠宰禽畜及解剖中,一再發現脾臟內藏血較多,加之人生氣時叫“發脾氣”,慢慢領悟到,脾臟可能是一個人氣血的貯藏調節庫。

  壯醫認為人體的生殖繁殖機能,也是由天地陰陽之氣交感而形成的。男精為陽精,女精為陰精;男精產生于“咪麻”(即睾丸),女精產生於“花腸”。人體順應著生長壯老死的自然規律,到一定年齡就會具有產生繁衍後代的“精”的能力。兩精相搏,形成胚胎,然後在胞宮內發育成人。人生易老天難老,但天地授予人以繁衍後代的能力,故人類能與天地並存並保持“三氣同步”。

  壯醫將人的精神活動、語言及思考能力,歸結為“巧塢”的功能。故凡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在治療上都要著眼於調整“巧塢”的機能。“巧塢”為上部天,位高權重,全身骨肉氣血,內臟器官都要接受“巧塢”的指揮,是名符其實的人體總指揮部。“巧塢亂”或“巧塢壞”就會指揮失靈。失誤而導致其他臟腑功能失調,使三氣不能同步而引發全身性的疾病甚至死亡。

  三、毒虛致百病——壯醫的病因病機論

  壯族地區位於亞熱帶,山林茂盛,氣候濕熱,動植物腐敗產生瘴毒,野生有毒的動植物和其他毒物尤多,舉凡毒草、毒樹、毒蟲、毒蛇、毒水、毒礦等等。無怪乎唐·陳藏器《本草拾遺》稱“嶺南多毒物,亦多解物,豈天資乎?”無數中毒致病甚至死亡的實例和教訓,使壯族先民們對毒有著特別直接和深刻的感受,並總結了豐富多采的解救治療方法。據文獻記載和實地調查,壯醫認識和使用的毒藥和解毒藥在百種以上。邪毒、毒物進入人體後,是否發病,取決於人體對毒的抵抗力和自身解毒功能的強弱,亦即取決人體內正氣的強弱。中毒後邪毒阻滯通道或損耗正氣至虛極衰竭,都會導致死亡。隋·巢元方《諸病源候論》記載了嶺南俚人(壯族先民)使用的五種毒藥:不強藥、藍藥、焦銅藥、金藥、菌藥;晉·葛洪《肘後備急方》也記載了嶺南俚人防治沙虱毒、瘴毒和箭毒、蛇毒的經驗方。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唐·蘇敬《新修本草》收載了兩種壯族地區著名的解毒藥——陳家白藥和甘家白藥。這些記載都可佐證壯族先民對因毒致病及其治療解救方法的高度重視,並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驗,有可能提高到一定程度的理性認識,在這個基礎上形成壯醫的病因論——毒虛論。

  壯醫認為,所謂毒,是以對人體是否構成傷害以及傷害致病的程度為依據標誌的。有的毒性猛烈,有的則是緩慢起毒性作用;有的為有形之毒,有的為無形之毒;有的損傷皮肉,有的則傷害臟腑和體內重要通道。毒之所以致病,一是因為毒性本身與人體正氣勢不兩立,正氣可以祛邪毒,邪毒也可損傷正氣,兩者爭鬥,正不勝邪,則影響三氣同步而致病;二是某些邪毒在人體內阻滯“三道”、“兩路”,使三氣不能同步而致病。因各種毒的性質不同,侵犯的主要部位有別,作用的機制各異,以及人體對毒的抗爭程度不同,在臨床上表現出各種不同的典型症狀和體證,成為壯醫診斷和鑒別診斷的重要依據,虛即正氣虛,或氣血虛,虛既是致病的原因,同時也是病態的反映。作為致病的兩大因素之一,虛本身可以表現出軟弱無力、神色疲勞、形體消瘦、聲低息微等臨床症狀甚至衰竭死亡。而且因為虛,體內的運化能力和防衛能力相應減弱,特別容易招致外界邪毒的侵襲,出現毒虛並存的複雜臨床症狀。虛的原因,壯醫歸結為兩個方面:一是先天稟賦不足,父母羸弱,孕期營養不良或早產等;二是後天過度勞作,或與邪毒抗爭氣血消耗過度而得不到應有的補充,或人體本身運化失常,攝入不足而致虛,總之,毒和虛使人體失去常度而表現為病態。如果這種病態得到適當的治療,或人體自我防衛、自我修復能力能夠戰勝邪毒,則人體常度逐步恢復而疾病趨於好轉痊癒。否則終因三氣不能同步,導致人體氣脫、氣竭而死亡。

  四、眼睛能洞察和反映疾病——壯醫的重要診斷特色

  壯族稱眼睛為“勒答”。壯醫對眼睛極為重視,認為這是天地賦予人體的視窗,是光明的使者,是天地人三氣的精華所在。人體臟腑之精上注於目,所以眼睛能包含一切、洞察一切,也能反映百病。眼睛長在“巧塢”上,直接受“巧塢”指揮,因此在疾病診斷上,把目診提到十分重要的地位。目診可以確診疾病,可以推測預後,可以確定死亡。人體內的臟腑氣血,“三道”、“兩路”、“巧塢”功能等,都可以通過目診而獲得相對準確的資訊。

  壯醫目診的要義是:醫者的眼睛可以洞察百病,患者眼睛可以反映百病。兩者配合,就可以診斷疾病。老一輩壯醫主要是通過肉眼觀察患者眼睛的神采色澤、靈活度、乾澀、視力、脈絡等診斷疾病。至後代有總結發展和提高,並受牛、馬等獸醫目診的啟發,形成了現在的一套比較規範的壯醫目診法。廣西民族醫藥研究所壯醫目診專家黃老五副主醫師,在繼承前輩目診經驗的基礎上,經過多年臨床實踐,並借助現代放大鏡技術,把壯醫目診技術提高到一個新的水準。在四倍放大鏡下,他可以通過觀察眼睛鞏膜的色澤、形態以及眼睛上脈絡的細微變化,來判斷疾病的病位,辨別疾病的病因病性並作出預後診斷。初步的整理研究觀察表明:人體不同器官、不同組織、不同部位的病變,都可以在眼白膜(鞏膜)上有特定的訊號反映區;同一器官、組織的不同疾病,在反映區上可有不同的異變訊號。還可據以判斷疾病的新舊輕重。他把目診的規律概括為:著色深淺判新久,彎曲頻率別輕重,脈絡混濁有濕毒,脈絡散亂為風毒,脈絡近瞳屬於火,脈絡靠邊屬於寒,黑斑瘀來藍斑蟲,目診仔細辨分明。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和廣西壯族自治區衛生廳已將壯醫目診列為重點科研課題,下達給廣西民族醫藥研究所壯醫第一臨床研究室,以期用現代科學技術闡明壯醫目診的原理並進一步提高診斷水準。

  壯醫重視目診,但並不排斥其他多種診斷方法。如問診、聞診、脈診,甲診、指診、腹診等,都具有一定的特色。特別是問診主訴,是症狀診斷的主要依據。那些造詣較深的老壯醫,往往掌握多種診斷手段和方法,在臨床上合參運用,得心應手。壯醫基於天地人三氣同步和人體也是小天地的認識,對人體與外界相通的一些器官,如眼、耳、鼻、口、舌等,認為又可作為人體各部分的縮影或反映,在疾病診斷上具有特殊的定性定位和預後價值。驗之臨床,往往也頗為準確,、值得進一步深入研究。壯醫對“三道”排泄物(尿、糞、淚、涕、嘔吐物等)的觀察也比較重視和認真,以其顏色、形態、氣味、數量的異常變化,作為臨床診斷的重要參考。

  五、調氣解毒補虛——壯醫的治療原則

  壯醫的這一治療原則,是根據壯醫對人體生理病理和病因病機的認識而提出來的,並有效地指導實踐。調氣,即通過各種具體的治療方法(多用針灸、刺血、拔罐、引舞、氣功等非藥物療法),調節。激發和通暢人體之氣,使之正常運行,與天地之氣保持三同步。氣病在臨床上主要表現為疼痛以及其他一些功能障礙性疾病,一般通過針灸、刺血、拔罐或藥物調氣即可恢復正常。毒病在臨床上主要表現為紅腫痛熱。潰爛、腫瘤、瘡癤、黃疸、血液病等急性炎症及器官組織器質性病變以及同時出現的功能改變。解毒主要通過藥物的作用來達到治療目的。有些毒在人體內可以化解,有些則需要通過“三道”來清除,毒去則正安,氣複而痊癒。以虛為主要臨床表現的,多見於慢性病、老年病或邪毒祛除之後的恢復期內,治療上以補虛為首務。壯醫重視食療和動物藥,認為這在補虛方面尤其適用。因人為靈物,同氣相求,以血肉有情之動物藥來補虛最為有效。人應順其自然,通過食療來補虛最為常用。

  壯醫上述治療原則的形成,可以追溯到久遠的年代。武鳴縣西周古墓出土兩枚醫用青銅淺刺針,說明早在二千多年前,壯族先民就知道製作工藝水準很高的金屬微針,作為調氣治療的主要醫療工具。1976年,廣西考古工作者發掘貴縣(壯族聚居地)羅泊彎一號漢墓,所得標本M1248出土時內盛植物葉,經廣西植物研究所鑒定為鐵冬青,是流行於南寧的王老吉涼茶原料之一,同時是壯醫極為常用的清熱解毒藥。壯醫對毒藥和解毒藥的知識比較豐富,也佐證了壯醫解毒治療原則的形成是有實踐依據的。食療在壯族地區不僅壯醫熟諳其法,而且幾乎老幼皆知。一些山珍野味,因生長于大自然和深山老林,得天地日月純正之氣最多,壯醫認為其補力更勝一籌。對動物藥的長期應用,壯醫形成了一些頗帶規律性的經驗:如蟲類藥祛風止痛鎮驚;魚鱗之品化瘀通絡,軟堅散結;介甲之屬滋陰潛陽,安神定魄;飛禽走獸滋養氣血,燮理陰陽等。血肉有情之品氣血雙補,且多為美味食物,虛人常服自然有益,盛者宜少食,更不可過量,過量或腐臭則成毒之害。

  六、壯醫對病症名稱的認識以及辨證辨病的基本方法

  文獻記載和實地調查搜集到的壯醫病症名稱達數百種之多。其中不少病症名稱具有濃厚的嶺南地方民族特色。概括起來主要的痧、瘴、蠱、毒、風、濕6大類。隋·巢元方《諸病源候論》認為嶺南致病因素是一種“惡氣”,亦稱毒氣。乃由於嶺南陽氣多宣洩,冬不閉藏,致草水泉皆稟此“惡氣”,“日受其毒,發而為病’’。因此臨床上以毒命名的病名最為普遍。如痧毒、瘴毒、濕毒、風毒、蠱毒、寒毒、熱毒、無名腫毒等等。大類下面又可分為許多更為具體的甚至十分形象的病症名稱。如痧毒分為熱痧、寒痧、螞蝗痧、漂蛇痧、紅毛痧、悶痧等;瘴毒分為青草瘴、黃茅瘴、冷瘴、熱瘴、啞瘴、煙瘴、嵐瘴、毒氣瘴等;蠱毒又分為蟲蠱、食蠱、水蠱、氣蠱等。風毒包括的疾病更為廣泛,有36種風和72種風之分。從馬山縣搜集壯醫手抄本《此風三十六樣燒圖》就列舉了沖風、肚痛風、急驚風、嘔迷風、撒手風、鯽魚風、馬蹄風、慢驚風、天吊風、看地風、挽弓風、蛇風、夜啼風、鳥宿風、鷺鶿風、馬王痧風、疳風、上吐下瀉風等。

  毒病的命名,除了以上所述外,有些是根據毒氣所依附的具體事物命名的,如蛇毒、藥石毒等。

  壯醫從長期臨床實踐中認識到,雖然許多病都會有些共同的症狀,但每一種病都有一二特徵性的臨床表現,成為與其他病進行鑒別診斷的依據。這種特徵性表現,在臨床上相對固有而比較典型,並能在其他患者身上重複出現,是為主症。一般來說,主症與邪毒性質、病機病位有密切關係。每一種病,都有主症和兼症,從辨症而達到辨病,是對壯醫臨床醫生的基本診斷要求。

  壯醫也有“證”的概念。但認為只有兩種,“證”——即陰證和陽證,或更具體地分為陰盛陽衰證和陽盛陰衰證。陰盛陽盛證是一種較為特殊的情況。證是患者在疾病過程中全身狀況的綜合反映。每一種病,在不同的時期,不同的患者身體都可能表現為陰證或者陽證,或經治療後由陰證轉為陽證,由陽證轉為陰證。這是由於人體內的邪正鬥爭狀態在不同的患者身上,在同一疾病的不同階段有所差別的轉變所致。

  壯醫主張辨病與辨證相結合,以辨病為主。辨病,是決定治療原則和選方用藥的主要依據;辨證,則是處方用藥的重要參考。但從證的變化可以預測疾病的轉歸。由陰為陽、多為疾病逐漸好轉的徵象;由陽轉陰,則提示疾病趨重和惡化,甚至預後不良。隆安縣老壯醫潘振香診治體內癌瘤病,主要是從面部望診中得知疾病由陰轉陽或由陽轉陰,以為預後的依據。因為壯醫以辨病為主,所以多主張專病專藥,就是證變化了,也不一定立即變更治療原則和原來方藥。

  對南寧、柳州地區的十幾位元經驗較為豐富的壯醫的實地調查表明,壯醫看病,亦即辨症、辨病、辨證以及決定治療原則和處方用藥,是有一定的程式和規範的。以內科疾病為例:首先從病人主訴和醫生問診所得資料來確定主要症狀和典型症狀,在此基礎上判斷屬虛或者屬邪毒致病。如屬邪毒致病,則應進一步判明邪毒的種類和性質,作出病名和病性的診斷;從目診(含望診)、聞診、甲診、腹診、指診、脈診所得資料的分析中,對疾病作出病機和定位的診斷;綜觀患者的全身狀況,辨陰證陽證,對疾病作出輕重預後診斷;在上述診斷的基礎上,決定治療原則和選定主要方藥,以及輔助方藥;根據邪毒性質和病機病位,囑以飲食宜忌和護理注意事項。

  七、壯醫對針灸及藥物治療作用的認識

  壯醫從長期的臨床實踐中認識到,針灸、刺血、拔罐,刮痧等這一類的治療方法,主要是通過外治的方法,在人體龍路、火路的某些體表氣聚部位(即穴位)施以調氣治療,調整和暢通人體氣血,增強人體抗病能力,加速邪毒化解或排出體外,使三氣複歸同步而達到治療目的。著名壯醫藥線點灸專家龍玉乾指出:“疾病並非無中生,乃系氣血不均衡”,認為藥線點灸的治療機理就在於調整、調節、調動人體氣血,使之趨於均衡,則疾病自然向愈。

  壯醫具有豐富的藥物治病的經驗,認為藥物的治療作用,在於以其性味之偏,來糾正人體病態下的陰陽偏勝和三氣不同步狀態。藥有動物、植物和礦物。以功用區分有毒藥和解毒藥、治瘴氣藥、治跌打損傷藥、清熱藥、補益藥、治痧症藥、祛風濕藥、殺蟲藥等。總而言之,可分為解毒和補虛兩大類。以毒藥的解毒藥來說,壯醫是基於一個極其樸實的真理:有什麼樣的邪毒致病,必然有相應的解毒藥治病。所謂一物降一物。而且毒藥本身,在一定的量內,還是具有重要治療作用的良藥,所謂以毒攻毒。正如曾經考察過嶺南瘴區的明代醫家張景嶽所說:“藥以治病,因毒為能。所謂毒藥,是以氣味之有偏也……所以去人之邪氣。”

  壯族地區草樹繁茂,四季長青,使壯醫形成了喜歡使用生藥的習慣,並提供了使用新鮮藥物的環境和條件。臨床實踐表明:有不少新鮮藥物,效果優於幹品和炮製品。特別是治療毒蛇咬傷的草藥,一般都是以鮮用為佳。在壯鄉廣西靖西縣,每年端午節都自發舉行規模盛大的藥市,上市的生草藥達數百種之多,趕藥市者上萬人。可以說這是交流藥材知識和防治經驗的良好機會,也是壯族人民崇尚醫藥的體現。不少民間壯醫,從生草藥的形態性味,就能大抵推測出其功能作用。並將這些用藥經驗編成歌訣,便於吟誦和傳授。如:藤木通心定祛風,對枝對葉可除紅;枝葉有刺能消腫,葉娷羹蓱猻r功;辛香定痛驅寒濕,甘味滋補虛弱用;圓梗白花寒性藥,熱藥梗方花色紅;根黃清熱退黃用,節大跌打駁骨雄;苦能解毒兼清熱,鹹寒降下把堅攻;味淡多為利水藥,酸澀收斂滌汙膿……等等。

  八、對壯醫理論體系的學術評估

  我國藏醫、蒙醫、維醫、傣醫等民族醫藥都有自己的比較完整的理論體系,並有效地指導臨床實踐。由於歷史的原因,20世紀50年代以前壯族沒有本民族的規範化的通行文字(只有流行不廣的方塊壯字)。因此,壯醫在歷史上的客觀存在雖然已經逐步被學術界所承認,但壯醫能否形成自己的理論體系,則是值得探討的事情。學者們認為在這個問題上研究和探討,應當遵循實事求是的原則和標準,才能作出客觀的評價和結論。

  首先,壯醫藥理論所涉及到的有關文字資料,是根據大量的地方誌、博物志以及有關的漢族中醫藥文獻記載中搜集整理出來的。這些文獻記載的作者,大都作為文人流官在嶺南壯鄉居住過,對當地風土民情比較瞭解,因而具有較大的可信性。其次是,通過10多年的大量的實地調查研究和訪問,證實在許多民間壯醫中,確實掌握了一定的解剖生理病理知識以及疾病診療理論,並用以指導臨床。就個人而言,他們各個人掌握的理論是比較局限的,但是把許多壯醫的診療理論集中起來,就已經具有一定的系統性,能反過來全面指導壯醫的臨床實踐。第三,壯醫的這些理論,在此之前業已得到部分的整理和認同,如壯醫天地人三氣同步的理論。第四,壯醫的這個理論體系屬於樸素的、宏觀的理論,是對大自然和人體生理病理進行長期宏觀觀察的結果,而不是現代實驗研究的結果,它的形成,不受現代實驗的條件和環境所制約和影響。第五、壯族雖然在1949年以前沒有本民族的規範化通行文字,但有本民族的語言,可以進行學術交流和傳授、加上長期反復的臨床實踐,使壯醫的豐富經驗有可能上升為理論。

  綜上所述,壯醫理論體系具備了形成的基礎和條件,是壯醫實踐經驗在認識論上的飛躍。它不是某一個壯醫的個人創造,而是無數壯醫長期同疾病作鬥爭的經驗總結和昇華,初步形成體系並有效地指導著壯醫的臨床實踐,而且具有一定的地方民族特色。這是壯醫理論的生命力所在。隨著壯醫臨床的繼續和現代科學技術的進步,壯醫理論將在實踐的檢驗中不斷補充修正和完善;在現代科學技術的推動下不斷提高。古老的壯醫,必將從理論到臨床,以嶄新的面貌自立於我國和世界傳統醫學之林!

  在長期的醫療實踐的基礎上,壯醫藥不但逐步形成了自己獨特的理論體系,而且形成了許多獨特的診斷和治療方法。以診斷來說,除了前述的較為重視的目診之外,還有望診、問診、按診、脈診、舌診、腹診、聞診、甲診等多種方法;治療方法則更為豐富多采,除了數以萬計的驗方、秘方、單方之外,還有許多簡便廉驗的治療技術和預防方法,如壯醫藥線點灸療法、壯醫藥物竹筒拔罐療法、壯醫針挑療法,等等。這些診療方法以其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蔚為奇觀,不僅為本民族的健康繁衍作出貢獻,而且吸引著海內外的許多患者前來就診。

 

 

         壯族醫學診療特色

  診斷

  除了目診之外,壯醫還有不少頗具特色的診斷方法,而且多強調整體診察、數診合參,以其對疾病的本質獲得較為正確的認識。

  (一)望診

  即通過肉眼觀察而診察疾病。因人體有穀道、水道、氣道與自然相通,龍路、火路溝通體內,五臟六腑之精華皆上注於目,故通過觀察外部變化可測知內部的病變,壯醫望診有著十分豐富的內容,除望目(即目診外),還有望神、望面、望甲、望五官,望穀道、水道、氣道、排泄物(廢物)等。對面部望診,壯醫尤為重視,認為人體正氣的盛衰、病情的輕重,都可以從面部氣色中診察出來。許多臟腑病症,也在面部有所表現。如南寧地區一位元善治“陰瘡”的老壯醫,從面部望診就可作出診斷,而且能判斷預後。一些民間壯醫還能從面部望診中診斷出各種不同類型的痧症,如羊毛痧、螞蝗痧、七星痧等。

  (二)脈診

  目前已知壯醫有兩種脈診法。一種是流傳於柳州、河池地區一帶壯族民間的三指四肢脈診法;另一種是流傳于左、右江地區的單指脈診法。這兩種壯醫脈診法均不同于漢族中醫脈診。三指四肢脈診法主要在四肢分區脈診候內臟病變,不講寸關尺,多用於婦科疾病診斷。單指脈診法除診察脈象變化之外,比較注意脈診部位皮膚溫度,並以此為依據斷定冷脈或熱脈,以脈象的緩急候疾病之寒熱性質及病情之進退情況,尤其注意脈診與面部望診相結合。這種脈診法可對某些危急重症進行預後診斷,還可診察患者是否犯了食忌。

  (三)甲診

  壯醫認為龍路、火路網路在爪甲部位分佈較多,爪甲的不同顏色、形狀變化可以反映人體臟腑病機的變化,具有重要診斷價值。其診法是:在自然光下,病人伸手俯掌,各指自然伸直,醫者於相距一尺處以目直接觀察(亦可借助放大鏡以觀察)。診察時宜逐一檢查各指甲體、甲床、月痕、皺襞及脈絡,分辨其形狀。質地、顏色、澤度、動態等。一般診視兩手指甲互相對比,必要時可以診察兩足趾甲。已知的壯醫甲診辨證分類達28種,即本色甲、蔥管甲、蒜頭甲、魚鱗甲。癟螺甲、鷹爪甲、匙形甲、扭曲甲、脊棱甲、橫溝甲、軟箔甲、粗厚甲、竹筍甲、脆裂甲、胬肉甲、萎縮甲。暴脫甲、白色甲、紅紫甲、紫紺甲、藍色甲、黃色甲、黑色甲、斑點甲、疰蝕甲、啃缺甲、?瘤甲等。除本色甲外,每一種甲象都各有所指,提示一種或多種病證的存在及輕重緩急情況。

  (四)按診

  通過對患者的肌膚、手足、胸腹或其他病變部位進行觸摸按壓,測知局部有無冷熱、軟硬、壓痛、瘀塊、結節等異常變化,以推斷疾病的病位和病性。其中,以流傳于馬山縣的農氏腹診法(其傳人為著名女壯醫農秀香)比較具有民族特色。該法認為通過檢查臍部及腹部血脈的跳動情況,可以診斷許多疾病,特別是婦科疾病。因臍部在女性為花腸所在之處,又是龍路、火路的一個特殊網結,故人體先天後天之精氣盛衰,入侵毒邪之淺重,皆可通過臍周血脈的診察而得之。可以說,這是壯醫按診與脈診的結合形式。

  (五)詢診

  即問診。多數壯醫在臨床中十分重視詢診,並以患者的主訴作為症狀診斷的重要依據。一般的詢診程式為:詢主症、詢伴隨症、詢發病及治療經過、詢一般情況、詢遠事、詢家事。詢診的主要內容可大致包括為:詢寒熱、詢汗、詢疼痛、詢飲食口味及二便情況、詢睡眠、詢專科情況等。詢診與其他診法所得含參,就更能正確把握疾病的本質及發展趨勢。

  (六)聞診

  即通過嗅氣味來辨別疾病。人體三道排泄之廢物,如痰涎、嘔吐物、大小便以及汗液、膿液、白帶等,凡惡臭異常者,多系熱毒為患,或濕熱之毒內阻。如臭味不甚或無異味者,多為寒毒或陽虛。

  (七)探病診法

  這是一種較為特殊的診法。凡疾病比較錯綜複雜,一時難以作出明確診斷或病者,“巧塢”已亂,昏不知人,無法詢問的情況下可用此法輔助診斷。常用的有痧病探病法、跌打探病法、預後探病法、表堣狨雀E法等。以表堣狨釭k為例,其法多在藥線點灸療法施行前使用,主要的按壓患者體表龍路、火路網路上的某些特定穴位,再以這些穴位的反應及變化來推斷體內臟腑的某些病變。如壓食背穴(位於手前食指掌指關節的中點)有脹痛者,提示有婦科疾病;又如太淵、經渠穴有壓痛,提示肺(即“味缽”)有疾;大沖、中封穴有壓痛,提示肝(即“味疊”)有疾等等。痧病探病法也有多種多樣,如野芋頭探病法,生黃豆探病法,生煙油探病法,石灰水探病法等,均具有一定特色。

  治療

  千百年的臨床實踐,使壯醫藥積累了大量的單方、複方、秘方、驗方。這些壯醫方藥,一部分是專病專方,一部分是根據壯醫的基礎理論指導而靈活組方選用。壯醫藥的治療原則是調氣解毒補虛,治法大體可分為外治法和內治法兩類。強調及時治療,並十分重視預防。

  壯醫認為人體的大多數疾病,主要是因正氣虛而受的痧、瘴、蠱、毒、風、濕等有形無形之毒的侵犯,致使天、地、人三氣同步失調,或人體三道兩路運行不暢,功能失調。故在治療上十分強調祛毒或解毒,既重視內治,更重視外治。用藥比較簡便,貴在精專,組方一般不超過五味。補虛則多配以血肉有情之品。

  (一)內治法

  壯醫內治法是通過口服給藥而達到治療目的的一種方法。壯醫認為,藥物自口直接進入穀道,通過龍路、火路網路輸布而達病所,從而起治療作用。在遣方用藥上,以辨病論治和對因治療為主,也講究辨證和辨症論治,作一般治療和對症治療。如對瘴疾,針對瘴毒,選用青蒿、擯榔、薏仁等藥物;對痧病,選用救必應、金銀花、板藍根、三叉苦、山芝麻、黃皮果等方藥;對瘀病,選用田七、桃仁、赤芍、蘇木等藥物;對瘡腫,選用大青葉、蒲公英、地丁、七葉蓮、兩面針等藥物,是為對因治療。在此基礎上,針對不同的兼症,結合對症治療的藥物,如外感熱毒痧症,咽痛甚者可加毛冬青、魚腥草、穿心蓮、玉葉金花之類;咳甚加瓜蔞根、十大功勞、百部、穿破石之類。

  由於壯醫強調辨病為主,因此在治療上大量使用專病專方。現已收集的數千個壯醫藥專病專方,廣泛應用於壯醫臨床各科,有的確實具有十分顯著的療效。從歷史上著名的陳家白藥、甘家白藥,至現代廣泛應用的百年樂、大力神、三金片、雞骨草丸等成藥,都是在驗方、秘方的基礎上研製而成。其他如胃病用山白虎膽、一枝箭、過江龍、金不換;癆病用不出林、鐵包金、石油茶、穿破石、黑吹風;紅白痢用鳳尾草、地桃花、金銀花藤;骨折用天青地紅、小葉榕、七葉蓮、澤蘭、接骨草、鐵板欄、兩面針等,不勝枚舉。

  對於以虛為主要表現的病症,壯醫治療以補虛為主,並主張多用動物藥。如婦女花腸虛冷無子者,以山羊肉、麻雀肉、鮮嫩益母草、黑豆互相配合作飲食治療;對氣血虛弱,兼有風濕,頸、腰、肢節疼痛,歷年不愈,每遇氣交之變而加劇者,壯醫主張多進各種蛇肉湯或穿山甲湯或烏猿酒;對陰傷乾咳者,喜用豬肉或老母鴨、水鴨、鷓鴣肉煲蓮藕,壯族地區動物藥十分豐富,因而運用血肉有情之品以補虛,成為壯醫用藥的特點之一。

  (二)外治法

  壯醫外治法是通過外部刺激從而達到治療目的的治療方法。壯醫認為,各種外治方法的治療作用,歸納起來一是調氣,二是祛毒。在內容上包括外病外治和內病外治兩個方面。如瘡癰療毒、水火燙傷用壯藥外敷,屬外病外治;屙嘔肚痛、遺尿泄瀉用藥線點灸,屬內病外治。在具體施治上,又分藥物外治和非藥物外治兩大類,或者兩者結合使用(如藥線點灸)。壯醫外治法內涵十分廣泛,方法豐富多采,療效顯著,在我國傳統治療方法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已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列為重點發掘整理的民族醫藥科研課題。

  壯醫外治方法已知的就有數十種之多,茲簡介已經進行發掘整理並在臨床上推廣應用的藥線點灸療法、藥物竹筒拔罐療法和針挑等療法。

  1.藥線點灸療法

  本療法原流傳壯族聚居的柳州地區,其主要傳人為著名女壯醫龍蕈氏及其嫡孫龍玉乾壯醫副主醫師。1986年經黃瑾明、黃漢儒、黃鼎堅三位教授加以發掘整理和規範,撰成《壯醫藥線點灸療法》一書問世。該療法現已在全國300多家醫療單位推廣應用,並傳到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新加坡等國家及港澳臺地區。1992年通過專家技術鑒定並榮獲廣西醫藥衛生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進步二等獎。

  藥線點灸療法的治療機理是:通過以壯醫秘方浸泡過的苧麻線,點燃後直接灼灸在患者體表的一定穴位或部位,疏調龍路、火路氣機,而達到預期的治療目的。臨床實踐證明,本法具有通痹、止痛、止癢、祛風、消炎、活血化瘀、消腫散結等作用。其應用範圍達100多種病症。例如:感冒發熱、痔瘡發炎、急性結膜炎、麥粒腫、蕁麻疹及其他皮膚瘙癢、痛經、軟組織損傷、乳腺小葉增生、小兒厭食、遺尿、泄瀉、風寒濕痹、多發性脂肪瘤等等,用壯醫藥線點灸療法,都取得了較好的療效。對於畏寒、發熱、腫塊、疼痛、瘙癢、麻木不仁、身癢諸證,療效尤佳。

  藥線點灸療法所需設備僅一根線,一盞燈,點灸時略有蟻咬樣灼熱感,迅即消失,病人無痛苦,不留疤痕,安全可靠;藥線點燃後無煙霧形成,無環境污染;療效確切,費用低廉,容易學習及掌握使用,因而特別適合在廣大農村和邊遠山區推廣使用。

  藥線的製備:甲苧麻搓成線,經特定壯藥水(已獲國家專利)浸泡加工即成,每條長約30公分。分一、二、三號線,一號線直徑1mm。適用於灸治皮膚較厚處的穴位和癬疾,以及冬天用;二號線直徑0.7mm,適用各種一般病症,使用範圍廣;3號線直徑0.25mm,適用於治療皮膚較薄處(如面部)的穴位及小兒灸治用。

  藥線點灸療法常用的穴位有幾種:一是壯醫特有的經驗穴位;二是龍路、火路的某些淺表反應點;三是引用部分漢族中醫針灸穴位。這娷痍n介紹一些較有特色的點穴位:

  梅花穴:即按照局部皮膚腫塊的形狀和大小,沿其周邊和中部選取一組穴位,組成梅花形。適用於壯醫外科病症及內科腫塊。

  蓮花穴:按照局部皮膚病損的形狀和大小,沿其部位選取一組穴位,組成蓮花形,適用於治療一般癬症和皮疹類疾病。

  葵花穴:按照局部皮膚病損的形狀和大小,沿其周邊和病損部位取穴,組成葵花形狀,適用於治療比較頑固的癬類及皮疹類疾病。

  結頂穴:淋巴結核(壯語為“勒努”)附近或轉移發生炎症,引起局部淋巴結腫大,取腫大的淋巴結頂部為穴。

  痔頂穴:取外痔頂部為穴。

  長子穴:皮疹類疾病,取首先出現的疹子或最大的疹子為穴。

  臍周穴:以肚臍為中心,旁開1.5寸,上下左右各取一次,配合使用,主治穀道即腸胃病變。

  下關元穴:於臍下3.5寸處(關元穴下0.5寸)取穴,主治腹痛、陰癢、遺精、婦人帶下及胞宮疾患。

  關常穴:以各關節周圍作為常用穴位,主治痹症關節腫痛。

  下迎香穴:位於迎香與巨??連線中點,用於治療感冒、鼻炎等病。

  啟閉穴:於鼻孔外緣直下與唇邊的連線,鼻孔外緣與口角的連線及唇連線組成的三角形中處取穴,適用於治療單純性鼻炎、過敏性鼻炎等病。

  鼻通穴:于鼻樑兩側突出的高骨處取穴,適用於感冒鼻塞、鼻炎等病。

  牙痛穴:位於手掌側面,當手第三、四掌指關節之中點處,主治牙痛、顳頜關節痛。

  耳尖穴:位於耳尖上,用於目赤腫痛、偏正頭痛、鼻炎等;

  素??穴:位於鼻尖正中,用於昏迷、低血壓、過敏性鼻炎。

  止嘔穴:于鳩尾和膻中連線的中點取穴,用於噁心嘔吐。

  膀胱穴:位於水道尿閉而隆起的膀胱(壯語“咪小肚”)上緣左、中、右3點,主治尿瀦留症。

  藥線點灸的取穴有一定規律性。根據龍玉乾壯醫副主醫師及其祖母龍蕈氏的經驗,可概括為“寒手熱背腫在梅,痿肌痛沿麻絡央,唯有癢疾抓長子,各疾施治不離鄉”。即:寒手,指畏寒發冷症狀重者,取手部穴位為主;“熱背”,指全身發熱,體溫升高者,以背部穴位為主;“腫在悔”,即對腫塊或皮損類疾病,沿腫塊及皮損邊緣及中心取一組穴位,五穴組成梅花形。“痿肌”指凡是肌肉萎縮者,在萎縮肌肉上選取主要穴位;“麻絡央”,指凡是麻木不仁者,選取該部位龍路、火路網路的中央點為主要穴位:“抓長子”指凡是皮疹類疾病引起瘙癢者,選取最先出現的疹子或最大的疹子作為主要穴位。僅此數條還不夠,每一種疾病還需根據實際需要,循龍路、火路取穴,以提高治療效果。

  藥線點灸療法的操作規範如下:

  持線:以右拇指、食指挾持藥線的一端,並露出線頭約12公分。

  點火:將露出的線端在煤油燈或其他燈火上點燃,然後吹滅明火,只留線珠火即可。

  施灸:將線端珠火對準穴位,順應手腕和拇指屈曲動作,拇指指腹穩健而敏捷地將帶有珠火的線頭直接點按在預先選好的穴位上,一按火滅即起為一壯。一般一個穴位只灸一灶(梅花、蓮花、葵花穴等除外)。

  操作時必須掌握火候,以線頭呈“珠火”時效果最佳,切忌明火點灸。手法一般是“以輕對輕”、“以慢對重”。灸後有蟻咬感或灼熱感,不要用手抓,以防感染。施灸時點一次火灸一壯,再點再灸。一般每天點灸一次,依據病情確定療程長短。

  2.藥物竹罐療法

  本療法流傳於壯族聚居的百色地區,其主要傳人為來自該地區樂業縣的廣西民族醫藥研究所老壯醫岑利族主治醫師。經廣西民族醫藥研究所科研人員的發掘整理和臨床研究規範,1993年通過專家技術鑒定,並榮獲廣西醫藥衛生科技進步三等獎。其治療機理是:通過用煮沸的壯藥液加熱特製之竹罐,吸拔於治療部位上,疏調龍路、火路之氣機,達到祛風除濕,活血舒筋,散寒止痛,拔毒消腫等治療效果。適用於風濕痹痛,各種原因引起的腰腿痛、肩背酸痛、肢體麻木、半身不遂、跌打損傷、頭痛、骨折愈後瘀積等。

  藥罐選取壯族地區特有之金竹製作,以近根部正直者為佳,口徑一般為154釐米,去掉外皮,罐壁厚度適中,口邊磨光,平滑,長度為10釐米左右。常用的浸泡藥罐的藥物有杜仲藤、三線三、五爪風、三角風、八角風、抽筋草、臭牡丹、五加皮、雞矢藤、石菖蒲等,上藥各適量加水煎熬成藥液,熱浸竹筒備用。

  拔罐操作方法:將適量的壯藥加水煮沸,投入已制好的竹罐,同煮約5分鐘後即可取出備用。邊拔連撈,甩淨水珠,趁熱迅速扣於選定的拔罐皮膚上,每次拔510分鐘,第一次拔的時間可短些,拔出後即用鋒利的三棱針在罐印部重刺34針,又迅速取熱罐在針刺部位繼續拔罐。如此反復23次。每次均須用消毒棉球將拔吸取出來的血液拭擦乾淨。最後用消毒毛巾輕敷於所吸拔的部位,涼了再換熱毛巾,亦反復23次。

  3.針挑療法

  本法廣泛傳佈使用於壯族地區,可謂源遠流長。其法是運用大號縫衣針或三棱針等作為針具,通過挑刺體表一定部位而達到治病目的的一種方法。其著名傳人是廣西德保縣已故著名老壯醫羅家安及其大徒弟農大豐壯醫。著有《痧症針方圖解》一書。針挑治療的機理是:通過針挑龍路。火路的體表網結,疏調氣機,調和陰陽,逐毒外出而達到治療效果。適用于多種病症,尤以痧症、痹症、風濕關節疼痛或僵直、腰痛、跌打損傷、肌膚麻木不仁等,療效頗為顯著。

  挑點選擇:多為龍路、火路網路在體表的反應穴(網結,又稱壓痛點或敏感點),或龍路、火路的皮下反應點。挑點主治的一般規律是:天部(即頭額部)針挑點常用於治療頭面部疾病、發、熱性疾病;背部挑點主要用於胸痛、感冒及一切熱性病;腹部挑’點主要用於腹部疾病、痛經等;上下肢挑點主要用於風濕痛。羅家安老壯醫還創造了一種比較獨特的挑點選擇方法:即以疾病所在部位為依據,施術者先用右手中指用力劃壓患部皮膚肌肉,然後在隆起線兩端或中間取穴。

  壯醫針挑操作方法較多,就基本手法來說有淺挑、深挑、疾挑、慢挑、重挑、躍挑、搖挑等。就針挑方式來說,有點挑、引挑、叢挑、環挑、散挑、排挑等。不管採用何種挑法,均以疾進疾出(慢挑除外)挑斷表皮或皮下組織,針孔能擠出少許血液為第一要義。具體操作步驟是:選好挑點,常規消毒挑點及針具,左手拇指繃緊挑點皮膚,右手拇、食,中三指合攏握緊針具,對準挑點迅速入針並挑起,然後在挑點擠出少許血液,再塗以少許生薑或其他消毒液即可。據報導,壯醫針挑療法治療的病症達80多種,尤其對痧症有良效,如羊毛痧、七星痧、五梅痧等,均可首選針挑方法進行治療。

  除針挑治療痧症外,壯醫對痔瘡、疳積等專科疾病,還有一套獨特的針挑方法,在此不再贅述。

  4.陶針療法

  陶針療法是用陶瓷片敲擊或磨製成針狀醫療工具,然後在人體體表的相應穴位按壓,或刺割至皮下出血以達到治病目的的一種治療方法。陶針療法是古代壯醫傳統的醫療技術之一,至今仍在壯族地區流傳不衰。1949年後,壯醫專家蕈保霖副主醫師對這種療法進行了發掘整理和規範,1959年由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了《陶針療法》一書。

  適用範圍:民間常用于治療小兒夜啼、中風、中暑、小兒急慢驚風等病症。

  操作方法:按刺激方式分,有點刺、排刺、行刺、環刺、叢刺、散刺、集中刺和擴散刺等;按刺激的強弱分,有重刺、輕刺、中刺、放血刺、挑疳刺等類別。凡天部疾病、熱症、陽證,多用重天(上)輕地(下)的手法;對地部疾病、寒症、陰證,多用重地輕天手法。對寒熱交錯、虛實相兼的病症,則用人部平刺、兩脅輕刺之手法。施術前後宜用碘酒、酒精或生薑汁局部消毒。操作時應注意將陶針清洗乾淨,最好進行消毒。刺激手法和刺激強度,視病情狀況及患者能忍耐為度。對局部有爛瘡。過敏和皮膚病者,不宜用此法。

  除了上述外治方法外,壯醫還有許多種其他的外治方法,如火針療法、麝香針療法、蹠針療法、掌針療法、油針療法以及皮膚針、微型刀針、溫刮縛紮刺法。耳針療法、四方木熱叩療法、無藥棉紗灸療法、藥棉燒灼灸法、燈花灸法。水火吹灸法、竹筒灸療法、艾灸療法、火功療法,鮮花葉透穴療法、骨弓刮法,藥物薰蒸、佩藥、墊藥、藥捶、敷貼、滾蛋療法、熱熨療法、浴足療法等等。這些外治法都具有相當的特色和療效,值得進一步發掘整理和規範提高,以便在更大範圍內推廣應用。

 


發布時間: 2007-09-18 18:20:33

會員專區
會員名: 密碼:  忘記密碼
泰國十大中藥行
  衛元堂藥行
  億成豐藥行
  桂林園藥行
  林祥興藥行
  林天成藥行
  福安堂藥行
  同仁堂藥行
  劉宜春藥行
  振隆昌藥行

  聯華藥行

泰國十大中藥廠家

  雲生制藥廠
  寳芝堂制葯厰
  李万山藥廠
  青山制藥廠
  華佗制藥廠
  東京制藥廠

  曼谷永華藥廠

  美麗制藥廠
  宏興制藥廠
  神丹制藥廠

泰國十大慈善機構

  百姓慈善總會
  報德善堂
  中華贈醫所
  崇德善堂
  明蓮佛教社
  曼谷獅子會
  泰國中醫總會
  泰國廣肇醫院
  道德善堂

  天華醫院 

     各國傳統醫學      
  五族醫學
  東洋醫學
  馬里醫學
  印度醫學        
  泰國醫學
  越南醫學

  蒙古醫學

  阿聯酋醫學
  斯里蘭卡醫學
  韓國傳統醫學
  壯族醫學

  藏族醫學

     泰國十大特產
  泰國野葛根
  甲猜楠

  泰南燕窩

  蜥蜴皮珍珠魚皮

  鱷魚肉 鱷魚皮

  鴕鳥 鴕鳥皮

  水果之王榴槤
  水果之後山竹
  泰国大米
  泰國絲綢

Copyright © 2007  泰國國際新中醫學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曼谷邁的集路,瑞林園街66-68 號 心聯禮拜堂斜對面

Email: gjxzy@hotmail.com  电话:02-2227359  传真:02-6275184  手提电话:086-9013388
Designed By 
www.fristwe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