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醫學理論體系

  蒙族醫藥是以蒙古民族長期同疾病作鬥爭中所積累的傳統醫療實踐經驗為基礎,吸收藏醫及印度醫學的部分基本理論和漢族醫學的知識,在樸素的唯物論和自發的辯證法思想影響和指導下,逐步形成的獨特的民族醫學,它把人體看作是一個對立統一的有機整體,從宏觀的角度來研究人體動態的各種內在聯繫,從而闡明生命運動的基本規律。在臨床上,它主要採取綜合、分析和判斷的方法對疾病進行診治。

  蒙醫藥理論體系的顯著特點是:以陰陽五元學說哲學思想為指導的整體觀和對六基症的辨證施治。六基症理論把引起疾病的主要原因歸納為“赫依、希拉、巴達幹、血液、黃水、粘蟲”等六種。把疾病的本質歸納為寒熱兩種,把發病部位歸納為臟腑、黑脈、白脈、五官等。

  蒙醫理論明確指出,發病本身的內在條件是指三根七素,即內因,致病因素指外界因素,即外緣。在正常情況下,三根七素各有特點,自具其能,密切聯繫,共同擔負著人體正常生理功能活動,保持對立統一的相對平衡狀態。這是人體健康的基本原因。在各種致病因素的影響下,三根出現偏盛偏衰等反常狀態而失去平衡時,就產生疾病,這是病理活動的基本原因。三根七素是人體進行生命活動的能量與物質基礎,並且也是產生一切疾病的根本因素。對於人體生理功能和病理機制,均以三根的生成變化為理論根據。近代蒙醫將發病的根源歸納為赫依、希拉、巴達幹、血液、黃水、粘蟲6種,它是疾病發生的內因,並由此引起的疾病稱為六基症。

一、生理

  蒙醫認為,人體的生命現象,是一個綜合性的複雜的活動過程,內部消化系統,外部言聽視行,都不是孤立進行的,必須在三根七素的作用下,人體臟腑之間、臟腑與體表之間的生命活動彼此協調,相互制約,才能維持人體內環境的相對平衡,如某一部分發生病變,就會影響到其他部分以至整體,引起平衡失調,功能障礙,出現一系列症狀。所以在醫療疾病過程中,不能只看表面現象,而要辨證地進行全身的綜合分析才能得出正確的診斷。人和自然界也是相互對立統一的,人體通過感受器官和外界自然環境保持著密切聯繫,自然環境的變化,必然對人體產生影響。在正常的情況下,通過人體內部三根的調節,使與自然環境的變化相適應,保持正常的生理功能。

二、病理

  病理包括病因、疾病的外因、發病、六基症和寒熱症等內容。蒙醫認為三根(赫依、希拉、巴達於)之間出現偏盛偏衰;或三根與七素之間的平衡失調,相互為害;或由於某種外因,人體內外環境的相對平衡狀態受破壞,就會發生疾病。蒙醫在臨床上根據這一理論和原理解釋各種致病因素的性質、特點和所致病症的臨床表現。所以“扶正”與“祛邪”是人體戰勝疾病、恢復健康的重要措施。

三、陰陽、五元、五行學說

(一)陰陽學說
  陰陽是我國古代用以解釋自然界一切事物相互對立而又統一的樸素的唯物論和自發的辯證法思想。據蒙古古代史料及許多文學藝術著作記載,古代蒙古人稱蒼穹為“父天”,稱地球為“母地”。這是蒙古民族中形成的陰陽概念。蒙醫藥理論是在對自然界有了這種認識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在《內經》《四部醫典》《飲膳正要》等書中,有古代蒙古人善於用熱性療法治療寒症的記載,如“蒙古灸”;用寒性療法治療熱症,如“冷敷”和“酸馬奶療法”等。到16世紀末,陰陽學說成為蒙醫學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陰陽學說認為,世界是物質性的整體,世界本身是陰陽對立統一的結果,宇宙間的任何事物都包含著陰陽相互對立的兩個方面。如白晝和黑夜,晴天與陰天,熱與冷,動與靜。一般他說,凡是活動的、上升的、明顯的、進行的、無形的、輕清的、功能亢進的或屬於功能方面的都屬於陽;而凡是靜止的、下降的、隱晦的、退行性的、有形的、重濁的、功能衰退的或屬於物質方面的都屬於陰。從事物的運動變化來看,當事物處於沉靜狀態時便屬陰,處於躁動狀態時便屬陽。由此可見陰陽既可代表兩個相互對立的事物,也可代表同一事物內部所存在的相互對立的兩個方面。事物的陰陽屬性並不是絕對不變的,而是相對的,是根據一定的條件來決定的。蒙醫認為,宇宙間的任何事物都可以概括為陰和陽兩類,任何一種事物的內部又可分為陰、陽兩個方面。而每一事物中陰或陽的任何一方,還可以再分陰陽,以至無窮。陰陽兩個方面,既是對立的,又是相互依存的,任何一方都不能脫離另一方面而單獨存在。陰陽之間是相互依存,相互消長的,每一方都以另一方為存在條件,二者在一定條件下也可以互相轉化。當陰陽兩者不斷地變化,發展到一定階段,陰可以轉化為陽,陽可以轉化為陰。陰陽之間相互對立、依存、消長、轉化幾方面的關係,是陰陽學說的基本內容,這些內容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聯繫、互相影響、互為因果的。蒙醫學運用陰陽變化的相互關係來說明人體的組織結構、生理功能、病理變化和探求藥物性能,並廣泛用於疾病的診斷和治療,以及確定治療原則等方面。

(二)五元學說
   五元學說(即土、水、火、氣、空)很早被應用於古代印度醫學。據文獻記載。于14世紀初經西藏傳播到蒙古地區。在蒙醫學理論中,對構成人體的“三根”、“七要素”和生理、病理、診斷、治療原則、四施(藥物、外治、飲食、起居)等的解釋,都以五元學說為理論指導。因此,五元學說是蒙醫學理論體系的綱要。它把事物按照不同的性質、作用與形態,分別歸屬于土、水、火、氣、空五元素。例如:土元素的性質為硬、強、重,以氣味為主,具備味、色、感、聲等性能,為一切物質的本基,對物質有重、穩的功能;水元素性質為濕、潤,以味為主,具備感、聲等性能,對物質有滋養、濕潤的功能;火元素性質為熱,以色為主,具備感、聲等性能,對物質有成熟,溶解、燒灼的功能;氣元素性質為輕、動,以感為主,具有感、聲兩種性能,對物質有輕、動、發的功能;空元素性質是空、虛,只有聲一種性能,為物質的存在、增長、運動的空間,具有間隔的功能。

  蒙醫學認為人體是一個統一的有機整體,其各個部分之間都有密切聯繫,這種相互聯繫和構成,均和五大元素密切相關。陰陽五行學說在蒙醫學生理、病理和臨床治療等各方面都成為其所遵循的基本理論基礎。

  五元素(土、水、火、氣、空)與三根(赫依、希拉、巴達幹)五臟六腑的關係:三根中巴達于屬土水、五臟脾、六腑胃屬五元素的土,五臟腎、六腑膀胱屬五元素的水;三根希拉屬火,五臟肝、六腑膽屬於五元素的火;三根赫依屬氣,五臟肺,六腑大腸屬於氣;迴圈屬於空;五臟心、六腑小腸屬於空。

(三)五行學說
  五行是以五種物質(木、火、土、金、水)的性能代表多種事物的屬性,並以此說明事物之間的制約和生克關係,屬於一種歸類推演的方法。在蒙醫學中,借五行以說明人體生理、病理及其與外在環境的相互關係等,從而進行辨證論治,達到預防和治療的目的。

  五行學說傳播到蒙古地區比較早,從16世紀開始就應用于蒙醫脈診。五行學說在理論上和蒙醫學的“赫依、希拉、巴達幹”還不能完全結合。五行在蒙醫脈診中的應用遵循四季、五行、臟腑與脈象的相互關係;春夏秋冬及四個土旺期共為五時,即春屬木,命脈為肝;夏屬火,命脈為心;秋屬金,命脈為肺;冬屬水,命脈為腎。每季末的18天,計72天則為脾土脈旺盛運行之時,蒙醫五行的變化規律,具體地解釋人體生理和病理現象,並指導臨床診斷與治療。

四、三根學說

  人體賴依生存的生命活動的三種能量和基本物質“赫依、希拉、巴達幹”,簡稱為三根。蒙醫學古籍中記載:“人胚在演化過程中隨其形態的變化,初成脈由其臍部分出三根。一根上行形成腦。巴達幹依屬於腦,存在於身體的上部。另一根伸向中路,形成命脈。希拉依屬於命脈與血,故存在於身體的中部。另一支向下延伸,形成密處。赫依屬於密處,存在於身體的下部。”根據三支脈的不同走向及所在部位,把人體分成上、中、下三個部分,即心臟以上為巴達幹部位,心至臍部為希拉部位,臍部以下為赫依部位。人體的生命現象,是一個綜合性的複雜的活動過程,內而消化迴圈,外而視聽言行,都不是孤立進行的,還有內臟與內臟之間,內臟與體表組織器官之間的有機聯繫,都是三很作用的結果。因此,三根是生命賴以生存的基本物質。在正常情況下,三根之間互相依存、互相制約,處於相對平衡狀態,故人體功能得以正常運轉。這是正常三根的生理作用。如果三者之間任何一方出現偏盛偏衰,致使平衡失調時,將引起反常變化,導致疾病的發生。因此,三根不僅表現在正常的生理活動中,同樣也表現在異常的病理變化中。概括起來講:一方面三根是維持人體生命的主要物質,另一方面又是導致人體患病的內在因素。三根各有不同的特性,這些不同特性,在生理、病理方面也反映不同的特點。三根各有五種類型,各寓於人體內相應的臟腑及器官,各有其不同職能,並相互作用,共同維持生命活動。

  赫依——在人體正常生理活動中,具有維持生命活動推進血液運行、呼吸、分解食物、新陳代謝、增強體力、支配肢體和意識活動、接種傳代等作用。並且也是保持希拉、巴達幹兩根相對平衡的調節者,也是人體維持健康和延年益壽的引導者。如果赫依本身失去平衡狀態時,就會導致病變。赫依具有以輕、澀為主的涼、微、堅、動等六種特性。

  希拉——為人體正常生理活動的熱能,具有產生熱量和調節體溫、促進消化吸收、促進營養七精華也稱七要素之成熟等功能。它以巴達幹為自己存在的前提,與其保持相對平衡狀態。如果希拉本身失去平衡狀態時,就導致病變。希拉具有以熱、銳為主的輕、臭、瀉、濕、膩等七種特性。

  巴達幹——在人體正常生理過程中,巴達幹起滋生、調節體溫、滋養正精,增強意識、延年益壽、堅固骨節的作用。並以希拉為自己存在的前提,與其保持相對平衡狀態。如果巴達幹本身失去平衡狀態,就會導致病變。巴達幹具有的重、寒為主的膩、鈍、軟、固、粘等七種特性。三根是人體生存的主導因素,也是產生疾病的內在因素。人體的生理功能和病理機制都是以三者的平衡與變化為理論依據的。

  三根之間處於相對平衡或失調,即指“赫依、希拉、巴達幹”20種特性的相對平衡或失調而言。赫依以“空、氣”屬性為主,是推動人體生命功能和力量的淵源。希拉的“火、熱”屬性為主,是推動臟腑及七種精華(食物精華、血液、肉、脂肪、骨、骨髓、精液)進行機能活動的熱能和物質基礎。巴達幹以“濕、水”屬性為主,是人體消化食物,調節體液機能和內分泌物質的能源。

  蒙醫的基礎理論非常嚴密。三根是主要支柱,五元、六味、八性、十七功能就比較具體。如五元,蒙醫認為世上的物質雖包羅萬象,但均由五個元素(土、水、火、氣、空)和合而成。“六味”是指藥物而言,也是由五種元素在物體形成或植物成長過程中所形成,“八性”是指重、膩、寒、鈍、輕、糙、熱、銳等八種,具有調節病因所致的異常狀態,使之趨於正常的作用。十七功能指蒙醫認為如掌握了上述理論,有助於在臨床上針對不同病情而選擇適宜的藥物進行有效的治療,也有利於對某些藥物的潛在功能作進一步的探索研究。治療疾病的過程,就是調整“三根”使它趨於平衡的過程。這些理論由實踐而來,又指導著臨床實踐,並在實踐中不斷發展提高。

五、七素三穢

  構成人體和維持生命活動的七種基本物質——食物精華、血液、肉、脂肪、骨,髓、精液統稱為七要素,簡稱七素;三種主要排泄物——糞、尿、汗稱為三穢。七素為三根賴依生存的物質基礎,以保身體發育成長。七素三穢的吸收、排泄運動過程是不可分割的一個整體,是人體進行新陳代謝的過程,共同維持人體正常生理功能。

六、脈道

  《四部醫典》堸O載:“人體血脈可分初成脈、依存脈、連接脈、壽脈四種”。初成脈分出三岔;依存脈有四種;連接脈有黑白二種;壽脈有三條。這些脈道與氣血運行,與體內外的一切孔竅相連,身體才能生長發育。人體長久存在,它是身體的根本。

 

蒙古族醫學特色診療

  在長期的臨床實踐過程中,蒙醫藥逐步形成了較為豐富而且獨特的診療知識與經驗。

  診斷

  診斷是蒙醫的重要組成部分。

  包括診察和分析兩方面的內容。主要是通過望、問、切三診,觀察和檢查患者的全面情況和現症的本質,以掌握診斷必須的依據,然後對所獲得的資料進行分析歸納,進一步瞭解疾病的一般規律和特殊變化,鑒別出主與次、實與虛、確實與疑似,並結合六基症和寒、熱證理論加以總結,對疾病作出正確的判斷。

  (一)望診 是醫生用視覺觀察病人外部精神狀態、色澤、形體、姿態以及局部情況的異常變化以推斷疾病情況的一種診察方法。

  1.望色:望面部的色澤、氣色。面部的顏色和光澤,是臟腑氣血的外容。人體發生疾病,面部的色澤會相應改變。臨床上根據不同的色澤表現,可測知臟腑功能的盛衰和疾病的部位及發展變化。正常人面部色澤是微黃、榮潤、鮮明而有光澤。如色澤暗晦、蒼白、枯槁、面色青黑等均為不健康色澤。色赤多為熱證所致,面色白多為寒證。顏面發紺,頰部粗糙多為赫依病和心臟疾病。小兒胸部有熱症時兩頰潮紅、口唇發白。面色暗晦,精神衰極,言語低微不清,病情轉入危重階段突然轉為兩顴紅暈如妝,精神轉佳者為死亡預兆。但由於居住環境、季節、氣候職業以及種族的不同而造成的面色改變,都不屬於病色,診察時注意鑒別。

  2.望形體:望病人體質強弱、胖瘦及發育狀況,正常人五臟功能活動有力,則身體強健。反之,必然會導致體質的改變。還通過對病人的動靜異常表現觀察,也可測知疾病的部位。

  3.五花的觀察:舌、目、鼻、耳、口唇,蒙醫診斷中稱之為五花,這些器官與內在經脈臟腑之間有著密切的關係。心之花為舌,肝之花為目,肺之花為鼻,腎之花為耳,脾之花為口唇。五花不但是三根之所舍和運行之道,而且與黑脈和白脈及五臟緊密相連。這些器官的異常改變,可反映臟腑功能的盛衰。

  (1)望舌:即望舌形、舌色、舌苔。正常人舌象為舌體柔潤,活動自如,顏色淡紅,舌面有薄而分佈均勻的白苔,反之為異常舌象。如赫依性病症之舌象多為舌質鮮紅,幹而粗糙,舌體短縮而強硬,出現言語不清、顫抖等;希拉性病症的舌體呈淡白色,苔厚而粘膩,色鮮紅起刺等;巴達幹性病症則舌體肥厚柔軟濕潤,舌質失去本體色澤,苔灰白色,或舌根部粗糙中部粘膩、尖部柔軟 等症狀。

  (2)望目:目為肝之花,目的異常改變,可反映臟腑尤其是肝病。如赫依性病目多淚、赤腫、瞼發幹。眨眼、目紅暗濁等。

  (3)望鼻:望鼻形、鼻內分泌物。鼻塞、流清涕、嗅覺失靈等多為赫依性病;鼻孔乾燥發癢、發疹則多為已達於病。

  (4)望耳:耳部肉厚而潤澤,是腎精充實的表現,多屬正常。耳部青色,耳內刺痛作鳴等多為赫依性病。耳內紅腫發熱,刺痛。流黃水或膿汁則為希拉性病。

  (5)望口唇:主要觀察口唇的色澤,幹潤外形和感覺。正常口唇為淡紅色,柔軟、感覺良好。口唇歪斜多為赫依性病,幹枯燥裂多為希拉性病或熱證,濕潤多為巴達幹性病或寒證,熱邪擴散於脾則口唇發黑。

  4.除了以上內容之外,蒙醫望診還包括:

  (1)望牙齒:齒為骨之餘,通過對牙齒與齒齦的觀察,可以重點瞭解三根七素之活動,和臟腑功能的變化。如赫依性病出現牙齒酸痛,動則加重,下頜部血脈跳動,咬牙等症狀;牙齒乾燥如枯骨則多為黃水性病;齒齦發緊腐爛易出血多為巴木病。

  (2)望咽喉:咽喉為肺胃通路。另外,心、肝、脾、腎等諸臟腑亦均通絡於咽喉,因此,通過對咽喉的觀察,可以瞭解以上各臟腑的情況。

  (3)望皮膚:皮膚是人體之表,衛外的屏障。很多疾病都在皮膚方面發生某些異常改變。望皮膚重點觀察其色澤和形態方面的變化。面目及全身皮膚呈現黃色,多因希拉性疾病或黃疸病所引起;皮膚失去光澤而粗糙、發癢、發疹、搔之流黃水者多為黃水性病;身體某部皮下出現硬結,按則活動多為腦蟲病等等。

  (4)望頭髮、指甲:頭髮盛長色黑為正常。由於各種疾病可使頭髮發生變白、發黃、發稀或脫髮等變化。指甲為骨之糟粕,所以與體內三根七素和臟腑活動功能有直接關係。如有異常變化說明內臟生病變,如赫依功能減低或胃、肺有病變,則指甲失去光澤而發白變厚;希拉性疾病散佈於全身則指甲面多出現黑線。

  (二)問診 是醫生對病人或家屬及親友,通過正面或側面進行查詢,以瞭解病情的一種診察方法。主要包括:問病人的生活環境與生活習慣、既往病史、家族病史、平素體質、疾病的發生發展及演變過程、治療經過等。

  1.問一般情況:包括病人的姓名、年齡、性別、職業、籍貫、現住址、生活習慣等。

  2.問現病史:主要詢問疾病的發生時間、病因、主證、發病的緩急、病情的輕重和發展經過及診療過程等。

  3.結合時令即三期。四季、六時、按疾病的蓄積、發作、平息規律和白晝與夜間病情的變化進行詢問。如赫依性疾病多為夏季蓄積,夏季發作,秋季平息,早晚、饑腹時病情加重;希拉性疾病則多在夏季蓄積,秋季發作,冬季平息,晝間、午夜及食物消化時病情加重;巴達於性疾病則冬季蓄積,春季發作,夏季平息,午前。黃昏時分和飽食後加重。

  4.問飲食起居情況:詢問是否常用易使三根失調之飲食和住處的濕熱、寒涼、潮濕。乾燥等情況。對突發病則詢問是否有過極度恐懼、受涼或情緒過於激動等情況。

  (三)切診

  為醫生用食、中、無名指指腹觸按病人腕部脈搏,通過脈象的辨別,以瞭解疾病的診察方法。切診也稱為脈診。所謂脈象是指脈搏所表現的深淺、動勢的和緩、波動的幅度、充盈度和跳動律等。如臟腑有病或赫依。血盛衰以及三根七素多損而失去平衡狀態,則必然導致赫依、血運行之變化,促成脈象的改變。通過切脈即可測知疾病的變化。

  蒙醫認為:人體在正常情況下有雄脈、雌脈、中性脈三種脈象,也稱為正脈。一般來說,男子多為雄脈,女子多為雌脈,但個別也有女子雄脈而男性具有雌脈者。正常人的脈率,醫生每一呼吸約為五至。診脈時間,約為一百至,在此一百至中,脈象應該不浮不沉、不遲不數、從容和緩、節律整齊,為正常的脈象,也稱為平脈,即屬無病之征。反之則病脈。脈象搏動次數超過五至為熱證,不足五至為寒證。但由於人的體質、性別和年齡的不同,生理現象之差異也有異於上述規律者,不屬於病脈,如妊娠脈多呈高突而滑利,同時兩側尺部脈象不同。如胖人脈多沉,瘦人脈多浮,老年人脈多濡弱,青壯年脈多大而有力,小兒脈多數。血希拉體型者脈多緊,巴達幹赫依體型者脈多弱。男性脈多粗弦,女性脈多細弱。體力勞動者脈多實數,腦力勞動者脈多遲弱。激怒時脈多緊數,懼怕時脈多沉弱。在臨床必需結合平時的脈象情況全面詳細考慮。

  1.診脈準備:脈診是極為複雜而細緻的診察技術,需有事前的準備。凡屬油膩難消、熱性或過於寒性食物,蒙醫理診上認為均能擾亂脈象,因此在診脈前晚應停止進食。劇烈運動、多語、心勞、房事等,需禁忌。

  2.診脈時間:朝陽初露,臥床未動,飲食未進,體內溫度尚未散失,外界寒氣尚未竄進,赫依血平穩之際。

  3.診脈部位:是在腕後第一橫紋向下一寸(以拇指末節之長度為一寸)即橈骨莖突略偏後方動脈上,醫生所按三指一般從腕後第一橫紋開始向肢體近端排列,依次為食指、中指、無名指。其食指部位為寸,中指部位為關,無名指部位為尺。按脈三指間距不宜過寬過狹,各指間保持一粒小麥之縫隙為標準。要把握好各部位的按脈輕重度:診寸脈須輕按,著於皮膚即可;關脈較重,要著於肌肉;尺脈重按,須著於骨為度。要注意思者診脈時的姿勢,即診脈位:病人取坐位或仰臥位,前臂平升,掌心向上,腕部最好用脈枕墊起,其位置與心臟同高。另外,若患者為男性,應先診其左手之脈;患者為女性,須先診其右手之脈。

  脈診三部與臟腑關係密切,以男性為例,醫者以右手三指診脈,患者以左手初診,食指(寸部)的上角屬陽為心,下角屬陰為小腸;中指(關部)的上角屬陽為脾,下角屬陰為胃;無名指(尺部)的上角屬陽為左腎,下角屬陰為精府(女性為卵巢)。病者右手就診,醫生以左手診脈,食指上角屬陽為肺,下角為大腸;中指的上角為肝脈,下角為膽脈;無名指上角為右腎,下角為膀胱。女性寸部的診脈法,與男子相反,即女子以右手寸脈診心和小腸、左手寸脈診肺和大腸。布指後,醫生要調整呼吸,使之均勻平靜,把注意力集中到指下。

  另外,診脈時還應注意四季、五行與脈象及臟腑的關係。春夏秋冬四季及其四個土旺期共為五時。春三月為陽氣初升,草木萌生季節,在髒為肝木脈和膽脈旺盛而運行之時,故脈搏細而跳動;夏三月為氣候炎熱,雨淋季節,在髒為心火脈與小腸脈旺盛而運行之時,故脈搏粗狀而脈勢悠長;秋三月為陽氣乍衰,穀物成熟季節,在髒為肺金脈和大腸脈旺盛而運行之時,故脈搏狀短促而跳動粗暴;冬三月為大氣寒冷,水土冰凍季節,在髒為腎水脈與膀胱脈、精府脈旺盛而運行之時,故脈搏柔和而遲緩。蒙醫診脈取法近似于中醫,但診脈部位及分配所屬臟腑有區別。

  4.病脈的診察與分析

  (1)總脈:據疾病的本質進行分類的脈象稱為總脈。總脈歸納為寒熱兩大類共有12種。其中熱證脈象、寒證脈象各六種。熱證脈象即實、滑、緊、數、洪與弦。實脈是應指無虛而幅強,三部舉順按皆有力而堅實,多見於增盛熱、騷熱證。滑脈如珠之應指、指下有流利圓滑的感覺,多見於血熱證。緊脈是脈未繃急,強按不止,如牽繩轉索,多見於希拉熱證和心熱證。數脈是來去快速,多見於瘟熱、擴張熱和毒熱證。洪脈是洪大有力脈道寬闊,多見於赫依、血相搏和包如熱證。弦脈是硬而端直,按之不移、見於傷熱證。寒證六脈象即微、弱虛、遲、沉與芤,微脈極細而不顯,若有若無,多見於寒痞症。弱脈極軟而沉細,多見於浮腫證。虛脈三部舉止無力,多見於寒性黃水證、灰巴達幹症。沉脈輕取不應,重按始得,多見於寒性水腫與水臌。芤脈是浮大而軟、中空,多見於單純性各種赫依證。寒熱證12種脈象有相對峙的關係。如實與微、緊與弱、滑與虛、數與遲、洪與沉、弦與芤等,一方為另一方的對立面。疾病的發生,發展和變化是複雜的,在脈象上的反應也必然是多方面的,在臨床上單一脈象少見,在一個病人身上見到的脈象多為兩種或兩種以上。熱證6種脈象中兩種相兼者多見,34種相兼者為大熱、56種相兼則為極熱證。寒證6種脈象之相兼出現大概亦如此。另外,寒熱證脈也有階梯型搏動象。這是寒熱脈象在順逆發展過程中所表現的搏動。臨床表現錯綜複雜,宜結合病症加以辨別。

  (2)分脈:以病種分類的脈象稱為分脈。疾病的本質歸納為寒熱兩大類,因臨床、科研的需要,可細分為單一症、聚合症、寒症、熱症等脈象。單一症脈象共為7種,即赫依性疾病脈象,脈管充滿氣體、粗大而空虛,有時出現間歇;希拉性疾病的脈象為細、緊而數;巴達幹性疾病的脈象為沉弱而緩;血症脈象搏動高突而滑利;黃水病的脈象為震顫而有血行艱難之感;蟲病脈猶如被扭曲作扁平狀向兩側跳動;黑黃水病脈顫而不顯。合併症脈象共為3種,即赫依、希拉合併症脈象虛而數;巴達幹、希拉合併症脈象沉而緊;巴達幹、赫依合併症脈象虛而緩。聚合症脈象只有一種,其搏動粗壯滿實而關部則微。寒症脈象共5種,即痞症脈象微而虛;不消化病初期脈象跳動粗大而弦;陳舊則細而無力;水腫病脈象細、沉而底部弦;寒性嘔吐症脈象浮而虛;寒性泄瀉脈象治而虛。熱症脈象共28種,即:一般熱症脈象數洪緊,未成熟熱症脈象細數;增盛熱脈粗弦而緊數,按之愈強;空虛熱脈象花而浮數,壓之呈空虛狀;隱伏熱脈象脈低弦而緊;陳舊熱脈象細而緊;濁熱脈象沉細而數;傷熱脈象細緊而弦;騷熱脈象粗突而弦數;疫熱脈象細而數;粘熱脈象指下有扭動之感,時強時弱,時虛時芤;白喉症脈象弦而低部緊,並有顫感;炭疽脈象浮而低;急刺痛脈象短促;傷熱脈象粗、弦而數;頭部肌肉受傷者寸脈洪大;頭骨受傷者關脈緊;腦內受傷者尺脈數而作顫;小兒肺熱刺痛脈象緊而極微;小兒肺熱阻症脈象為弦;婦血症脈象弦浮,連連急速而動;中毒症脈象細數而無力。實發症脈象弦、弱、緩、細不定。

  5.脈象鑒別:診脈時,脈象繁多易誤診,臨床上必須注意鑒別。

  (1)要鑒別正常脈與病脈共有的脈象,即雄脈堅粗與熱症的實洪相鑒別;雌脈細數與熱症緊數相鑒別;孕婦的突滑脈與血症的弦滑脈相鑒別;中性脈的流長濡而柔和與寒症的緩弱虛相鑒別。其鑒別的主要特點為正常脈雖粗但跳動柔和,而熱症脈象洪、跳動顯緊;正常脈象堅而有力並柔軟,熱症脈象實而有力並硬實;正常脈象跳動柔和脈道細,熱症脈象緊,不論相兼任何脈象一定要滑;正常脈象數與熱症脈象數相近,但跳動幅度和力量有所不同。正常脈象流長而柔和,跳動幅度長而脈道粗大,而寒症脈象緩弱搏動遲緩而力量微弱。孕婦脈象突滑,搏動滑利而兩側尺脈不同,血症脈象滑弦,搏力強大而突起。在正常中出現並行脈、不全脈、停頓、作顫而澀或移位脈象,臨床上易與死脈相混。但僅憑脈象則難以確診,應對疾病進行綜合性的辨證,以確定診斷。

  (2)注意易誤診脈象,如血脈與赫依脈,均為空囊浮於水面狀,難辨,細緻診察,血病脈上浮而緊,能經得起按壓,赫依病脈象,上浮而空虛,不耐按壓,兩者的不同點在此。增盛熱與空虛熱脈象,如從脈搏快數方面診察易混淆,增盛熱脈洪緊有力,能經受按壓,而空虛熱脈呈空虛狀:兩者區別即在此。巴達幹病與陳舊性血症脈象深沉易混淆,細緻診察,巴達幹脈弱而無力,陳舊性血症脈壓有力,微呈粗狀,兩者不能混淆。

  以上三診是對疾病綜合性的診察方法,不能有所偏廢。如果單憑某一診,或者忽略其中的任何一診,就不會獲得疾病表現的全面資料,就不可能掌握疾病發生、發展和變化的規律,從而也就很難做到正確的辨證施治。

(四)按診、聞診、嗅診、尿診

  1.按診:是醫生用手直接觸摸按壓病人身體表面以診察疾病的方法。包括按肌表、按胸腹、按手足、按穴位等。

  按肌表主要是辨別肌表的寒熱、潤燥、腫脹、疼痛等。如赫依性疾病肌表涼、粗糙、發青、堅硬。希拉性疾病肌表熱、油膩、濕潤、發黃或發紅。巴達幹性病肌表涼、柔軟、濕潤、發白、浮腫等。在臨床診察外科疾病用按診時如瘡瘍按之腫硬不熱多為赫依證,不易化膿。患處灼熱重按挑痛,易於化膿,多為希拉證。按胸腹主要瞭解痛與不痛、軟與硬,有無痞塊積聚和臟腑的位置、水腫等。

  按手足主要瞭解手足的寒熱。病人手足俱冷,多為虛寒證;手足俱熱,多為熱證、希拉亢盛證。手心熱,多為內傷,或傷於飲食;兩足皆涼,多為寒證。

  按穴位是通過對穴位的壓痛反應,以驗證疾病所屬臟腑的診察方法。如從頭頂(相當於白會),黑白際(相當於膻中)、鴉眼、脊椎第一節到骰骨之間,分佈著許多穴位,大都有所從屬(如臟腑與三根等),與它們所屬臟腑之間的關係密切。某臟腑有病,往往在它所屬穴位上有壓痛,如有壓痛點,或壓之有塊感、結節、條索狀物等。因此蒙醫診斷通過按穴位以瞭解臟腑的疾病有一定的診斷意義。

  2.聞診:是醫生用聽覺瞭解病人的語言、呼吸、咳嗽、呃逆、噯氣以及呻呤等聲音的變化,以診察疾病的一種方法。蒙醫認為發聲主要依賴赫依的活動,經過肺、氣管、喉、舌、齒、唇、鼻等器官的作用,正常人發聲自然,音調清晰和暢。無論由於內因或外緣,引起臟腑和發言器官產生病變時,都會導致聲音的異常變化而為我們所測知,可藉以判斷內在的病變。如發聲重濁、聲高而粗多屬熱證;發聲輕低,聲微細弱,多屬寒證;聲啞或失音多為傷風感冒、肺疾、粘熱之氣侵於咽喉所致;情志抑鬱胸腔滿悶而歎息多為赫依病所致。呼吸氣粗屬熱證,呼吸氣微屬寒證;咳聲重濁屬熱證,咳聲低微屬寒證;呃聲高亢、短而有力者,屬熱證,呃聲低沉,氣弱無力者,屬寒證。

  3.嗅診:是醫生用嗅覺瞭解病人的口氣、呼吸、痰氣以及其他排泄物等在氣味上的變化,以推斷病情的一種診察方法。如病人所居住的病室有某種腐臭氣味,多見於粘熱性疾病;血或魚腥味多為曾有失血。病人身體有特殊的汗臭味,多見於瘟熱症;汗有酸味,見於布魯氏茵病;如病人汗腺分泌亢盛腳汗過多,則有狐臭味;病人口氣臭穢多為胃熱證或口腔不潔所致;口中發出芳香氣味,多為糖尿病之症。熱症病人的痰涕、二便等排泄物氣味共同特點是氣味都腐臭。如大便酸臭者為腸有滯積、不消化之證,小便氣臭薰人者為熱盛證。小便混濁,多為膀胱有熱。吐物有腐臭味者多為血希拉證。氣味帶腥臭者多屬寒證,如大便溏泄,腥臭者為腸寒證。吐物酸臭味者為不消化證。白帶清稀味微腥者屬寒證,血腥味者為巴達幹赫依證。小便有甜氣味,多為糖尿病。

  4.尿診:尿液診察是以病者的尿液,分別在熱時、溫時、冷卻後三階段,對其色、氣味、蒸氣和漂浮物、絮狀物、沉澱物等進行觀察,以此判斷疾病的寒熱屬性、發病的部位和病勢的輕重,作為辨證施治的依據。

  (1)尿診前的準備
  驗尿首先應排除影響驗尿結果的一切因素。在驗尿前晚,禁止食用乳酪、優酪乳、酒類和熱重性不易消化之食物,按照日常所需量飲服開水,清心,禁房事,避免身心疲勞,保證足夠的睡眠。采驗清晨尿,扔掉排尿的前後部分取中間的大部分。貯尿容器必須用白色瓷器或白玻璃器皿。驗尿時間以清晨陽光初露之時為宜。

  (2)尿液的診察
   正常尿:淡黃色、質地稀薄、有鹼性氣味,蒸氣不大不小,蒸發時間長短透度,表面浮皮形狀大小均勻。蒸氣散盡後,尿液從容器四周成圓圈狀逐漸向中心轉變收縮,尿色呈白黃而清澈。
   病尿:病尿診察要與正常尿相對照。可以從三個時間去進行診察。即熱時、溫時、冷時三個階段。尿熱時,立即對尿液的顏色、蒸氣、氣味、泡沫四個方面進行觀察。尿液溫時,氣味已消失,主要對尿渣及浮皮進行觀察。尿液冷時,最後對尿液的轉變時間與轉變情形以及轉變後的色素三方面進行觀察。若尿液如沼澤之水,清而稀薄、色青、蒸氣小而蒸發快,有鐵蚸庛覬e氣味,泡沫色青而大,尿渣如馬羊絨毛散佈于水中,挑取無物者為赫依病尿象。希拉性疾病尿色如珊瑚刺汁,蒸氣蒸發時間長,有油或肉類燎糊味,泡沫色黃而細小,迅速消失,尿渣如絮撒于水中,中部多而四周少,且遮掩器底。巴達幹性疾病尿色乳白,蒸氣小而蒸發時間短,有變質腐敗食物氣味,泡沫如唾液入水狀,長時間不易消失,尿渣如白毛。泡沫紅赤為血病,泡沫如虹多色為中毒病尿。
   根據尿渣在尿中所在的層次,可推斷病變的部位。若在於尿液之上層者,多為心以上的疾病,如心、肺病等;若在於尿液之下層者,為臍以下的疾病,如腎、大小腸、膀胱、生殖器病等;若存在於尿液之中層,為心至臍部之間的疾病,如肝、膈肌、膽囊、脾等。尿渣如腐敗變質象乳酪、色白而成塊狀、遍佈於尿液浮層者,為赫依擾亂了正精寒熱證。根據尿液的濃稠與稀薄,可判斷疾病的寒熱,如濃者為熱證,稀者為寒證。根據臨床病象變化,可常見到異常尿象,複雜多變,難以分辨,易誤診。蒙醫尿診臨床上認為易誤診病尿有9種,易誤診尿色有3種。如空虛熱、血熱、腎熱、肝熱與脾熱等5種病尿均紅色,易誤診;包如巴達幹病和黃水病尿均稠而色紫,易誤診;隱熱、巴達幹赫依合病尿均呈青色,易誤診。臨床上嚴格按照診察尿的三個階段去分析可辨別。
   死症尿:病情危重尿象。分熱病死症、寒病死症和其他病症3種。
   熱病死症:尿色紅赤如血、有皮革腐臭般氣味,經臨床診治,尿液的顏色和氣味不見改善,預後不良。寒病死症:尿色青、無臭味、蒸氣泡沫大、浮皮、尿渣均稀薄,經臨床治療,其尿色無任何改變者,預後不良。
  其他病死症:赫依病症尿象,尿青黑色,味如煮爛蔬榮、尿液清濁相間,形狀如水中撒入顏料似地出現花紋者,預後不良。希拉病死症尿象,色如煎煮的大黃汁清濁分離者,預後不良。巴達幹病死症尿象,色如優酪乳狀,清濁分離者,難治。血病死症尿象,如變質朱砂水狀而清濁分離者,預後不良。中毒病死症,尿如變質墨汁,清濁分離者,不治。黑黃水病死症,尿質稠而色青黑。熱證突然出現寒證尿象或寒證突然出現熱證尿象者,預後不良。尿如大黃末于水中溶解狀,則說明病者肌肉、骨骼、骨髓的正精消耗殆盡,預後不良。尿如松節油者為瘟熱散佈於頭部、骨髓、肌肉、骨骼之象徵,預後不良。

  總之,蒙醫認為對疾病的診斷必須在綜合應用以上診察方法的基礎上,認真加以分析,並注意掌握以下幾條原則:

  (1)探求病因病機原則;
  (2)判定發病部位原則;
  (3)以證候鑒別疾病原則;
  (4)用藥物及飲食探測疾病原則。

  治療

  蒙醫治療強調“治未病”、“求本”、“扶正祛邪”、“調理三根”和“因人、因時、因地制宜”等治療原則。

  蒙醫認為:疾病是在各種致病因素的影響下,三根出現偏盛偏衰、失去相對平衡的情況下產生的,只有保持三根互相協調,才能維持人體正常的生理功能,身體方能健壯無病。因此,治療一切疾病的過程,實際上就是調整赫依、希拉、巴達幹三者,使之趨於平衡的過程。

  蒙醫治療疾病的方法很多,除了藥物治療以外,還有多種獨特的治療方法,如放血療法、火灸療法、穿刺療法、正骨療法、震腦術、罨敷療法等外治法。

  其中,內科疾病多以內服藥為主,同時配合外治放血、薰蒸、冷熱敷、濕藥浴、銀針等多種療法。臨床過程中,要注意在正確區分不同的體質特徵(包括赫依型、希拉型、巴達幹型及聚合型四種),仔細辨別疾病的誘發因素(包括飲食、起居、時令和突發因素等四種),認真分析病因病機(包括赫依、希拉、巴達幹、血、黃水、粘蟲六因,也稱六基症)和疾病性質(概括為寒熱兩類)的基礎上,根據具體病種的不同特點,分清主次,採用不同的治療原則和治療方法。同時,要密切注意和防止疾病的轉化,如瘟熱病尚未成熟時,要注意防止轉化為空虛熱;治療毒熱症與包如病時,要注意防止其轉化為陳熱病,巴達幹病與希拉病治療,要注意防止其轉化為隱伏熱症等等;要特別注意不要被疾病的假像所蒙蔽,診斷要正確,誤診要及時糾正,而後確立治則治法和投藥,如:毒症,包如病、陳熱三種疾病,其症狀極易相混,如診斷不清,就會造成治療誤差,而不能獲得根本的療效。

  蒙醫藥物內治法常用平息與清瀉兩類藥物。平息藥又有寒性與熱性之分,清瀉藥又分緩、急兩種,治療時應根據不同的病情辨證選用。並恰當地選擇藥性及劑型,如湯劑、散劑、丸劑、膏劑、藥油、油療劑、瀉劑、催吐劑、鼻藥、溫和導劑、猛烈導劑、脈瀉劑等。

  總之,蒙醫治療疾病一般採取以藥物、外治、飲食起居等多種療法相結合綜合性治療手段。針對赫依、希拉、巴達幹三大類疾病的不同特點,其治療原則及療法、用藥大致如下:

  赫依性病:由赫依偏盛而引起的諸病症的共同症狀為呵欠、伸腰、惡寒戰慄、腰髓關節酸痛,遊走性刺痛,空嘔,五官功能減弱,消瘦,皮膚發黑,活動時周身疼痛,多在空腹,受風寒侵襲,以及黎明、下午1418時發作。治療原則:補益正精鎮赫依,活氣血,並根據疾病的不同類型隨證施治。藥物一般用阿魏三味湯,沉香四味湯等藥;進食骨湯、陳紅糖、大蒜等。

  希拉病:本質上屬熱症。諸病總的症狀為口苦,燒心,頭痛,發燒,局部固定性刺痛或作痛,顏面及全身皮膚微黃,腹部膨大,吐瀉膽汁,脊椎第二節等處希拉主穴有壓痛,在中午、午夜時出現病痛加劇現象。治療原則:一般在飲食、起居和藥物等方面,施以涼性療法,宜先調胃火扶正精,清希拉和血熱之邪,並用攻瀉劑及放血療法等隨症施治。藥物可投六雄湯、苦參六味湯、柿子六味散、查幹榜十三味散、檳榔四味散、胡連十六味散等攻瀉劑。為了清除熱邪餘毒,可選用清希拉緩瀉劑,引用大黃地丁湯送服;藜格丹十三味散,引用大黃三味湯送服,外治可針對病情,取金柱脈、銀柱脈及肝膽合脈微量放血、並輔以冷罨。

  巴達幹病:一切寒症之根源為巴達幹。巴達幹增盛所致諸病為食欲不振,消化不良,噁心或嘔吐,胃脹悶,噯氣頻作,味覺不敏,身感沉重,情志懈怠,神志迷糊常有寒冷之感,食後或陰天潮濕時易發作,尤以晝夜兩者之初(早晨及晚間610時左右)發作較多。脊椎第三節及胃穴等巴達幹主穴有壓痛。治療原則:以溫熱為宜,消除巴達幹為原則,並隨症施治。藥物一般用光明鹽三味湯和光明鹽四味湯、紫硇砂五味湯等劑酌情服用。散劑:甘草十四味散,青龍二十六味散等。外治方面,為了扶振胃火、清除巴達幹,據病情,可在脊椎第三節、第十二節穴、胃前三穴等巴達幹總穴施以針刺或艾灸或熱敷。內服胡椒、蜂蜜為宜。

  在長期臨床實踐中,蒙醫還逐步總結了一些經驗性習慣用藥或療法,如治療各種疾病,單味藥中訶子為良好;對血病、內服巴沙(口戈)、胡黃連為佳;黃水病用水銀,蟲病內服信筒子,粘性疾病內服黑雲香、麝香等,效果顯著;對消化不良,紫硇砂是良藥;對毒症包如病,用寒水石,療效顯著;浮腫用女貞子、鐵屑;熱症用牛黃;心臟病用肉豆蔻,療效均顯著;肺病用石膏;肝病用紅花、五靈脂;脾病用草果、蓽茇為良方;胃病用石榴為上;嘔吐病用炒大米;腹瀉病常用止瀉子施治;尿頻症用梔子、薑黃、黃柏,尿閉症用硇砂、海金砂醫治;咳嗽用茵陳、懸鉤子木為佳;肋脅刺痛用川木香醫治;瘋癲病用陳舊黃油為佳;眼病用黃柏膏、三籽膏;口腔疾病用甜味藥或用皂礬或狼舌為佳;咽喉病用魚湯施治;創傷用熊膽效果良好;腐爛用銀珠灰,止血用獨活蟲為好。

  在外治方面,赫依性疾病多用擦塗按摩療法和溫和導瀉施治;希拉性疾病用藥浴療法下瀉療法施治;巴達幹性疾病用催吐法及火灸法施治;血症用放血療法施治;黃水病用溫泉沐浴及火灸法施治;癤痛用藥水浸浴及火灸法施治;毒證用酸馬奶施治。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蒙醫外治法的內容不斷得到豐富,臨床應用日趨廣泛,並正在利用現代科學手段,進行研究和逐步加以提高。

  (一)放血療法

  在一定的部位,將淺部脈道(靜脈)切開或穿破,進行放血,藉以引出病血,達到治療和預防疾病的目的。放血療法多適用於由血、希拉引起的熱性疾病,如傷熱擴散、騷熱、疫熱、癤腫、瘡瘍、痛風、索日亞(結核病)、丹毒、黃水病、麻風等熱症。巴達幹與赫依引起的寒症,若與血和希拉合併時,亦可採用放血療法。放血法分術前準備、正式放血兩個步驟。放血時應用特別放血器具哈努爾,於特定的“部位”進行放血。

  (二)拔罐穿刺法

  本法是拔罐與放血結合的外治法:先固定某一部位進行拔罐,取罐後在隆起部位用三棱針或皮膚針淺刺幾下,再行拔罐,吸出惡血與黃水,而達到改善氣血運行,治療疾病的目的。多選擇肌肉豐滿、富有彈性、沒有毛髮和骨骼凹凸的部位進行。其特點是見效快,療程短,簡便易行,病人無痛苦,沒有危險性。根據臨床經驗,在肺大葉穴或肺小葉穴用此法施治,對氣管炎、哮喘病有顯著療效,在第一胸椎或胸椎棘突與肩胛骨內上緣之間進行拔罐穿刺,對血脈黃水病引起的肩背拘急,頸項強痛,肘臂麻木等,有顯著療效。

  (三)灸療術

  灸療術是用灸草柱或灸草條在體表一定的穴位上燒灼、熏熨的一種療法。灸療術分蒙古灸、白山薊灸、西河柳灸、溫針灸。

  (四)酸馬奶療法

  酸馬奶療法是蒙古民族的一種傳統的飲食療法。具有強身、治療各種疾病的功效,尤其對傷後休克、胸悶心前區疼痛療效顯著。據研究,酸馬奶中有多種有益於身體的有效成分。如糖、蛋白質、脂肪、維生素等,特別是維生素C含量較大,還有氨基酸、乳酸、酶、礦物質以及芳香性物質和微量元素。

  (五)藥浴

  蒙醫藥浴有悠久的歷史,備受各族患者的歡迎。藥浴主要是用五味甘露湯煎湯進行溫浴。其配方為照白杜鵑、側柏葉各1份,水柏枝、麻黃各2份,小白蒿3份,以上五味藥為主藥,根據不同病情可以適當配伍其他藥物。將五味藥物放入煮沸器中,加滿清水,重複煎煮,待煎至藥液剩46時,取出一部分藥汁,再加清水煎煮,待幹去710,剩餘三分時,過濾其藥渣,將二次藥汁合併,即可入浴。

  藥浴以721天為一療程,每天入浴。浴時先將藥水加熱至適當溫度,入水浸浴,水溫須始終保持適度。在藥浴過程中每天需添煮少量的五味甘露湯,以補充藥力。藥浴具有祛巴達幹、清熱解毒、活血化瘀、益腎壯腰等功能。用以治療四肢僵直或拘攣,胃火衰敗、脾血不足,腎臟病、皮膚病等,效果顯著。

  (六)蒙醫正骨術

  蒙醫正骨術是歷代正骨醫學家們所積累的具有民族特色的治療各類骨折與關節脫位、軟組織損傷等一系列病症的療法。其方法簡煉、療效明顯。蒙醫正骨術分整複固定、按摩、藥浴治療、護理和功能鍛煉等6個步驟進行。有固定的矯形器械和支架,如凸面青銅鏡或銀盃、圓形銀鏝、蛇蛋花寶石、夾板、壓墊、縛帶、沙袋、繃帶等。當用器械固定時,先用烈性白酒充分噴灑在傷肢骨折處和關節等部位,再進行揉捋按摩。有解毒、舒筋和活血的作用。正骨術實際上包括了:骨折整複手法、骨折按摩法,以及蒙醫震腦術等各種正骨療法。

  (七)蒙醫震腦術

  “震腦術”是蒙古族民間廣為流傳具有悠久歷史的一種專治腦震盪的奇特療法。具有取材容易,便於掌握,用之有效等特點。

  治療原理:隨著臨床經驗的積累和解剖知識的進一步發展,蒙醫震治腦震盪的理論體系和手法漸趨完善。“震腦術”是以具有樸素辯證觀點的“以震治震,震靜結合,先震後靜”學說為臨床指導思想。根據不同的震盪部位及病情輕重,選用不同程度、不同方式的各種震腦術進行震治。蒙醫認為腦震盪屬頭部內傷範疇,分“腦氣震盪”和“腦髓震盪”兩類。“以震治震”是蒙醫治療腦震盪的基本原理。

  此外,蒙醫的外治法還有罨敷法、塗擦療法、油脂療法、瀉下法、鼻藥療法、溫和導瀉法、猛烈導瀉法、脈瀉療法等等。

 

 


發布時間: 2007-09-18 18:11:50
會員專區
會員名: 密碼:  忘記密碼
泰國十大中藥行
  衛元堂藥行
  億成豐藥行
  桂林園藥行
  林祥興藥行
  林天成藥行
  福安堂藥行
  同仁堂藥行
  劉宜春藥行
  振隆昌藥行

  聯華藥行

泰國十大中藥廠家

  雲生制藥廠
  寳芝堂制葯厰
  李万山藥廠
  青山制藥廠
  華佗制藥廠
  東京制藥廠

  曼谷永華藥廠

  美麗制藥廠
  宏興制藥廠
  神丹制藥廠

泰國十大慈善機構

  百姓慈善總會
  報德善堂
  中華贈醫所
  崇德善堂
  明蓮佛教社
  曼谷獅子會
  泰國中醫總會
  泰國廣肇醫院
  道德善堂

  天華醫院 

     各國傳統醫學      
  五族醫學
  東洋醫學
  馬里醫學
  印度醫學        
  泰國醫學
  越南醫學

  蒙古醫學

  阿聯酋醫學
  斯里蘭卡醫學
  韓國傳統醫學
  壯族醫學

  藏族醫學

     泰國十大特產
  泰國野葛根
  甲猜楠

  泰南燕窩

  蜥蜴皮珍珠魚皮

  鱷魚肉 鱷魚皮

  鴕鳥 鴕鳥皮

  水果之王榴槤
  水果之後山竹
  泰国大米
  泰國絲綢

Copyright © 2007  泰國國際新中醫學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曼谷邁的集路,瑞林園街66-68 號 心聯禮拜堂斜對面

Email: gjxzy@hotmail.com  电话:02-2227359  传真:02-6275184  手提电话:086-9013388
Designed By 
www.fristwe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