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醫學理論體系

  藏醫藥具有完整的理論體系,並有效地指導著臨床實踐。

  值得注意的是,藏醫藥在其理論形成過程中,曾向鄰近國家或地區的民族學習過各種先進的醫學精華,並把它們加以消化、改造和提高,形成和創造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醫學理論體系。

  藏醫藥學認為,隆、赤巴、培根三大元素是構成人體的物質基礎,也是進行生命活動所不可缺少的能量和基礎。在正常生理狀態下,三者在人體內保持著協調和平衡的關係,因而是生理性的。每當三者中的任何一個因素或幾個因素由於某種原因而出現過於興盛或衰微的情況時,則變成了病理性的東西,而出現隆的病態、赤巴的病態和培根的病態,治療上就需要對三者進行調整,使其恢復到原來的協調狀態,達到健康的水準。

  隆、赤巴、培根各有自己的特點,各有自己不同的功能,但它們之間並非各自獨立,互不相干的,而是互相依存、互相制約的。

  隆:是推動人體生命機能的動力,與生命活動的各種機能密切相關。它的性質與漢族中醫的很有些相似,但不完全一樣。根據隆的不同機能和存在部位的不同,又可以把隆分成五種:

  維命隆:音譯索增隆。它存在於人體頭頂部,也即中醫所說的百會穴的部位,其運行的部位是咽喉部和胸部。它司人體的吞咽動作,司理呼吸運動,唾液分泌,打噴嚏,打飽呃,使人的記憶力清醒、增強,感官聰明而敏銳,還維持著人體正常的精神狀態。

  上行隆:音譯緊久隆。它存在於人體的胸部,並運行於鼻部、舌頭和喉頭部位。它司人體的發聲,使人面色紅潤有光澤、充滿活力、精神振奮、善於思考。

  遍行隆:音譯恰不其隆。它主要存在於心臟,並運行於全身。它司人體四肢的活動、屈伸行走,還司眼睛及口唇的開合,並主管人的語言和思維活動。

  下泄隆:音譯吐色隆。它存在於人體的肛門部位,運行於人體的下部,包括大腸、膀胱、會陰等部位以及大腿的內側。它司人體精液的排出、月經和大小便等的排出,還管理忍便的控制以及婦女分娩過程等。總之,凡人體下半身的各種機能,都由它來司理。

  伴火隆,音譯梅年姆隆。主要存在於人體胃脘部位,運行於人體內部各臟腑器官之間。它主管人體的消化機能,負責把食物中的精華和糟粕分開,並促使血液生成和成熟起來。

  赤巴:具有火熱的性質,也是負責人體內臟腑機能活動的一種因素,具有中醫行的性質。這是一種生理活動所需要的火或熱量,與病理上的火邪不同。根據赤巴存在的部位和具體功能的不同,赤巴又可以分成五種:

  消赤巴:也譯成消化赤巴,音譯赤巴久覺。它存在於胃腸之間,其作用是協助把食物中的精華和糟粕加以分解,使其產生出熱能,並使其他各種赤巴的作用能正常地進行,更好地發揮其生理作用。

  變色赤巴:音譯赤巴當久。它位於人體的肝臟,主要作用是使食物中的精微所包含的色素變成體內各種成分應具有的色澤。如血液中具有的紅顏色、膽汁中的黃綠色,以及肌肉的紅色、糞便中深淺不同的黃褐色等。

  能作赤巴:音譯赤巴朱且。它位於心臟部位,其職能是司人的思想意識,負責人的膽略,使心胸開朗,有謀識。人的欲望及驕做的情緒也與它有關。

  能視赤巴:音譯赤巴通且。它位於人的眼睛部位,主宰人體的視覺,使人能看到體外周圍的物體,並與辨別其顏色有關。

  明色赤巴:音譯赤巴多塞。它存在於人體表皮表面的部位,使人的皮膚細膩、潤澤和光亮。

  培根:具有水和土的性質,與人體內津液、粘液及其他水液的物質和機能保持密切的關係。也有人把培根譯成痰或粘液。這堛是正常生理狀態下存在的正常物質,而不是病理狀態下出現的痰液。根據其所在的位置及功能,又分為五種:

  培根丹且:又意譯為能依痰。它位於胸中,為5種培根之首,可協助其他4種培根的正常機能運轉。當人體體內的體液水分產生異常,即過多或過少時,培根丹且能起調節作用,使其恢復正常。

  培根涅且:又意譯為能化培根。它位於胃的上部,能磨碎食物、消化腐熟食物。當然,這一機能還需與其他兩種因素,即消化赤巴、消化隆來共同完成。

  培根良且:又意譯為能昧培根。它位於舌頭的部位,其主要功能是主管人體嘗味的機能以辨別食物中的各種不同味道。

  培根其木且:又意譯為能足培根。它也位於頭部,在外界刺激作用下,它能使人體產生各種精神情緒,如喜、怒、哀、傷、知足、滿意等。

  培根居而且:又意譯為能合培根。它分佈在人體的各個關節部位,其功能是使關節,也即骨骼與骨骼相結合的部位緊密地結合在一起,負責關節的屈曲和伸張,使它們能靈活地活動。

  儘管隆、赤巴、培根均分成5種,每種隆、赤巴、培根又各司其職,有自己的特性,但它們也有些共同的特性。

  隆的特性是:粗、輕、寒、微、硬、動這六種。

  粗,其表現特點是性情急躁,舌苔明顯,厚而粗,皮膚粗糙;
  輕,指人體的活動輕捷靈便,性情也變化不定,難於捉摸;
  寒,是指人體喜歡避寒就溫,平時喜歡曬太陽、烤火,飲食也喜熱食,不喜涼食;
  微,其表現是隨處可到,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硬,指在體內有堅硬的性質,成形的硬塊,在胸腹部常表現堅硬而不柔軟,一般稱為痞塊或痞氣;
  動,在性情方面,表現為情志容易變動,愛激動;人喜歡活動,到處流動。它與微、輕這兩種特性也密切相關。

  赤巴的特性包括膩、銳、熱、輕、臭、瀉、濕等6種。

  膩:指使人有油和膩的外觀,如面部、皮膚,都分泌出較多的油質,光亮潤澤;
  銳:主要指人的性情敏捷,也較暴躁,患病時多為急病,如為癤腫,也較易化膿;
  熱:指人體喜冷而惡熱,喜在涼處而怕熱,飲水也愛涼飲;
  輕:指身體輕盈,在患病時,也都比較輕而易治;
  臭:指它使人體分泌的汗液具有一些微臭,而尿液也都具有明顯的腥臭味等;
  瀉:指它使食入的食物中難消化之成分排泄,發生腹瀉;
  濕:指它使人體保持較多的水液、痰濕,體表也較濕,還常使人泄瀉。

  培根的特性包括膩、涼、重、鈍、穩、柔、粘等7種。

  膩:與赤巴的膩性相近,即帶有油膩的性質,逢有舌苔時,也多粘膩。但這種粘膩多為白色,與赤巴的粘膩舌苔不同,後者多為黃色,其排泄物如糞便、汗液、尿液等也多粘膩;
  涼:指身體多涼,喜歡呆在溫暖的地方,平時則喜熱飲熱食,不喜涼飲;
  重:指身體多重墜,動作笨重不輕便,行動也懶慢,不喜活動,如患病一般也較重;
  鈍:一般是指人體患病時,病情發展較慢,變化不大,也不易轉變成其他病;
  穩:指人比較穩重,不易激動,病情也較穩,不易產生突然的變化;
  柔:指它的性質柔軟,嫩薄,如表現在舌苔上,也較輕而薄,如有疼痛,也是輕微的;
  粘:指分泌物多粘而厚,如吐瀉出來的排泄物,常帶多量粘液。

  藏醫三元素在人體內的應用極為廣泛。它們的特性不僅表現在身體上各種生理、結構方面,以及患病時的特點,更重要的是它還廣泛應用于人體的心理素質和性格類型,大致情況是:

  隆型:具有上述隆的特性,凡是隆型的人,多有以下這些特點:身體略彎曲,甚至佝僂駝背,人較瘦削修長,面色偏淺灰或淺藍色,關節堭`出現響聲。這種人喜歡談笑,愛唱歌,也愛與人爭吵甚至打架鬥毆。身體抗力較差,易患感冒,平時則多喜吃帶酸味、苦味的食物。

  赤巴型:具有赤巴型的人,與赤巴的特性的表現相類似,有如下特點:容易感到口渴、饑餓。赤巴型體質的人頭髮發黃,一般體型和身材都屬中等,人也聰明,但常表現驕傲,面色多紅潤。

  培根型:這種類型的人,常表現一些培根所具有的特性,其特點是身體常發涼,感到虛冷,體型偏肥胖,面色多灰白。這種人喜歡酸食,其性情較開朗愉快,人較長壽、富有。

  也應該注意到,人體常不是只出現單純的隆、赤巴、培根中的一種類型,而是經常有兩種因素的混合型,主要表現則是兩種因素特性的混合,哪種因素偏多,則表現多為該種因素的特性。從身材說,如為隆與赤巴混合型,這種人身材矮小;隆與培根混合型的人,身體多中等;赤巴和培根混合型的人,身材則特別高大。

  根據人體的類型,藏醫在治療、養生等方面都提出了相應的具體措施和辦法。

  藏醫由於民族風俗,對人體的構造有較具體和深入的瞭解,在各種傳統醫學體系之中,可以說是最先進的一種。

  藏醫認為,人體有七種基礎物質和三種穢物。這七種物質為食物精微、血液、肌肉、脂肪、骨骼、骨髓和精液。這七種物質都是有形的物質,構成人體的主要物質。而三種穢物則是指糞便、尿液和汗液。

  人體內的器官,藏醫也認為有五臟、六腑。五臟指心臟、肺臟、肝臟、脾臟、腎臟,六腑指小腸、大腸、胃、膽、膀胱和三木休(指男性的精囊,女性的卵巢)。藏醫形象地給這些臟腑打了比喻,認為心臟為國王,坐在寶座上;肺如大臣和太子,有五葉為母肺,有五葉為子肺;肝臟和脾臟則是大小後妃;腎臟象托著屋樑的外臣;精囊、卵巢象珍寶庫;胃象一口炒鍋;小腸大腸象王后的奴僕;膽象懸掛起來的鼓風皮袋;膀胱好似盛水的陶罐。此外,藏醫對身體的每一部位,每一個結構都有形象的比喻、包括脊椎、髓骨、胸骨、肋骨、命脈、脈絡、肌肉,皮膚、鎖骨、肩胛骨、頭部、五官、頭蓋骨、頭髮、橫膈膜、雙手、雙腳等等,都已經提到,這已充分表明,藏醫對人體的局部解剖學有較深的瞭解,儘管對這些構造的形象比喻並不完全恰當。

  藏醫認為,全身共有骨頭360塊,其中脊椎骨28塊,肋骨24條,牙齒32顆。四肢大關節有12個,小關節有210處。韌帶16處,頭髮有21000根,汗毛孔有1100萬。藏醫認為,人體有一系列管線系統。其中的白脈十分重要,《四部醫典》對此有一段描述,說從腦部脈的海洋堙A象樹根一樣向下延伸,司管傳導的水脈有十九條。還有象絲線一般的連接臟腑的脈等,這與現代神經的概念頗相一致;而藏醫所說的黑脈,認為它象樹枝一樣,有的與臟腑相連,有的與皮膚肌肉相連,其分支有大幹脈,有小脈700條,更有微細的脈道遍佈全身。這些黑脈從其特點來看,應該是現代的血管。

  身體各種器官,各種結構的機能,藏醫也有所認識。如對於七大物質,認為精華是促使身體生長發育所必需的物質,血液能滋潤身體、維持生命,肌肉把全身都複蓋起來,脂肪使身體各部分油光滋潤,骨骼能支撐整個身體,骨髓能產生精華,精液能起生殖作用。

  藏醫還對人體的消化過程,以及吸收精華及精華在體內的轉化,有著相當精確的描述。它認為,食物進入胃以後,在這婸G熟消化,是由胃火,也即消化的赤巴來進行的,其中有梅年木隆、能消赤巴和培根涅且共同完成消化。最後就是吐色隆把糟粕和精華分開。糟粕進入小腸,分成濃稀兩部分,稀的為小便,濃的是大便。在胃部接受精華的脈經過肝臟,在這堙A精華變成了血液,隨後依次變成肌肉、脂肪、骨、髓和精液。

  關於疾病發生的機理,藏醫認為歸根結底是由於隆、赤巴、培根這三者之間失去協調和平衡,使身體的元氣受到損害,而危及健康。因此,治療的目的,就在於調整這三大因素的盛衰偏勝,達到重新協調的狀態。

  在長期的臨床實踐過程中,藏醫藥逐步形成了診斷與治療方面十分豐富而且獨特的知識與經驗:

  診斷 診斷是醫生臨證工作中的重要一環,有了正確的診斷,才能對症治療。藏醫的診斷方法包括問診、尿診(望診)和脈診(觸診)

  問診 藏醫問診的內容比較廣,包括:

  起病緩急:突然起病者大多是急症,如感冒大多突起惡寒、發熱、頭痛;猛炭疽病起病也十分猛烈;五臟六腑病則多為慢性病,說不清何時起病,而只能模糊指出大約有多長時間了等等。

  起病原因:有不少病症患者自己可以明確指出原因或誘因。如由於暴飲暴食而發生胃痛、嘔吐,腹瀉等;由於受涼而發熱、鼻塞、咳嗽等;但也有不少病症難於訴說具體的病因或有什麼其他誘因,如癘病雜症、痄腮、炭疽等等,都沒有明顯的發病原因可以詢問出來。

  氣候環境因素:如環境中的寒冷、燥熱、潮濕以及受風等等,對於疾病都有相當重要的影響。住所的通風情況、室內溫度及潮濕的因素,都應該詢問清楚,這些對於決定疾病種類,都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職業和家庭情況:患者從事何種工作,與病種有一定關係,如畜牧區易得膿包炭疽、強體力勞動易患擴散傷熱等等。有的疾病與家庭情況有關,如有些瘟疫病常可在家庭成員中有同樣病症而是互相傳染的等。

  飲食起居:藏醫認為,飲食不節能導致很多疾病,不僅僅胃腸病是飲食失常直接引起的,很多病症,包括瘟病、氣息不安、呃逆、食積痞瘤等,都與飲食不節有關。至於精神因素,藏醫也很重視,也是問診的內容之一。

  總之,問診的內容涉及面很廣,有時還要包括發病以後,病情的變化和已經接受過的治療情況,作為正確判斷病情的參考。

  胚胎學是認識和研究人體從開始形成,發育直至分娩,離開母體這一段時間堛漲U種現象的學問。藏醫在這方面有著輝煌的歷史,也有很多成就。

  首先是胎兒形成這一生理現象的認識。早在1000多年前的《四部醫典》中,對這個問題已有充分的認識,指出人體受孕最合適的日子是在婦女月經來潮後的12天左右,過早過晚,都不易受孕,這一記載,在中國各民族的傳統醫學中,是最為科學而準確的。書中還指出,在月經前這一時間堙A婦女很容易感到身體疲乏、困倦,面色也憔悴,乳房脹,腰背小腹等處微感不適或疼痛;而在易於受孕的時間堙A女性常有較強烈的性欲,也是容易受孕之時。

  藏醫認為,胎兒是由父親的精與母親的血二者結合而成的,不論是父精,或是母血,只要一方有病,如隆、赤巴、培根有病,就無法受孕,如精或血的外觀粗糙,顏色、粘稠度異常,氣味不正等,都不會受孕懷胎。在沒有顯微鏡足以觀察到細如精子或卵子的結構時,這種描述不僅是自然可取的,而且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因為在舊社會,總是把不孕的責任全歸咎于婦女,而藏醫卻明確提出男女雙方有著同樣責任,這是完全符合科學道理的。

  藏醫還指出,胎兒的形成,還需要正常的"五源"條件。所謂"五源",是指土、水、火、風、空。無獨有偶,漢族中醫也認為,胎兒形成後,逐漸發育,"四月而水受之,五月而火受之,六月而金受之,七月而木受之,八月而土受之",二者不謀而合,只是藏醫的"五源"與中醫的"五行"稍有不同,中醫的土,是發育的土地,而藏醫的"",是胎兒發育的空間,意義上都相差不遠,也都認為,這五種必須同時具備,缺一不可,而且五者應互相協調,胎兒才能正常發育。

  中國有句古話,叫"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中醫對胎兒發育的認識,也都以十個月為准,逐月敍述胎兒發育的情況,如南北朝時期的《逐月養胎方》就有"妊娠一月始胚,二月始膏,三月始胞,四月形體成,五月能動,六月筋骨立,七月毛髮生,八月腑腑具,九月穀氣入胃,十月諸神備,日滿即產矣"的記述,用以觀察描述胎兒的發育。對此,藏醫的認識則更為細緻而深入,它是以周日的時間為單位來認識和觀察人體胎兒的發育過程的。它認為,胎兒從形成到成熟分娩,需要38周的時間,而這38周具體的發育情況是這樣的:

  第1周:父精和母血融合,其狀正如在牛乳媞w入乳酪酵母,使其得到發育的動力,並且非常融洽;
  第2周:胎珠狀如乳液凝成的膠狀物;
  第3周:狀如凝結的乳酪或優酪乳;
  第4周:質地比較堅固的團狀物,有的是圓形,有的呈橢圓形,並開始分化出男女的不同性別;
  第5周:臍帶開始形成,與母體相連;
  第6周:與臍帶相平衡,形成了一條命脈,使胎兒獲得更快發育;
  第7周:胎兒的眼睛等感覺器官開始形成;
  第8周;胎兒的頭部開始形成;
  第9周:軀體的上部和下部已經形成;
  第10周:胎兒的雙肩,兩髓胯骨開始形成;
  第11周:身體的九竅,即雙眼、雙耳、鼻、口、陰竅等已經形成;
  第12周:心、肝、肺、脾、腎等五臟形成;
  第13周:小腸、膽、大腸、胃、膀胱、三木休等六腑已經形成;
  第14周:兩條上臂、前臂及兩條大腿、小腿已經形成;
  第15周:胎兒的雙手、雙肘和雙足、雙膝已經形成;
  第16周:胎兒的十個手指和十個足趾全部形成;
  第17周:連結胎兒身體上部、下部及堨~的血管、脈絡均已形成;
  第18周:此時胎兒體內的肌肉和脂肪組織均已出現;
  第19周:胎兒體內的韌帶、筋膜、肌腱已經出現;
  第20周:全身的骨骼和骨骼內所有的骨髓均已形成;
  第21周:周身的皮膚開始形成;
  第22周:此時身體內的九竅均已開通,開始與外界通流;
  第23周:胎兒的頭髮、指甲、趾甲等出現了;
  第24周:上述的五臟六腑的功能已經成熟,胎兒也已經知道疼痛,有所感覺;
  第25周:在胎兒體內的脈絡中,氣已經出現並開始運行;
  第26周:胎兒已經開始有意識;
  第27周至第30周,是懷孕的第7個月,所有的器官均已成熟,整個胎體也顯得圓滿;
  第31周至第35周,胎兒繼續增大,母體與胎兒的精神肉體均互相影響;
  第36周:此時胎兒多動,顯得對所處的地方很不習慣;
  第37周:胎兒似乎顯得對所處的地方有反感,不願再呆在這堙F
  第38周:胎兒的頭部轉而朝下,並準備娩出母體了。

  從以上所敍述的人體胚胎發育過程來看,藏醫對胚胎學的認識,在古代各族醫學中,可以說是首屈一指的。儘管以上關於胚胎學的一些描述尚不如現代胚胎學那麼精確,但也應看到這樣的描述既有其一定的科學性,從歷史的觀點看,更有其先進性。

  就漢族中醫學而言,雖然這方面的歷史比較早一些,如在馬王堆出土的反映漢代以前醫學情況的《胎產書》就載有"一月名曰留形,二月始膏,三月始脂,四月而水受之,乃始成血,五月而火受之,乃始成氣;六月而金受之,乃始成筋;七月而木受之,乃始成骨;八月而土受之,乃始成膚革;九月而石受之,而始成毫毛,十月氣陳"等記載,但至少不如藏醫以周計算的發育情況來得詳盡。

  就西方的情況而言,西元前5世紀,希臘著名醫師希波克拉底認為人體上各個部分、各個器官都能產生各種精液,幼體是各部分精液的凝合而構成的,也就是說,子代的各個部分是由親代的各個相應部分的精液發育而來的,如子代的眼睛部分是由親代眼睛所產生的精液形成的,而耳朵也是由其親代耳朵所產生的精液發育而來等等。這個觀點現在看來是極原始的。

  西元前4世紀,希臘的阿奡策h德認為胚胎是個整體,不能以部分來解釋整體,認為機體內有靈魂存在,機體的發育是由這個靈魂來控制的。後來,西方又出現了所謂"先成論",認為人體在剛形成的最簡單的胚體堙A早已具有親代的完整的形象,只不過它還很小,胚胎的發育只是早已具有人體一切的小胚胎逐漸增大而已。這種"先成論"者,有的認為父親的精子內即已藏有看不見的"小人",精子、卵子結合後,這個小人就逐漸增大,發育;也有人認為這個"小人"是存在于母親卵子堙C總之,他們都認為,胚胎只是在體積上不斷增大,其中並沒有什麼其他變化。

  到西元1628年,英國的威廉·哈威(WilliamHarvey)才打破這種"先成論"的觀點,認為人胚是次第發育,由卵而成蟲形,而逐漸成為胚胎,最後才發育成為人形的。直到18世紀,俄國的胚胎學家沃耳夫才提出機體逐漸由性細胞發展的,並用科學的觀察方法證明人的各部分、各器官都是由簡單的細胞逐漸分裂、變化而形成的。這是西方胚胎學的"後生論""漸成論"的開始。

  除上面所述的關於胚胎的一般發育情況以外,早在1000多年前的藏醫,對於胎兒如何成長,如何從母體吸收營養,母體與胎兒之間的關係等,就已經有了相當精闢的見解,這在《四部醫典》中有明確的敍述。它認為:人胚胎之所以能不斷發育,完全是靠與母體相通的臍帶來進行的。它並且極其形象地比喻說:"母親、臍帶與胎兒的關係就好比水塘、水渠與莊稼的關係。母親好比水塘,臍帶好比水渠,胎兒好比莊稼,水塘中的水通過水渠,滋潤著莊稼,使之發育成長。" 而更為精彩的是藏醫早就提出了有關胚胎發育經歷魚期、龜期和豬期的論述。

  在西元1285年,一個西藏學者雅吉烏金林巴從西藏山南雅隆西紮地區(今山南地區乃東縣)發現了一部古書,書名為《洛班嘎湯》,意譯是《佛徒遺教》,書中的第三十四章有一段這樣的記載:"(人的)胚胎首先要經歷魚期,其次要經歷龜期和豬期"。研究者根據書中所載的有關當時藏王赤松德贊以及著名藏族翻譯家毗盧劄那的事蹟,認為此書的著成時間也是在西元8世紀左右。

  到西元1689年,當時五世達賴的攝政王第司·桑吉嘉措就在其所著《四部醫典藍琉璃》的"論述醫典·身體形成"一章中這樣寫道:"胚胎發育中的魚期時,胚胎形成長條形,因此稱為魚期。胎兒長出四腳,並分出頭部,形狀似龜,因此稱為龜期。胎兒從龜期進一步發育成除了有四肢、頭部外,還逐漸凸起所有器官,並能從母體中吸取混食,因此稱為豬期。"同時,桑吉嘉措還主持召集西藏一些有名的解剖學家、醫學家和畫家,根據《四部醫典藍琉璃》的內容,繪成古代民族醫學上僅有的彩色系列醫學掛圖79幅,其中的第5幅就是關於人體胚胎發育的,它從父母精血結合開始,逐周都有圖形,圖中就明確地畫出了胚胎經歷魚期、龜期和豬期的內容。

  現代科學證明,人是由低級動物、由單細胞生物經歷長期的演變,最終進化成高級動物的。其間曾經歷水生生物,包括脊椎動物中的魚類,而後是兩栖類、爬行類,一直到哺乳動物的過程。現代科學家還證明,人體胚胎的發育,從單細胞卵子和精子的結合開始,逐漸發育成人,這個過程正好復述了人類從低等動物到高等哺乳動物的過程。例如,無論是龜、雞、豬還是人,其胚胎發育早期都曾有明顯的鰓裂,也有尾巴,狀如魚類,幾乎分不清哪是人,哪是魚,哪是豬。所以恩格斯曾說過"母腹內的人的胚胎發展史,僅僅是我們的動物祖先從蟲豸開始的幾百萬年的肉體發展史的一個縮影。"藏醫關於胚胎經歷魚、龜、豬三個時期,也即魚綱、爬行綱及哺乳綱這些過程,不管它原來的思想背景是什麼,卻是十分符合現代進化論及現代胚胎學的認識的。可見藏醫胚胎學的成就,應該說在世界胚胎學發展史上應佔有重要的一席。

 

 

    藏族醫學特色診療

  在長期的臨床實踐過程中,藏醫藥逐步形成了診斷與治療方面十分豐富而且獨特的知識與經驗:

  一、診斷

  診斷是醫生臨證工作中的重要一環,有了正確的診斷,才能對症治療。藏醫的診斷方法包括問診、尿診(望診)和脈診(觸診)

  (一)問診

  藏醫問診的內容比較廣,包括:

  起病緩急:突然起病者大多是急症,如感冒大多突起惡寒、發熱、頭痛;猛炭疽病起病也十分猛烈;五臟六腑病則多為慢性病,說不清何時起病,而只能模糊指出大約有多長時間了等等。

  起病原因:有不少病症患者自己可以明確指出原因或誘因。如由於暴飲暴食而發生胃痛、嘔吐,腹瀉等;由於受涼而發熱、鼻塞、咳嗽等;但也有不少病症難於訴說具體的病因或有什麼其他誘因,如癘病雜症、痄腮、炭疽等等,都沒有明顯的發病原因可以詢問出來。

  氣候環境因素:如環境中的寒冷、燥熱、潮濕以及受風等等,對於疾病都有相當重要的影響。住所的通風情況、室內溫度及潮濕的因素,都應該詢問清楚,這些對於決定疾病種類,都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職業和家庭情況:患者從事何種工作,與病種有一定關係,如畜牧區易得膿包炭疽、強體力勞動易患擴散傷熱等等。有的疾病與家庭情況有關,如有些瘟疫病常可在家庭成員中有同樣病症而是互相傳染的等。

  飲食起居:藏醫認為,飲食不節能導致很多疾病,不僅僅胃腸病是飲食失常直接引起的,很多病症,包括瘟病、氣息不安、呃逆、食積痞瘤等,都與飲食不節有關。至於精神因素,藏醫也很重視,也是問診的內容之一。

  總之,問診的內容涉及面很廣,有時還要包括發病以後,病情的變化和已經接受過的治療情況,作為正確判斷病情的參考。

  (二)尿診

  在藏醫所有的診斷方法中,尿診最具有特色,在已知的世界上各種傳統醫療體系中,還沒有其他任何醫療體系的尿診內容及其觀察的認真細緻能與藏醫的尿診相比。

  1.尿液的收集:

  與現代醫學進行尿液化驗時收集標本的方法不同,藏醫對驗尿所用的標本有很嚴格的要求。

  首先,要求患者在驗尿前一天晚上禁止飲茶、飲酒或酪漿汁(指打酥油時所剩下的汁液);飲水則無特殊限制,可按日常習慣飲用;心情要保持安靜,不要有劇烈的情緒波動:不要過於勞累,睡眠要足夠。這樣才能保證尿液反映體內的真實情況。

  其次,供診斷的尿液應該在清晨收集。因為子夜以前,尿液為白天飲食所化,難以正確反映體內真實情況;而子夜以後,飲食已經消化完畢,此時的尿液最能代表體內的實際情況。

  再次,在晨曦初露之時收集標本。此時可以觀察尿液的顏色,也便於觀察其蒸汽的逸出情況,尿液表面漂浮的浮膜以及尿中的漂浮絮狀物等。光線太暗,觀察不清,中午過強陽光,則反而掩蓋真實情況,都不相宜。

  最後,對盛尿標本的容器也有要求,以較薄的白瓷碗或白色鐵器盛尿最為合適。不可用黃色的容器,那會掩蓋尿液本色。

  2.尿液的觀察

  觀察尿液,應在尿液標本剛取得,也即還是熱的時候;待放置片刻,即稍微降溫後,繼續觀察;最後,還要在尿液冷卻後再檢驗,這樣才能全面瞭解尿液中所反映的人體內部的變化,判斷是否有病態。在第一階段,主要檢查其顏色、氣味、蒸汽、泡沫等內容;在第二階段,應主要觀察其液面之浮皮和尿中的漂浮物;冷卻階段的尿液,主要是色素方面的改變。通過對三個階段檢驗取得的資料,全面分析,可為正確診斷病症提供重要依據。

  (1)正常尿液:一個正常人的尿液,當剛剛排出體外時,尿液清澈見底,顏色淡黃,可隨體內不同情況,尤其是食物中色素較多時,尿液可能略深,但仍是稍深的淡黃色,澄清。一般沒有特殊味道,或只有輕微的臊味。尿液表面逸出的蒸汽不多不少,時間不長不短,大多在十多分鐘後,即不再有蒸汽,表面有浮皮極薄,如夏季草地水窪堛漱竷限惜@樣。待蒸汽散盡後,尿液漸變冷,則尿液表面似從周圍向中心收縮,尿色不變。

  尿液表面的泡沫,多為稍小的泡,大小均勻。尿液中無漂浮物。

  正常尿液的這些性質的變化,都有其病理上的含義,藏醫善於從這些改變中來判斷人體內部的病態,即便是這些變化比較微小。

  (2)不同病症的尿液辨別

  辨尿色:藏醫認為尿液顏色的變化,可反映許多種病症。觀察尿的顏色應取新鮮的尿液標本,亦即尿液剛排出時,立即進行觀察,久置後尿色會有變化,不能反映真實情況。一般來說,尿液顏色反映的病症為:

  青色如沼澤中的水:隆病;

  黃色如珊瑚刺的汁液:赤巴病;

  乳白色:培根病;

  紅色:血液病;

  紫色如紫草茸:黃水病;

  紫色呈煙霧狀:紫色培根病;

  深黃如菜油色:瘟熱病或赤巴過盛;

  紅色與黃色相同,且質地較稠還有味者:擴散傷熱或臊熱;

  黑色如墨汁,或色澤混雜,有如霓虹:中毒症。

  除以上單色者外,如有同時患兩種疾病者,尿中可能反映出兩種或更多的顏色。

  辨尿的蒸汽:也需在新鮮尿液中即刻進行觀察,久則蒸汽消失。蒸汽情況表明的病態是:

  蒸汽多:增盛熱症;

  蒸汽少,但持續時間較長者,隱熱症或陳舊熱症;

  蒸汽少,但持續時間也短者,隆病、培根病或寒病;

  蒸汽時多時少:寒熱錯雜病。

  辨尿的氣味:氣味的診斷內容比較簡單,只分寒、熱兩種病症的尿味。凡患熱症者,尿液氣味發臭難聞,聞後不欲再聞;而患寒症者,則其味輕微,或無異味。如果尿中出現食物異味,則說明患者患該種食物之傷食症,如水果味之尿,為水果傷食,肉臭味者為肉類傷食等等。

  辨尿的氣泡:正常尿在剛排出時,可能有少量泡沫,其大小均勻,且顏色與尿色一致。如果泡沫出現異常,則表明患有病症。如:

  隆病:泡沫色青,且都是較大的泡沫,有如偏牛的眼睛一般突出;

  赤巴病:泡沫細小,黃色,很快就消失;

  培根病:泡沫狀如唾液,都是細小的小泡,且一般久久不易消散;

  血病:泡沫顏色如血,呈紅色,大小不等,消失時間中等,不快不慢;

  中毒病:尿中泡沫大小不等,且其上顏色如虹,呈多種顏色;

  擴散性病症:不論是寒症或熱症,凡泡沫由中央向四周迅速擴散者,就是擴散性疾病,不論是寒是熱,均有此種現象。藏醫形象地形容泡沫有如鷂子突入鴿群,鴿作竄逃,四處亂跑一樣。

  辨尿中漂浮物:尿液中的漂浮物,亦即絮狀物。正常尿液中並不存在此物。如果出現此絮狀物,應根據其形狀、顏色及所處之部位來判定為何種病症。如:

  隆病:其狀如山羊毛,散佈在尿液之中,如用小棍挑之,並不能挑出任何東西來;

  赤巴病:狀如棉花團,中心部稠密而周圍較稀散,蓋滿整個碗底;

  培根病:狀如馬毛,但界限不清;

  肺熱病:狀如白雲飄逸,其中雜有聚集之青黑色物;

  膿病:漂浮物亦狀如膿液;

  腎病:狀如細砂粒者。

  對漂浮物所在的部位,也需加以分辨。大致可以把尿液分成三個層次,即上、中、下三層,不同部位的漂浮物表示不同部位的病症。

  上層漂浮物:表明病症位於胸膈以上,也即心肺的病症;

  中層漂浮物:表明病症在上腹部,即肝臟、膽囊、脾臟、橫膈膜等臟器的病症;

  下層漂浮物:表明病症在下腹及盆腔部位,即腎臟、大腸、小腸、膀胱、生殖器等臟器的病症。

  辨尿的浮皮:應於尿液冷卻之後觀察,這是漂浮在尿液最表面的那層漂浮物。一般如浮皮較薄,則是一種寒症,如果比較厚,是一種熱症。靜置的尿液,其浮皮如果自行破裂成小片狀,則是一種痞塊症。

  有一種比較厚的浮皮,一般是灰白色,用小棍子挑出,放在指甲上,浮皮不破,放在火上燒烤,其味如炙肉燒焦,此並非病態,為先天食用過多肉食油脂,此為正常浮皮。

  靜置尿液的觀察:當尿液的以上各項內容已經檢查完畢後,當即將尿液靜置,以觀察其變化。觀察的內容包括開始發生變化所需的時間、尿液內容的變化和顏色的變化等。

  首先,尿液開始發生變化如果是在蒸汽尚未全部消失之前,即表示所患為熱性病。相反,如果是在尿液已經冷卻,蒸汽早已完全消失之後才開始發生,則表示所患為寒性病症。如果是在蒸汽剛散逸完畢,開始發生轉變,那就表明寒熱夾雜的病症。

  其次,對尿液變化後所形成的顏色,也有助於疾病的診斷,一般說,凡是病症引起的尿色,在靜置後顏色仍保持不變,例如因黃水病引起的紫草茸色尿,靜置冷卻後,仍然是紫草茸色。

  最後,應對靜置後尿液的內容和性質進行觀察。如靜置後尿液變濃,表明患者是熱性病,如果變稀薄而較清亮者,是寒性病的表現。一般的寒性病,多從容器邊緣較淺的地方開始發生變化;而熱性病則是自容器下部向上逐漸發生變化,並表明是新患的熱性病;如果是慢性久熱症,則尿液的變化由四周淺薄處逐漸向中央較深厚部位轉化。凡尿中之漂浮物在尿液尚無變化之前即開始變化的,表明是寒熱夾雜病症。

  (3)對病態尿液的總的分析

  判斷病症的標準很多,但可以把寒熱做為總綱分析,把病症分成寒症、熱症兩大類,其特徵可總結如下:

  寒症尿:尿液色淺,呈青色,在剛排出時,其質較稀,蒸汽少,氣味小,泡沫較大,消失也緩慢,而浮皮、漂浮物均稀少單薄。靜置後需較長時間才會發生變化,變化後尿色仍青而稀薄。

  熱症尿:剛排出之尿蒸汽大、多而持續較久,尿色深黃,質地較稠濃。泡沫細小色黃,且迅速消散。尿表面的浮皮較厚,漂浮物不停上下翻動。而靜置後,雖尿液蒸汽未消,尿液都已開始變化,變後尿色轉深,質地也較稠濃,顏色變紫色。

  (4)在尿診中,還應該特別注意對一些病態尿液做鑒別診斷,以防誤診。

  凡尿色為紅色者,應鑒別其為何臟器生病或屬何種熱症。如色紅而有時兼混濁,且尿中漂浮物位於尿液之下部,則為腎臟病症;設尿色紅而兼綠,且尿液清澈透明,漂浮物停於中部,是為脾臟之病症;如果尿色偏黑紅,或者為淡紅色,而漂浮物均勻分佈,此為肝臟疾病之象徵。

  紅色尿均為熱症之征,但如為血中之熱,則有少許小的氣泡,蒸汽多,漂浮物也多,故尿渾濁濃稠。此為其特點,可以與空虛熱之大泡沫,尿清澈透明而稀薄者相鑒別。

  從浮皮特別厚的尿液中,也應鑒別寒熱兩種不同病症。其中熱症者,為熱盛煎灼體內津液,使其外泄所致;如為寒症,則系攝食之酥油未化所致。

  還有一些其他情況需加注意,如尿色雖為紅色之熱症,但卻未見泡沫,則為熱邪內陷;而青色或白色而無泡沫者,為久寒之症。而隱熱症之尿,其尿液之變化常在蒸汽消失之後,靜置較長時間才發生;或出現寒症尿液之其他象徵,但尿液變化卻很快出現,也是隱熱症的特點。

  此外,尚需鑒別假寒真熱和假熱真寒之尿象。凡尿雖呈青白色之寒症,但其漂浮物卻甚多而且厚,實為熱症,這就是假寒真熱;相反,如尿呈深黃,狀似熱症,但尿中卻無漂浮物,氣味也小,實為寒症,這就是假熱真寒。

  (三)脈診

  脈診也是藏醫診斷學中十分重要和最具有特色的方法之一。早在西元7世紀藏王松贊干布統一西藏高原之前,內地漢族醫學中的脈學就傳入西藏。據調查,在西藏還出現過《脈學師承記》的著作,因此,藏醫的脈學內容與漢族醫學有明顯的相似之處,有一定的淵源關係。不過,藏醫的脈學已經對漢族醫學的脈學知識進行了一些改造,帶有了較多本民族的特色,與漢族醫學的脈學存在著一定的差異。

  1.脈診的準備工作:脈診的結果,在很大程度上受患者的起居飲食和情緒的影響,因此,脈診之前要有一些準備。在前一天晚上,最好不要進行劇烈運動,包括較重的體力勞動、房事等等,應當早些休息,並且保持安定的情緒。因為過大的情緒波動將會影響脈象的真實情況,因此,應避免過怒、過憂甚至過喜。在飲食方面,最好進一般飲食,無須特殊要求,但最好是避免過多的油膩葷腥、難於消化之品,否則對脈象也會有些影響而不能完全反映體內的真實情況。

  2.診脈的時間:與尿診相似,切脈最宜在清晨朝陽初露,此時人體尚未開始活動,受情緒及體力活動的影響最小,而且天氣也處在陰陽均衡、寒熱調和之時。患者剛醒來不久,即靜臥床榻,飲食未進,情緒平和,最能反映身體之真實情況。凡人在劇烈活動、情緒過於波動,或飽餐多食之後,脈象皆不能反映身體內部的基本情況,只能供判斷病情之參考。

  3.診脈的位置:藏醫診脈的位置,與中醫相似,但略有差異。中醫診脈以腕後橈骨頭頸突處為“關”,關之掌側為“寸”,關之肘側為“尺”,三個部位順序以食指、中指及無名指按診寸關尺。藏醫診脈也有沖、甘、恰之分,也用食、中、無名三個指頭分別按診沖、甘、恰三部,但藏醫的寸,位於腕後第一橫紋一寸之處,藏醫以大拇指末節的長度為一寸,因此,藏醫的診脈部位較漢族醫學者略偏向肘窩部,是為二者之部位有所不同。也有的藏醫學者認為沖、甘、恰是指醫生的食指、中指和無名指三個指頭按脈的部位,而非腕部動脈的三個部位。另外,藏醫有時同時以左右雙手診患者雙側之脈,而漢族醫學總是先診一側之脈,再診另一側之脈。

  藏醫有時也診切足背的脈,相當於漢族醫學的趺陽脈,但只是在危重病人的情況下,才診候足背脈,以決定病人的生死預後。一般病人不診此脈。

  4·按脈手法的輕重:藏醫按脈輕重,與漢族醫學也有一些不同。漢族醫學診脈時,三指同時用力,分浮中沉三種力量切脈,浮取三指輕按於皮膚上以診脈,中取指稍加力量,按至肌肉處,重取指三指同時用力,按至深處著骨為止。藏醫雖也有輕按、中按、重按之分,但卻是指候沖脈處應輕按,候甘脈處應中按,而候恰脈處則須重按。故兩種醫學於此點略有不同,但也只是大同小異而已。

  5·診脈與臟腑的關係:藏醫學通過切脈候脈,來判斷人體內臟腑的狀態。對男、女性別,左右兩側的不同部位所候的臟腑,藏醫與漢族醫學同樣是大體相同而有些少差異。

  就性別而言,藏醫認為男性的患者應以左手之脈為准,用醫生右手之三指診切;女性患者則用右手就診,醫生以左手之三指診切。但仍需診患者之另一手的脈,以資借鑒參考。再就是診法,藏醫用手指切診時,分上角及下角,分別診候髒與腑;而中醫則不分上、下角,只以一指通診一個髒與對應的腑。再次,藏醫認為患者的左手甘部是診候脾與胃的,而右手甘部則是診肝和膽;而中醫則反之,左手甘部候肝膽,右手甘部候脾胃。最後,藏醫認為男性心尖近左側,女子近右側,中醫無此分別。

  6.正常人脈象:正常人的脈象稱為平脈,平脈有三種,稱陽脈、陰脈及中性脈。陽脈一般見於男性,其脈象粗壯而緩慢,有時也可見於女性;陰脈脈象為細而速數,多見於女性,但也偶見於男性。至於中性脈,其脈象長而光滑,柔和,不徐不疾,於男性女性均可見到。先辨清平脈,才能分清病脈。

  7.病態脈象:藏醫認為,在人體患病時,則脈象出現異常。藏醫所述的病脈種類很多,大致包括浮、沉、洪、細、大、小、滑、澀、滿、實、空、遲、數、長、短、緩、緊、弱、粗、硬、柔、促、扁、間歇、慢等20多種。但在婦女懷孕時,可出現滑利而高突的脈象,這屬於正常範圍,不是病態。

  在不同的病症中,有不同的病態脈象:

  隆病:一般有浮脈,粗大和空虛的脈,有時且偶可出現間歇脈。

  赤巴病:出現細而緊的脈。

  培根病:出現沉而弱的脈。

  如果是二種以上的合病,則脈象較為複雜一些,可出現兩種複合脈,也可出現其他脈。如隆和熱的合病,有空而數的脈;培根和赤巴合病,有沉而緊的脈;隆與培根合病,則出現空而遲的脈象。紫培根症可有粗壯而滿實脈。

  血液病的脈:滑利和高突;

  黃水病的脈:澀而略帶顫抖;

  蟲病:扁平,有如受擠壓,則向兩側跳動;

  麻風病:澀,有時也稍有顫抖;

  騷熱病:粗,浮且實,有時可有滑象;

  擴散傷熱證:細緊而發硬;

  瘟熱病:細且數;

  癘熱病:扁平,時強時弱,有時細,有時空;

  急性痛疼:短而促,如旗幟在勁風中飄揚;

  中毒:可為細數,但有時粗,強弱不一;

  肉中毒:細數,沉而扁平;

  未成熟熱:細數,如風飄動;

  增盛熱:洪大而緊;

  陳舊熱:細而緊;

  空虛熱:空虛而急;

  增盛熱:洪大而緊;

  隱性熱:沉而緊;

  濁熱:沉細而數;

  瘡瘍發熱:粗壯,數而實;

  消化不良:大而實,久則沉細乏力;

  痞瘤腫塊:弱而不明顯;

  水腫病:脈沉細,重按脈緊;

  外傷病:組織中有異物的��側脈象不顯。

  膿瘍:細數而發顫。

  8·其他脈象:藏醫還認為,當脈象出現一些異常現象時,則疾病主凶,預後不良。比如壯實人患急性病,脈象理應較旺盛,如果出現相反的細弱無力的脈象,預後不吉。同樣,長期消耗性慢性病,而脈象反而旺盛浮洪而大的,也是不吉之象。同樣的道理,凡出現相反的脈象,如患寒性病出現熱象的脈,或熱性病出現寒象的脈,或沖、甘、恰三部脈不全,或嚴重病症出現間歇停頓的脈象,都說明病症嚴重,預後不良。此外,藏醫在歷史上還記載有夫病診妻脈、父病診子脈等等,類似漢族醫學中古代的“太素脈”,現已不用或很少用了。

  值得提出的是,藏醫在診斷中還有一種治療診察法,這在其他醫學體系中是少見的。這種方法在對某種病的診斷把握不大,但又懷疑是某一種病時,可以應用,比如:

  當懷疑患有隆病時,可應用髕骨湯予以治療,如疾病痊癒,即是隆病無疑;

  凡懷疑有赤巴病時,可試用苦丁湯治療;

  凡懷疑為培根病時,應試用光明鹽、訶子、生薑這三味湯劑,進行試探性治療;

  凡懷疑有胃腸急症或蟲積病,應用五味麝香丸治療;

  凡懷疑有血病或其他疼痛病時,可試用四味土木香治療;

  懷疑有中毒病時,可以試用二十五味紅花丸治療;

  最後,對各種腹泄病,都可以試用長嘴訶子湯治療。

  總之,當診斷不夠明確,而有懷疑時,可以用這種試驗性的治療方法,如反應良好,則診斷可以明確。當然,這種方法的應用,要比較小心,不能隨便試用,而對於急症更不宜應用。

  二、治療

  藏醫的治療方法豐富多采,根據不同的病症,靈活運用。

  (一)藥物治療

  根據藏醫的理論,人體由三因素,即隆、赤巴、培根構成,三者之間在正常情況下保持協調和平衡狀態,疾病是由於這三者失去協調與平衡。用藥物治療的目的,就是要矯正這種不協調狀態,重新恢復平衡。另外,以疾病的性質而言,大致可以分成寒熱兩大類型,藥物也有寒熱屬性的不同,利用這種特性,來糾正疾病的寒熱偏勝,達到治病的目的。

  在用藥物治療時,藏醫主張用藥引子,以便把所用的製劑引向患病的部位,例如用白糖做為藥引子治療單純性的熱病,也就是不雜有其他合併症者;用紅糖塊做引子治療寒性病;甲蜂蜜做引子以治療培根病或黃水病等等。

  除藥引子之外,對藥物的服法也有講究,以保證較好的療效。比如說,丸藥一般是用開水送服,其中寒性病用熱開水吞服;熱性病則反之,用涼開水送服;至於混合型的病症,亦即寒熱兼有的,就用溫開水送服。凡隆病宜用動物骨熬的湯送服,赤巴病宜用獐牙菜湯送服,而培根病則宜用芫荽子熬的湯送服等。

  對於服藥的時間,藏醫也比較講究,尤其要注意與進食時間互相配合,以獲得最佳的療效。

  此外,用藥物治療還要注意在複雜病症中的用藥原則,要分清病症的主次及標本。比如,人體內部的各種病症,應當先調理脾胃,以改善身體的營養狀態,因為脾胃是身體抗力的根本;對心、大腸、命脈這三種患病者,應該以調理隆的協調為主;而對胃、脾,腎這三者的病症,應以調理培根的協調為主;對肺、肝、膽三者的病症,應以調理和清理體內的熱為主,這樣才能取得應有的療效。

  (二)放血療法

  這是藏醫治療學中一種頗具特色的治療技術,具有較好的療效。施行放血療法必需嚴格掌握適應症、放血時間、部位、手術過程及放血量等等。

  適應症:放血療法適用於熱性病症及體質壯實的患者。如瘟病、波動熱、擴散傷熱、癤腫、丹毒、黃水病、麻風病、瘡瘍症等等。而有一些病症則不宜用放血療法,如偏寒性病症,象浮腫、胃火不足的胃寒消化不良、隆病及培根病,對於孕婦、虛弱、產後、小兒、七十歲以上老年人等,均為禁忌之列。

  放血時機:根據病情和病種的不同,大致可分為早期、中期和晚期這三種不同時機進行治療。凡是熱性病早期,應在熱症才起,熱勢亢盛的時期,及時放血。有些病則在病程的中期,當寒戰才停,身體才感麻重之時,就及時刺血,放出惡血,以免熱性擴散,難以控制。而在血病及赤巴病過程中,病血已散佈在脈道之中,或因飲食不當而有餘熱未消,已散佈於脈道,雖屬晚期,也可放血治療。

  放血時,如流出液色黃而稀,甚或有泡沫、粘液者,均為歹血病血。如果放出的血色鮮紅且較稠者,則顯然不是病血,不能再放。至於放血多少合適,也要根據病情和病人的一般情況而定,一般病人體質較壯實者,可略多放些。放血後,一旦病血流盡,一現好血,即應該停止,勿放血過多。

  藏醫放血過程:分為鼓脈、進刀、察血、掌握出血量等步驟。所謂鼓脈法,就是設法使血流旺盛,這需要在放血前三天先服一些藥如三果湯(由訶子。毛訶子、余甘子組成),目的是把病血和好血分開。放血前應溫暖軀體,待血流旺暢時,用扁形細繩捆紮放血以上部位。放血進針的穴位都有固定,要避開要害部位及命脈部位。

  (三)灸法

  藏醫灸法歷史悠久。由敦煌石窟出土的“藏醫灸療法”殘卷中,可以看到,早在西元7世紀,藏醫學中己廣泛應用灸療法治療各種各樣的疾病。當時用灸法也可治療各種熱性病,甚至象赤巴症、瘟疫病等。可見灸療法在藏醫中是有一個發展過程的。

  藏醫做灸的材料,主要是艾葉。一般在秋天擇吉日採集艾葉,待幹後,用棍把它打碎,再把它揉成團。艾絨團的大小看所灸的部位不同而有差別,一般作成下寬上尖的圓錐體,便於點燃。如果灸四肢大關節部位,則艾炷大如拇指;當用來灸頭部及四肢者,則小一些,有如小指節。如用於軀體一般穴位,則艾炷應做成羊糞大小。此外,還可做成豌豆大小、訶子般大小,用於兒童。也有做成艾絨條者。

  目前,艾灸一般已不用於熱性病,而多用於寒性病,特別是胃火衰微、消化不良、浮腫、水腫、痞塊、寒性膽病、頭部及四肢的黃水病、炭疽、瘰鬁病、虛熱病、神經錯亂、癲癇、健忘以及熱性病的恢復期。凡是由培根、隆病轉化的寒性病症,均宜用灸療法,療效均較滿意,尤其是黃水病、脈病,效果最好。

  藏醫施灸,一般都有固定的穴位。穴位可分為兩類,一類與漢族中醫的“阿是穴”相似,就是根據病人自訴疼痛的穴位,痛點即是施灸所在的穴位。另一大類則是分佈在全身各個部位的固定穴。

  具體施灸時,是將艾炷放在穴位上,點燃之後,病人取靜坐或靜臥姿式,切勿隨意移動,直到完成所欲達到的壯數。所謂“壯”,就是指一個燃著的艾炷在燒著後,到病人感覺灼熱,甚至略有些疼痛,就應移去,是為一壯。根據病情的需要,各種病所需的壯數也不一樣,因而也有不同的灸法,主要區別在於灸療壯數的差異,具體有:

  煮法:凡慢性的頑症,如瘰鬁、痞塊、癰癤等,一般需灸20壯以上;

  燒法:適應症範圍為心風病、黃水病等,一般需灸15壯;

  烤法:適用於隆病、蟲症、大小便秘閉不通者,一般需灸57壯;

  擬法:所用艾炷較小,大致與豌豆大小差不多,多用於兒童患者,一般只灸1次。

  此外,對於產後、瀉症等症病後,都只能灸3次左右,過多則有危害。

  灸療法施術之後,讓病人稍停片刻,再活動散步,最好當晚不再飲過多的水,以免影響灸熱。另外,還應注意在飯後不要馬上施灸,否則療效不佳。

  (四)催吐法

  催吐法就是利用服用藥物導致嘔吐的一種療法。它也有自己的適應症和禁忌症。

  適應症包括積食不化,胃中或上脘痞積,誤食毒物以及腹中寄生蟲上逸至口中而又返回腹內,還有胃中各種培根,包括紫痰、灰痰等等,用吐法皆可收到較好效果。

  吐法的禁忌症,主要是體弱年老、妊婦、小兒,均不可用。至於誤服毒物,如時間已久,則毒物已不在胃中,不可再催吐。

  施行吐法之前,需要事先做點準備工作。一般可以用油脂塗搽全身,如是熱症可用新鮮酥油,寒症則用植物油,但腹部可少塗或不塗。並令患者安靜休息片刻。

  吐法的具體實施,是在黎明時,飲下湯藥,飲後立即漱口,然後端坐,不要講話,也不要受涼,應該穿暖。如果開始感到噁心,要稍加抑制,忍耐,而不要立即低頭吐出,可回吞口中分泌物一二次,然後低頭吐出。如果感到頭昏、膝部發抖,應觀察吐出物內容。

  如果光噁心而未能吐出,應該用雞毛探吐,掃動咽部,或用手指摸喉部,當可立即嘔吐。吐出物的內容,一般以水樣液為好,粘液樣的差一些。吐出量如達到2升,表明已全吐出,效果較好,如果是1升,效果也不差,如只有半升,效果就差一點。

  催吐是一種較劇烈的治療,有時會發生一些反應,應當予以密切注意。例如吐出大多,連膽汁也逸出,要用石榴子、熊膽、紅花各等分的藥末內服。如果吐出物中有血,應急以熊膽、朱砂、豌豆花、大黃、白糖研末,用紫草茸煎的湯送服。

  嘔吐後,應當平臥休息,或倚靠椅背休息,並用清水漱口,房中應用香附、新酥油焚煙薰之。還可飲服光明鹽水,以清除引吐劑之藥力。吐後,胸中一般頓覺輕快,口味香鬱,效果明顯。

  (五)搽塗外敷法

  搽塗療法,是藏醫中比較特殊的一種方法,因為這是一種通過外塗以治療體內病症的方法,簡便易行,在民間也常應用。

  藏醫認為,搽塗療法對身體具有補養的作用,它的適應症也不少,大約包括皮膚粗糙,出血所致精血虧虛不足,體力虛衰,年邁體弱,思考過度,視力衰減,精神不暢,勞累過度,失眠等,都可以用此法治療。

  搽塗療法也有禁忌症,凡食不消化、皮膚病、痘疹、大腿僵直、服珍寶藥而中毒、胃氣衰微,以及水腫、培根等病,均不宜用搽塗療法,以免產生不良後果。

  搽塗法常與按摩療法結合,也即先搽抹,然後加以按摩或摩擦。

  常用的搽藥為油脂類,其次是軟膏。

  罨敷法又稱外敷法,藏醫早就應用這種方法治病。早在《四部醫典》中,藏醫就應用冷敷和熱敷等方法來治療。其適應症有培根型、隆型的消化不良、內臟絞痛、黃水病、血病等,而其禁忌症則有浮腫、肝病黃疸、羊毛疫、麻瘋、水腫病、肥胖症、痘疹等。其中,冷敷法一般多用於發熱病;熱敷法多用於風寒引起的疼痛。

  (六)藥浴療法

  這種療法也是藏醫學較特殊的一種治療手段。藥浴療法的適應症包括:四肢強直或拘攣、跛行、癤腫、炭疽、婦女病、黃水積存在肌肉和關節,關節炎所致強直、駝背、彎腰。

  藥浴最常用的是水浴。水浴有兩種:一是取天然溫泉水做藥水浴。這是因為溫泉中含有各種礦物質,有利於某些病症的恢復。對於風濕肌肉關節疼痛、癤痛、關節強直、弓背彎腰、肌肉乾瘦等均有一定療效。另一種是五味甘露湯。由圓柏葉、黃花杜鵑葉、水柏枝、麻黃、叢生亞菊(青蒿)組成。每份至少用藥1斤,將所有草藥放入大鍋中,加滿水煮熬至水剩半量,再取出藥水;剩渣再加滿水熬,十去其六,再取藥液;然後第三次加滿水,熬剩十分之三,把三次所得藥液放在一起,以供藥浴之用。用這種藥水洗浴,以13周為一療程,患者可根據自己的病情掌握。洗浴時最好溫度適宜,不過熱,不太涼,浴洗過程中,如水溫下降,應再適當加溫,取舒適為度。為加強藥力,每隔幾天要再加入一些新煎的浴液,以保證療效。

  除上述藥液洗浴外,還可視病情酌加其他藥物,以加強藥效。如因血盛而頭暈者,可用白檀香、紫檀香、硫黃各3錢,研細末加在浴液中;因受風寒之邪而致消化不良者,可加寒水石、蓽茇、薑等研末加入藥液中,視情況而定。

  還有一種蒸汽藥浴,系將上述藥液放入浴盆,盆中置小木凳,上蓋棉布,患者坐凳上,或不用小凳而直接坐盆中也可。此種方法與洗浴之作用相似。

  除水浴外,還可用“縛浴法”,其法是將上述藥物放入布制小袋中,包好並捆縛在患部,也可起到與藥水浴同樣的作用。但這種方法只適用於病患部位較為局限者,全身性疾患則仍以藥水浴為宜。縛浴法分清熱及祛寒兩種,清熱所用藥物有芝麻油調糧食作物粉面,或各種植物清香鮮花也可;祛寒藥則多用動物糞如鼠糞、鴿糞或酒煎動物骨均可。

  (七)食療及養生

  藏醫的治療系統中,還有一種飲食療法,受到高度的重視。可能是受到唐代漢族中醫傳入藏區的醫學思想的影響,藏醫也曾提出;人患病時,最好首先用調理飲食的方法,進行治療,並注意起居養生。當飲食療法失敗後,才去尋求其他療法。

  藏醫對飲食與身體健康及疾病的關係,非常重視,並且有較明確的規定。傳統的觀念認為食物大致可分為穀物、油脂、肉類、綠葉蔬菜和液態食物這幾類。

  穀物指稻米、小米、蕎麥、青稞等等,這類食物可增加人體的精液,因為穀物都是甘味的,也易於消化。如大米屬輕性,可使體內隆、赤巴和培根減少,而使精液增多,可治療身體的肌肉鬆弛。骨折時應吃小米,但小米可使體內的炎症加劇。

  豆類的本性輕而甘、涼,治腹泄,可增加體內的血、赤巴和脂肪。除食用以外,還可用豆粉搽身。芝麻性寒,可增加體內精液,治療隆病。

  油脂類性涼、重、味甘,對身體有補養作用,體弱、婦女及老年人更需要。酥油本性涼,使人氣色好,精力充沛,但陳酥油使人健忘,體力衰微。藏醫重視油脂類食物,與民族習慣及高寒地勢的自然條件有關。

  肉類也是藏族常用食物,認為其藥性涼、輕而粗,但平原上,的動物肉的藥性溫而重,前者治療培根發熱症,後者對胃痛、背痛均有療效。死動物的肉有毒,不能食用。

  綠葉蔬菜如生長在乾燥地區,是溫而輕的,但生長在潮濕地區者則藥性涼而重。前者可治腎病和風濕病,而後者則可治療發熱性疾病。

  在液態食物中,藏族最重視奶類和水的治療作用。認為牛奶味甘,使人面色紅潤、皮膚有光澤,藥性涼而重,可產生培根。奶牛的奶可治肺結核,對眩暈、咳嗽、口渴、饑餓、尿頻等,都有一定療效。

  山羊奶藥性輕,可治呼吸困難,腹瀉及因發熱而出血的疾病。

  生奶藥性重而涼,剛擠出的奶有如甘露,營養極好,但純奶並不容易消化。

  藏醫也非常重視水的醫療作用。認為可供醫用的水有雨水、雪水、河水、泉水、井水、海水、森林水。其中雨水的品質最好,因為它在降落的過程中,與日光、月光和風接觸過,是有活力的,可以提神,輕似甘露。當然,最好是在開闊地區,用乾淨的容器收集的,其治療品質最好。混濁的雨水或摻入雜物,又不見日光、月光的,則不能做醫療用。

  涼水可以治療酒精中毒、昏迷、噁心、頭暈。沸水涼後藥性輕,對赤巴病人有益。

  藏醫認為,酒精可助消化,有助於消化之火,其藥性甘、酸、辛,可治失眠,也可治多眠症。適量飲酒,對瘦削的人有益健康;老酒對隆病、培根病有益。但飲用過多,則等於是飲毒藥。

  藏醫對老年人的營養尤其重視,認為應該常用補養法,其方由寒水石、茅羔菜、黃精、天冬、手掌參等組成,研末後,加入蜂蜜、紅糖、酥油,製成丸藥,長年服用。

  藏醫還很強調依據季節來調整起居飲食,適應環境,以達到養生長壽的目的。除了按天氣的寒熱溫涼增減衣著,趨暖避寒等一般性常識以外,還要注意及時調理飲食,與季節相適應,才能增強體質,提高抗病能力。

  如在冬季,應當食飽,多吃酸、甘、鹹味食物,芝麻油可塗搽,肉湯及油膩食物也可適當多吃,至春季,胃火不如冬季熾盛,消化力稍減,應多吃苦、辣、澀三味食品,如陳青稞、乾燥地區畜肉、飲用蜂蜜,可用豆類粉面搽塗身體。至夏暑季節,宜吃輕性、甘性及涼性食物,不吃鹹、辣、酸等味;及至長夏,也即夏未季節,高原雨季來臨,胃火稍衰,反而要食用甘、酸、鹹三味,並適當飲用乾燥地區植物所釀之酒。及至秋季、食物應以甘、苦、澀味為本。總之,飲食應根據季節進行調整,切忌一成不變,更不要食用與季節相抵觸的食物,以免有礙健康。至於各類食物的性和味,早在《四部醫典》中就有詳細論述。

 


發布時間: 2007-09-18 18:04:58

會員專區
會員名: 密碼:  忘記密碼
泰國十大中藥行
  衛元堂藥行
  億成豐藥行
  桂林園藥行
  林祥興藥行
  林天成藥行
  福安堂藥行
  同仁堂藥行
  劉宜春藥行
  振隆昌藥行

  聯華藥行

泰國十大中藥廠家

  雲生制藥廠
  寳芝堂制葯厰
  李万山藥廠
  青山制藥廠
  華佗制藥廠
  東京制藥廠

  曼谷永華藥廠

  美麗制藥廠
  宏興制藥廠
  神丹制藥廠

泰國十大慈善機構

  百姓慈善總會
  報德善堂
  中華贈醫所
  崇德善堂
  明蓮佛教社
  曼谷獅子會
  泰國中醫總會
  泰國廣肇醫院
  道德善堂

  天華醫院 

     各國傳統醫學      
  五族醫學
  東洋醫學
  馬里醫學
  印度醫學        
  泰國醫學
  越南醫學

  蒙古醫學

  阿聯酋醫學
  斯里蘭卡醫學
  韓國傳統醫學
  壯族醫學

  藏族醫學

     泰國十大特產
  泰國野葛根
  甲猜楠

  泰南燕窩

  蜥蜴皮珍珠魚皮

  鱷魚肉 鱷魚皮

  鴕鳥 鴕鳥皮

  水果之王榴槤
  水果之後山竹
  泰国大米
  泰國絲綢

Copyright © 2007  泰國國際新中醫學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曼谷邁的集路,瑞林園街66-68 號 心聯禮拜堂斜對面

Email: gjxzy@hotmail.com  电话:02-2227359  传真:02-6275184  手提电话:086-9013388
Designed By 
www.fristwe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