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中醫學的哲學基礎

哲學是人們對於整個世界(自然、社會和思維)的根本觀點和體系,即研究世界觀的學問,是對自然知識和社會知識的概括和總結。科學是自然、社會和思維的知識體系。科學離不開理論思維,離不開世界觀的指導。所以,哲學和科學之間存在著相互依賴、相互影響的密切關係。醫學是研究人類生命過程以及同疾病作鬥爭的一門科學體系,屬於自然科學範疇。自然科學與哲學的關係是特殊和普通的辯證關係。醫學研究生命運動的特殊規律,而哲學則研究自然、社會和思維發展的普通規律。要探索生命的奧秘和健康與疾病的運動規律,醫學就必須以先進的哲學思想為建構自己理論體系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中醫學屬於中國古代自然科學範疇,以中國古代樸素的唯物論和自發的辯證法思想即氣一元論、陰陽學說和五行學說為哲學基礎,來建構理論體系,並使之成為中醫學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氣是中國古代哲學範疇系統中一個最重要的最基本的範疇,是中華民族獨有的普遍的範疇。氣一元論,又稱元氣論,對中國傳統文化具有極其深刻的影響,成為中國古人認識世界的自然觀。

陰陽學說是在氣一元論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是中國古代關於對立統一規律的認識,氣是陰陽對立的統一體,物質世界在陰陽二氣的相互作用下,不斷地運動變化。

五行學說是中國古代樸素的普通系統論,和陰陽學說一樣,著眼於事物的矛盾作用,著眼於事物的運動和變化,從事物的結構關係及其行為方式,探索自然界物質運動動態平衡的中國古代哲學認為:氣是天地萬物統一的基礎,是世界的本原。它以氣為最高哲學範按著氣——陰陽——五行的邏輯系統,揭示了世界萬物包括生命的本質,闡明了世界運動變化。

中醫學繼承和發展了中國古代哲學的氣一元論、陰陽學說和五行學說,用以闡明人類生命活動和外界環境的關係,疾病發生、發展及其防治規律,以及增進健康、延年益壽和提高勞動能力的措施等,建立了中醫學的氣一元論、陰陽學說和五行學說。

中醫學是中國古代的一門比較系統的學科,在探索人體生命運動規律時,把當時先進的哲學理論和醫學理論熔鑄成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屬於自然哲學形態。但中醫學是在古代醫學中遠較古希臘古羅馬醫學理論完善且醫術高超的自然哲學,它以氣一元論、陰陽學說和五行學說為自己的哲學基礎,運用綜合思維方式分析和解決醫學理論和醫療實踐,體現出中國傳統文化的特點。時至今日,還無法用分析手段使其脫離自然哲學而成為獨立存在的實證醫學。因此,要學習和研究中醫學,就必須弄懂中醫學中所包含的哲學內容。做到這一點,才能深刻理解中醫學理論的本質和特點。

 

                               第一節 氣一元論

中國古代哲學的物質觀,從五行的多元論到陰陽二氣的二元論,最終統一於氣的一元論。誠如《河洛原理》所說,“太極一氣產陰陽,陰陽化合生五行,五行既萌,遂含萬物”。

陰陽五行始終被置於中國古代哲學的最根本最高的氣範疇之內,即使在陰陽五行學說的極盛時代,也沒有成為宇宙觀的主體,往往是氣一元論宇宙觀的構成部分。所以天地萬物“本是一氣,分而言之則曰陰陽,又就陰陽中細分之則為五行。五氣即二氣,二氣即一氣”(宋·吳澄《答人問性理》)。天地萬物皆本於氣,人亦因氣而生。氣是構成天地萬物以及人類生命的共同的本始物質,人的生死、物之盛毀,都是氣聚散變化的結果。故曰:“人之生,氣之聚也。聚則為生,散則為死。……故萬物一也”(《莊子·知北遊》)。人與天地之氣通為一氣,“人之生也,因陰陽五行之氣而有形,形之中便具得陰陽五行之理,以為健順五常之性”(吳澄《答田副使第二書》)。總之,中國古代哲學用氣一元論的單一物質概念,說明了世界的物質本原,肯定了世界的物質性。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物質(氣)的不同形態,世界上一切現象都是根源於物質(氣)的,這是中國古代唯物主義哲學的基本理論。

總之,氣一元論是中醫古代哲學中最根本最重要的哲學思想,是一種動態的、有機的宇宙觀,濃縮地反映出中華民族的特有傳統。

一、氣的基本概念

中國古代哲學的氣一元論應用於中醫學領域,成為中醫學認識世界和生命運動的世界觀和方法論,與醫學科學相結合,形成了中醫學的氣一元論。

(一)氣的哲學含義

氣,是中國古代哲學標示物質存在的基本範疇,是運動著的、至精至微的物質實體,是構成宇宙萬物的最基本元素,是世界的本原,是標示著佔有空間、能運動的客觀存在。氣是中國古代對世界本原的粗淺認識,從雲氣、水氣到量子、場,無不涵蓋其中,可謂“至大無外”,“至小無內”。

但在中國古代哲學上,氣又是一個涵蓋物質與精神、自然與社會的哲學範疇,其內涵既是客觀存在的實體,又是主觀的道德精神,相容並包,錯綜複雜。

哲學的物質概念是標誌客觀實在的哲學範疇,是世界上一切現象(自然和社會)的根本特性的最高概括,是指不依賴人的感覺而存在的客觀實在。運動是物質的根本屬性。自然界和社會的一切現象,都是運動著的物質的各種不同表現形態。意識是物質高度發展的產物。哲學的物質概念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不能把它同自然科學中關於物質的特殊屬性、結構和形態的學說相混淆。哲學的物質概念是永恆的,既不會陳舊也不會改變,只會隨著實踐和科學的發展而不斷豐富。但是,對具體科學的物質的概念、屬性、結構和形態的認識,則是隨著實踐和科學的發展而不斷改變和深化著的。

氣作為哲學範疇是人們對世界物質本質及其現象的高度概括,是天地萬物統一的基礎,是生成萬物的本原,天地萬物存在的根據。它不是某一具體的物質形態,而是一個抽象的、一般的範疇。限於古代中國的科學發展水準,中國古代哲學對氣的認識便不可避免地帶有樸素直觀的特性,以具體物質形態的氣體為模型,構想了氣的聚散、絪緼、升降、振盪等運動形式,把氣又規定為具有動態功能的客觀實體,氣又成為一種具體的特質形態,從而把自然科學的具體物質概念與哲學的物質概念並用。因此,氣範疇具有抽象與具體、一般與個別的雙重意義,此為中國古代哲學氣範疇的重要特點之一。此外,氣範疇是一種整體的本原性的概念而不是結構性的物質概念,這又是其另一特點。

中國古代哲學氣一元論學說是隨著社會的發展而不斷地完善、豐富和發展的。及至近代,鴉片戰爭之後,隨著西學東進,中國哲學氣範疇的發展表現出與古代不同的特色,氣範疇被賦予了近現代科學的說明與規定,視氣為光、電、質點、原子、量子、場等,現代理論物理學界更趨向以“場”釋氣。因此氣由抽象的物質概念,越來越趨向於某種特定的具體存在,其抽象性、普遍性的程度越來越低。其所包含著的抽象性與具體性、普遍性與個別性的內在矛盾更加明顯。這種變化反映在中醫學中,氣範疇的哲學功能不斷地淡化,並傾向於被陰陽五行學說取而代之。

(二)氣的醫學含義

中醫學以氣一元論為其宇宙觀和方法論,因此,中醫學理論體系也必然體現出中國古代哲學氣範疇的特點。中醫學在闡述生命運動的規律時,往往是抽象的哲學概念和具體的科學概念並用,注重整體生理功能的研究而忽視人體內部結構的探討,具有鮮明的整體性和模糊性。

中醫學的氣具有抽象的哲學範疇和具體的科學概念雙重意義。在中醫學氣一元論中,氣作為哲學範疇的含義已如上述。作為醫學科學中具體的科學的物質概念,在中醫學理論體系,就生命物質系統——氣、血、精、津、液而言,氣是構成人體和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活力很強、運動不息、極其細微的物質,是生命物質與生理機能的統一。在生命物質系統的各種具體的物質概念中,氣是最大的概念。

二、氣一元論的基本內容

氣一元論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自然觀體系,其蘊含的內容極其豐富。在此,僅就其中與中醫學關係密切者簡介如下。

(一)氣是構成萬物的本原

寰宇茫茫,生物吐納,有一種有形無形而存在的東西,中國古代哲學稱之為氣。在中國傳統哲學中,宇宙又稱天地、天下、太虛、寰宇、乾坤、宇空等等。氣通常是指一種極細微的物質,是構成世界萬物的本原。古代唯物主義哲學家認為“氣”是世界的物質本原。東漢·王充謂“天地合氣,萬物自生”(《論衡·自然》)。北宋·張載認為“太虛不能無氣,氣不能不聚而為萬物”(《正蒙·太和》)。氣是一種肉眼難以相及的至精至微的物質。氣和物是統一的,故曰:“善言氣者,必彰於物”(《素問·氣交變大論》)。氣是世界的本原,是構成宇宙的元初物質,是構成天地萬物的最基本元素。“太虛寥廓,肇基化元,萬物資始,五運終天,布氣真靈,摁統坤元,九星懸朗,七曜周旋,曰陰曰陽,日柔曰剛,幽顯既位,寒暑弛張,生生化化,品物咸章”(《素問·天元紀大論》引《太始天元冊》語)。《內經》稱宇宙為太虛,在廣闊無垠的宇宙虛空中,充滿著無窮無盡具有生化能力的元氣。元氣(即具有本原意義之氣)敷布宇空,統攝大地,天道以資始,地道以資生。一切有形之體皆賴元氣生化而生成。元氣是宇宙的始基,是世界萬物的淵源和歸宿。氣是構成宇宙的本始物質,氣本為一,分為陰陽,氣是陰陽二氣的矛盾統一體。“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雲出天氣”(《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天氣”是自然界的清陽之氣,“地氣”是自然界的濁陰之氣。陰氣濁重,降而凝聚成為有形的物體,構成了五彩繽紛的大地;陽氣清輕,升而化散為無形的太虛,形成了蒼莽的天宇。天地陰陽之氣上升下降,彼此交感而形成天地間的萬事萬物。“本乎天者,天之氣也。本乎地者,地之氣也。天地合氣,六節分而萬物化生矣”(《素問·至真要大論》)。總之,氣是物質性的實體,是構成自然萬物的最基本元素。

人類是整個世界的特殊組成部分,是自然的產物。人與自然有著密切的關係。在中國哲學史上,周、秦以前稱“天”或“天地”為自然,從《淮南子》始方有宇宙的觀念,“往來古今謂之宙,四方上下謂之宇”(《淮南子·齊俗訓》)。宇宙便是物質世界,便是自然界,宇宙觀即世界觀。天人關係問題是中國古代哲學特別是《內經》時代哲學領域激烈爭論的重大問題之一。中醫學從天地大宇宙、人身小宇宙的天人統一性出發,用氣範疇論述了天地自然和生命的運動變化規律。

中醫學從氣是宇宙的本原,是構成天地萬物的要素這一基本觀點出發,認為氣也是生命的本原,是構成生命的基本物質。故曰:“人生於地,懸命於天,天地合氣,命之曰人”(《素問·寶命全形論》),“氣者,人之根本也”(《難經·八難》),“人類伊始,氣化之也。兩間(指天地間——作者注)既有人類,先由氣化,繼而形化,父精母血,子孳孫生”(《景景室醫稿雜存》)。人體是一個不斷發生著升降出入的氣化作用的機體。人的生長壯老已,健康與疾病,皆本於氣,故曰:“人之生死",全賴乎氣。氣聚則生,氣壯則康,氣衰則弱,氣散則死”(《醫權初編》)。

氣是絪緼運動,至精至微的物質,是構成人體和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最基本物質。這種“氣”相對於天地之氣而言,是人體之氣,故又稱“人氣”。人類只要認識人氣的運動變化規律,就能夠認識生命的運動規律,故曰:“通於人氣之變化者,人事也”(《素問‘氣交變大論》)。血、精、津液等亦為生命的基本物質,但它們皆由氣所化生,故稱氣是構成人體和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最基本物質。

“人之有生,一氣而已……氣以成性,而內焉則為人之心,外焉則為人之體。體者氣之充,而心者氣之靈”(吳廷翰《古齋漫錄》)。人的形體和人的思想精神都是氣的產物。中醫學在古代哲學氣論的基礎上從生命科學的角度,認為“人之生死由乎氣”,“惟氣以成形,氣聚則形存,氣散則形亡”(《醫門法律》),即人的形體是由氣構成的,而人的精神意識思維活動也是由物質機體產生的一種氣的活動,故曰:“形者生之舍也,氣者生之元也,神者生之制也。形以氣充,氣耗形病,神依氣位,氣納神存”(《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素問·天元紀大論》),“氣者,精神之根蒂也”(《脾胃論》)。

總之,氣是連續性的一般物質存在,充塞於整個宇宙,是構成世界的本原,是世界統一性的物質基礎。氣是構成萬物最基本的物質要素,萬物是氣可以感知的有形存在形式。氣規定萬物的本質,氣的內涵揭示了氣的物質性和普遍性、無限性和永恆性。

(二)運動是氣的根本屬性

天地之氣動而不息,運動是氣的根本屬性,氣是具有動態功能的客觀實體,氣始終處於運動變化之中,或動靜、聚散,或絪緼;清濁,或升降、屈伸,以運動變化作為自己存在的條件或形式。天地運動一氣,轂萬物而生。《內經》稱氣的運動為“變”、“化”,“物生謂之化,物極謂之變”(《素問·天元紀大論》)。“物之生,從乎化;物之極,由乎變。變化之相薄,成敗之所由也”(《素問·六微旨大論》)。自然界一切事物的變化,不論是動植物的生育繁衍,還是無生命物體的生化聚散,天地萬物的生成、發展和變更、凋亡,無不根源於氣的運動。“氣有勝複,勝複之作,有德有化,有用有變”(《素問·六微旨大論》)。氣有勝複作用,即氣本身具有克制與反克制的能力。氣這種勝與複、克制與反克制的作用,是氣自身運動的根源。氣分陰陽,陰陽相錯,而變由生。陰陽相錯,又稱陰陽交錯、陰陽交感,即陰陽的相互作用。陰陽相錯是氣運動變化的根本原因。換言之,陰陽的對立統一是氣運動變化的根源和宇宙總規律,故曰:“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氣的陰陽對立統一運動,表現為天地上下、升降、出入、動靜、聚散、清濁的相互交感,這是氣運動的具體表現形式。《內經》以“升降出入”四字概之,故曰:“氣之升降,天地之更用也。……升已而降,降者謂天,降已而升,升者謂地,天氣下降,氣流於地,地氣上升,氣騰於天。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變作矣”,“出入廢,則神機化滅;升降息,則氣立孤危。故非出入,則無以生、長、壯、老、已;非升降,則無以生、長、化、收、藏”(《素問·六微旨大論》)。

氣是構成宇宙的物質基礎,氣聚而成形,散而為氣。形和氣是物質存在的基本形式,而形和氣的相互轉化則是物質運動的基本形式。物之生由乎化,化為氣之化,即氣化。形氣之間的相互轉化就是氣化作用的具體表現。氣生形,形歸氣,氣聚則形生,氣散則形亡。形之存亡由乎氣之聚散。氣充塞於太虛之中,·一切有形之物的生成和變化乃至消亡,無不由於氣的氣化作用。所謂“氣始而生化,……氣終而象變”(《素問·五常政大論》)。《內經》不僅在氣化理論的基礎上提出了氣和形相互轉化的思想,而且用陰陽學說闡明形氣轉化的根源。“陽化氣,陰成形’’(《素問·陰陽應象大論》)。陽動而散則化氣,陰靜而凝則成形。陰陽動靜的相互作用,是氣化成形和形散為氣兩種方向相反的運動過程的根本原因。氣至大無外,至細無內。大者,有形之物與太虛之氣之間;小者,每一有形之物內部都存在著形化為氣和氣化為形的氣化作用。中醫學的形氣轉化理論對中國古代哲學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總之,氣是陰陽矛盾統一體。陰陽為固有的兩種對立要素,而不是兩個不同的組成部分,即“陰陽有定性而無定質’’(《張子正蒙注·卷一》)。陰陽矛盾對立形成了氣的永恆的有規律的運動變化。動靜統一是氣的運動性質。氣化運動是動與靜的統一,聚散統一則是氣的存在形式。散而歸於太虛,是氣的無形本體;聚而為庶物之生,是氣的有形作用。聚暫而散久,聚散在質和量上均統一於氣,聚散統一揭示了宇宙萬物氣的統一性。陰陽統一揭示了氣的內在性質,動靜統一描述了氣的存在狀況,而聚散統一則規定著氣的存在形式。

(三)氣是萬物之間的仲介

氣貫通於天地萬物之中,具有可人性、滲透性和感應性。未聚之氣稀微而無形體,可以和一切有形無形之氣相互作用和相互轉化,能夠衍生和接納有形之物,成為天地萬物之間的仲介,把天地萬物聯繫成為一個有機整體。

感應,即交感相應之謂。有感必應,相互影響,相互作用。氣有陰陽是兩,兩存在於一之中。氣是陰陽的對立統一體,陰陽對立的雙方共同組成氣的統一體,它們是一切運動變化的根源。氣之陰陽兩端相互感應而產生了事物之間的普遍聯繫。有差異就有統一,有異同就有感應。“以萬物本一,故一能合異,以其能合異,故謂之感。……陰陽也,二端故有感,本一故能合。天地生萬物,所受雖不同,皆無須臾之不感”(《正蒙·乾稱》)。相互感應和普遍聯繫是宇宙萬物的普遍規律。“感之道不一,或以同而感”,“或以異相應”,“或以相悅而感,或以相畏而感”,“又如磁石引針,相應而感也”,“感如影響,無複先後,有動必藏,咸感而應,故曰鹹速也”(《橫渠易說·下經·鹹》)。陰陽二氣的相互感應產生了天地萬物之間的普遍聯繫,使物質世界不斷地運動變化。這種陰陽二氣相互感應的思想具有樸素的辯證法因素,把人與自然、社會視為一個具有普遍聯繫的有機整體。中醫學基於氣的相互感應思想,認為自然界和人類,自然界的各種事物和現象,人體的五臟六腑與生理功能,以及生命物質與精神活動之間,雖然千差萬別,但不是彼此孤立毫無聯繫的,,而是相互影響、相互作用、密切聯繫的,在差異中具有統一性,遵循共同的規律,是一個統一的有機整體。故曰:“人與天地相參”(《靈樞·經水》)。“天地之大紀,人神之通應也”({素問·至真要大論》)。

三、氣一元論在中醫學中的應用

中醫學將氣一元論理論應用到醫學方面,認為人是天地自然的產物,人體也是由氣構成的,人體是一個不斷發生著形氣轉化的升降出入氣化作用的運動著的有機體,並以此闡述了人體內部氣化運動的規律,精闢地論述了生命運動的基本規律,回答了生命科學的基本問題。如果說,中醫學理論是建立在氣一元論之上的,並不為過。

(一)說明臟腑的生理功能

新陳代謝是生命的基本特徵。人之生死由乎氣,氣是維持生命活動的物質基礎。這種生命的物質——氣,經常處於不斷自我更新和自我複製的新陳代謝過程中。氣的這種運動變化及其伴隨發生的能量轉化過程稱之為“氣化”。“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精歸化,精食氣,形食味,化生精,氣生形……精化為氣”(《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就是對氣化過程的概括。氣化為形、形化為氣的形氣轉化過程,包括了氣、精、血、津、液等物質的生成、轉化、利用和排泄過程。“天食人以五氣,地食人以五味”(《素問·六節髒象論》),是說人體必須不斷地從周圍環境攝取生命活動所必需的物質。否則,生命就無法維持。故曰:“平人不食飲七日而死者,水谷精氣津液皆盡故也”(《靈樞·平人絕穀》)。人體的臟腑經絡,周身組織,都在不同的角度、範圍和深度上參與了這類氣化運動,並從中獲取了所需要的營養物質和能量,而排出無用或有害的代謝產物。人體的氣化運動是永恆的,存在於生命過程的始終,沒有氣化就沒有生命。由此可見,氣化運動是生命的基本特徵,其本質就是機體內部陰陽消長轉化的矛盾運動。

升降出入是人體氣化運動的基本形式。人體內氣的運動稱之為“氣機”。而氣化運動的升降出入是通過臟腑的功能活動來實現的,故又有臟腑氣機升降之說。人體通過臟腑氣機的升降出入運動,把攝人體內的空氣和水穀轉化為氣、血、津、液、精等,完成“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精歸化;精食氣,形食味;化生精,氣生形”的物質和能量的代謝過程。這種氣(元氣)、精(水穀精微)、味(營養物質)、形(形體結構)相互作用的關係,說明了人體的正常生理活動是建築在物質(氣)運動轉換的基礎之上的。臟腑氣化功能升降正常,出入有序,方能維持“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臟;清陽實四肢,濁陰歸六腑”的正常生理活動,使機體與外界環境不斷地新陳代謝,保證了生命活動的物質基礎——氣的不斷自我更新。

氣在於人,和則為正氣,不和則為邪氣。故氣的生理,貴在乎“和”。“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素問·六節髒象論》)。元氣充盛,則能宣發周身,推動氣血之運行,主宰人體臟腑各種功能活動,使精氣血津液生化不息。臟腑經絡之氣機旺盛,從而維持機體內部各器官、系統間活動的相對平衡以及機體與周圍環境的動態平衡。由此可見,人體的生理功能根源於氣,故曰:“人之有生,全賴此氣”(《類經·攝生類》)。

(二)說明人體的病理變化

五臟六腑皆賴氣為之用。氣貴於和,又喜宣通。故曰:“氣血以流,腠理以密”(《素問·生氣通天論》),“氣之不得無行也,如水之流,如日月之行不休”(《靈樞·脈度》),“氣血沖和,萬病不生,一有怫郁,諸病生焉”(《金匱鉤玄·卷一·六鬱》)。凡疾病之表媯篧瞗A順逆緩急,無不因氣所致,所謂“百病生於氣也”({素問·舉痛論》)。故“凡病之為虛為實,為寒為熱,至其病變,莫可名狀,欲求其本,則止一氣足以盡之。蓋氣有不調之處,即病本所在之處也”(《景岳全書·諸氣》)。因此,一切疾病的發生發展都與氣的生成和運行失常有關。

(三)指導診斷和治療

1.診斷方面:中醫診斷學中,四診無一不與氣密切相關。“有諸內者形諸外”(《丹溪心法》),審察五臟之病形,可知真氣之虛實。因此,正氣的盛衰可以從面色、形態、聲音、神志、脈象等方面表現出來。其中以神志和脈象尤為重要。神氣的存亡是生命活動的標誌,神以精氣為物質基礎,是臟腑氣血盛衰的外露徵象。故曰:“神者,正氣也”(《四診抉微》)。“神氣者,元氣也。元氣完固,則精神昌盛無待言也。若元氣微虛,則神氣微去;元氣大虛,則神氣全去,神去則機息矣”(《景嶽全書·傳忠錄·虛實篇》)。故望氣色又可知內臟之盛衰、氣血之虛實、邪氣之淺深。

“寸口者,脈之大會”(《難經·一難》),“脈氣流經,經氣歸於肺,肺朝百脈……氣歸於權衡。權衡以平,氣口成寸,以決死生”(《素問·經脈別論》)。故氣之盛衰可從寸口脈上反映出來。人之元氣為脈之根本,故曰:“脈有根本,人有元氣,故知不死”(《難經·十四難》)。中醫在診斷中,審查“胃氣”如何,是決定疾病順逆、生死的關鍵。有胃氣則生,無胃氣則死。

2.治療方面:中醫學認為,疾病的發生取決於邪氣和正氣雙方的矛盾鬥爭,正氣在發病上居主導地位。故曰:“正氣存內,邪不可幹”,“邪之所湊,其氣必虛”。因此,治療的基則不外乎扶正和祛邪。祛邪為了扶正,扶正即所以祛邪。“氣者,人之根本也”(《難經·》)。治療的目的旨在疏其血氣,令其和平。氣得其和為正氣,失其和為邪氣。治氣貴在於“調”,這堛滿局捸芋A是調和之意,不僅僅是用理氣藥來調暢氣機,而是指通過各種治療方法來調整臟腑的陰陽失調,使機體重新建立陰陽氣血升降出人的動態平衡,即“謹察陰陽之所在而調之,以平為期”。可見氣一元論對治療疾病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四)判斷疾病的預後

應用氣一元論,從形氣關係來判斷疾病的輕重順逆和預後,是中醫診斷學中的重要內容。形以寓氣,氣以充形,“形氣相得,謂之可治”,“形氣相失,謂之難治”(《素問·玉機真髒論》)。若“形盛脈細,少氣不足以息者危。形瘦脈大,胸中多氣者死。……形肉已脫,九候雖調,猶死”(《素問·三部九候論》)。所以,元氣是疾病順逆的根本。

中醫學根據“形神合一”的觀點,強調望神色以決死生。“血氣者,人之神”(《素問·八正沖明論》),“夫色之變化,以應四時之脈……以合於神明也”,“治之要極,無失色脈”(《素問·移精變氣論》)。“見其色而不得其脈,反得其相勝之脈,則死矣;得其相生之脈,則病已矣”(《靈樞·邪氣臟腑病形》)。得神者昌,失神者亡。

脈氣主要是胃氣,是判斷預後的主要依據。“度事上下,脈事因格,是以形弱氣虛死;形氣有餘,脈氣不足死;脈氣有餘,形氣不足生”(《素問·方盛衰論》)。說明了脈有胃氣的。

 

               第二節 陰陽學說

陰陽學說是在氣一元論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中國古代的樸素的對立統一理論,屬於中國古代唯物論和辯證法範疇,體現出中華民族辯證思維的特殊精神。其哲理玄奧,反映著宇宙的圖式。其影響且遠且大,成為人們行為義理的準則。如當今博得世界讚歎的《孫子兵法》是中國古代兵家理論和實戰經驗的總結,其將陰陽義理在軍事行為中運用至極,已達到出神人化的境界。

陰陽學說認為:世界是物質性的整體,宇宙間一切事物不僅其內部存在著陰陽的對立統一,而且其發生、發展和變化都是陰陽二氣對立統一的結果。

中醫學把陰陽學說應用于醫學,形成了中醫學的陰陽學說,促進了中醫學理論體系的形成和發展,中醫學的陰陽學說是中醫學理論體系的基礎之一和重要組成部分,是理解和掌握中醫學理論體系的一把鑰匙。“明於陰陽,如惑之解,如醉之醒”(《靈樞·病傳》),“設能明徹陰陽,則醫理雖玄,思過半矣”(《景嶽全書·傳忠錄·陰陽篇》)。

中醫學用陰陽學說闡明生命的起源和本質,人體的生理功能、病理變化,疾病的診斷和防治的根本規律,貫穿于中醫的理、法、方、藥,長期以來,一直有效地指導著實踐。

一、陰陽的基本概念

(一)陰陽的含義

1.陰陽的哲學含義:陰陽是中國古代哲學的基本範疇。氣一物兩體,分為陰陽。陰陽是氣本身所具有的對立統一屬性,含有對立統一的意思,所謂“陰陽者,一分為二也”(《類經·陰陽類》)。陰和陽之間有著既對立又統一的辯證關係。陰陽的對立統一是宇宙的總規律:陰陽不僅貫穿於中國古代哲學,而且與天文、曆算、醫學\農學等具體學科相結合,—並成為各門具體學科的理論基礎,促進了各門具體學科的發展。陰陽的對立、互根、消長和轉化構成了陰陽的矛盾運動,成為陰陽學說的基本內容。

陰陽與矛盾的區別:陰陽雖然含有對立統一的意思,但是它與唯物辯證法的矛盾範疇有著根本的區別。這種區別表現為:

1)陰陽範疇的局限性:唯物辯證法認為,一切事物內部所包含的對立都是矛盾。矛盾範疇,對於各對立面的性質,除了指出其對立統一外,不加任何其他限定。對立統一是宇宙中最普遍的現象。因此,矛盾範疇適用於一切領域,是事物和現象最抽象最一般的概括。而陰陽範疇不僅具有對立統一的屬性,而且又有另外一些特殊的規定,屬於一類具體的矛盾。陰陽是標誌事物一定的趨向和性態特徵的關係範疇。所以,陰陽儘管包羅萬象,具有普遍性,但在無限的宇宙中,陰陽畢竟是一種有限的具體的矛盾形式,其內涵和外延比矛盾範圍小很多,其適用範圍有;定的限度,僅能對宇宙的事物和現象作一定程度的說明和概括,更不能用以說明社會現象。另外對於唯物辯證法來說,具體矛盾的雙方,如有主有從,何者為主,何者為從,則視具體情況而定。但陰陽學說認為,在相互依存的陰陽矛盾中,一般情況下陽為主導而陰為從屬,即陽主陰從。在人體內部陰陽之中,強調以陽為本,陽氣既固,陰必從之。“凡陰陽之要,陽密乃固……陽強不能密,陰氣乃絕”,“陽氣者,若天與日,失其所則折壽而不彰,故天運當以日光明”(《素問·生氣通天論》)。陽氣是生命的主導,若失常不固,人就折壽夭亡。因此,在治療疾病時,主張、“血氣俱要,而補氣在補血之先;陰陽並需,而養陽在滋陰乏上”(《醫宗必讀·水火陰陽論》)。總之,陰陽學說對矛盾雙方的性態作了具體限定,一方屬陰,一方屬陽,陽為主,陰為從。一般說來,這種主從關係是固定的,這也表現出陰陽學說的特殊性和局限性。

2)陰陽範疇的直觀性:唯物辯證法的矛盾範疇是建立在高度科學抽象的基礎之上的,是宇宙的根本規律。而陰陽範疇,由於當時的科學發展水準的限制,使陰陽範疇還不可能超出直觀的觀察的廣度和深度,不可能具有嚴格科學的表現形式,往往有一定的推測的成分。

2.陰陽的醫學含義

陰陽範疇引入醫學領域,成為中醫學理論體系的基石,成為基本的醫學概念。在中醫學中,陰陽是自然界的根本規律,是標示事物內在本質屬性和性態特徵的範躊,既標示兩種對立特定的屬性,如明與暗、表與堙B寒與熱等等,又標示兩種對立的特定的運動趨向或狀態,如動與靜、上與下、內與外、遲與數等等。

總之,事物和現象相互對立方面的陰陽屬性,是相比較而言的,是由其性質、位置、趨勢等方面所決定的。陰陽是抽象的屬性概念而不是具體事物的實體概念,也是一對關係範疇,它表示各種物質特性之間的對立統一關係。所以說:“陰陽者,有名而無形”(《靈樞·陰陽系日月》)。

(二)陰陽的普遍性、相對性和關聯性

1.陰陽的普遍性:陰陽的對立統一是天地萬物運動變化的總規律,“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不論是空間還是時間,從宇宙間天地的迴旋到萬物的產生和消失.都是陰陽作用的結果。凡屬相互關聯的事物或現象,或同一事物的內部,都可以用陰陽來概括,分析其各自的屬性,如天與地、動與靜、水與火、出與入等。

2.陰陽的相對性:具體事物的陰陽屬性,並不是絕對的,而是相對的。也就是說,隨著肘間的推移或所運用範圍的不同,事物的性質或對立面改變了,則其陰陽屬性也就要隨之而改變。所以說“陰陽二字,固以對待而言,所指無定在”(《局方發揮》)。

陰陽這種相對性表現為:

1)相互轉化性:在一定條件下,陰和陽之間可以發生相互轉化,陰可以轉化為陽,陽也可以轉化為陰。如寒證和熱證的轉化,病變的寒熱性質變了,其陰陽屬性也隨之改變。在人體氣化運動過程中,生命物質和生理功能之間,物質屬陰,功能屬陽。二者在生理條件下,是可以互相轉化的,物質可以轉化為功能,功能也可以轉化為物質。如果沒有這種物質和功能之間的相互轉化,生命活動就不能正常進行。

2)無限可分性:陰陽的無限可分性即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陽之中複有陰陽,不斷地一分為二,以至無窮。如,晝為陽,夜為陰。而上午為陽中之陽,下午則為陽中之陰;前半夜為陰中之陰,後半夜則為陰中之陽。隨著對立面的改變,陰陽之中又可以再分陰陽。

自然界任何相互關聯的事物都可以概括為陰和陽兩類,任何一種事物內部又可分為陰和陽兩個方面,而每一事物中的陰或陽的任何一方,還可以再分陰陽。事物這種相互對立又相互聯繫的現象,在自然界中是無窮無盡的。所以說:“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萬之大不可勝數,然其要一也”(《素問·陰陽離合論》)。這種陰陽屬性的相對性,不但說明了事物或現象陰陽屬性的規律性、複雜性,而且也說明了陰陽概括事物或現象的廣泛性,即每一事物或現象都包含著陰陽,都是一分為二的。

3.陰陽的關聯性:陰陽的關聯性指陰陽所分析的事物或現象,應是在同一範疇,同一層次,即相關的基礎之上的。只有相互關聯的一對事物,或一個事物的兩個方面,才能構成一對矛盾,才能用陰陽來說明,如天與地、晝與夜、寒與熱等等。如果不具有這種相互關聯性的事物,並不是統一體的對立雙方,不能構成一對矛盾,就不能用陰.陽來說明。

(三)劃分事物或現象陰陽屬性的標準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中醫學以水火作為陰陽的徵象,水為陰,火為附,反映了陰陽的基本特性。如水性寒而就下,火性熱而炎上。其運動狀態,水比火相對的靜,火較水相對的動,寒熱、上下、動靜,如此推演下去,即可以用來說明事物的陰陽屬性。劃分事物或現象陰陽屬性的標準是:

凡屬於運動的、外向的、上升的、溫熱的、明亮的、功能的……屬於陽的範疇;靜止的、內在的、下降的、寒涼的、晦暗的、物質的……屬於陰的範疇。由此可見,陰陽的基本特性,是劃分事物和現象陰陽屬性的依據。

(四)氣與陰陽

中醫古代哲學氣一元論認為,氣是世界的本原物質,氣一物兩體,分為陰氣和陽氣。陰陽是氣的固有屬性。氣的運動是陰陽的對立統一運動。中醫學認為,氣是構成人體和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物質基礎。人體之氣按陰陽特性可分為陰陽兩類,把對人體具有溫煦推動作用的氣稱之為陽氣,把對人體具有營養滋潤作用的氣稱為陰氣。氣的陰陽對立統一運動是生命運動的根本規律。

二、陰陽學說的基本內容

(一)陰陽對立

對立是指處於一個統一體的矛盾雙方的互相排斥、互相鬥爭。陰陽對立是陰陽雙方的互相排斥、互相鬥爭。陰陽學說認為:陰陽雙方的對立是絕對的,如天與地、上與下、內與外、動與靜、升與降、出與人、晝與夜、明與暗、寒與熱、虛與實、散與聚等等。萬事萬物都是陰陽對立的統一。陰陽的對立統一是“陰陽者,一分為二也”的實質。

對立是陰陽二者之間相反的一面,統一則是二者之間相成的一面。沒有對立就沒有統一,沒有相反也就沒有相成。陰陽兩個方面的相互對立,主要表現於它們之間的相互制約、相互鬥爭。陰與陽相互制約和相互鬥爭的結果取得了統一,即取得了動態平衡。只有維持這種關係,事物才能正常發展變化,人體才能維持正常的生理狀態;否則,事物的發展變化就會遭到破壞,人體就會發生疾病。

例如:在自然界中,春、夏、秋、冬四季有溫、熱、涼、寒氣候的變化,夏季本來是陽熱盛,但夏至以後陰氣卻漸次以生,用以制約火熱的陽氣;而冬季本來是陰寒盛,但冬至以後陽氣卻隨之而複,用以制約嚴寒的陰。春夏之所以溫熱是因為春夏陽氣上升抑制了秋冬的寒涼之氣,秋冬之所以寒冷是因為秋冬陰氣上升抑制了春夏的溫熱之氣的緣故。這是自然界陰陽相互制約、相互鬥爭的結果。

在人體,生命現象的主要矛盾,是生命發展的動力,貫穿於生命過程的始終。用陰陽來表述這種矛盾,就生命物質的結構和功能而言,則生命物質為陰(精),生命機能為陽(氣)。其運動轉化過程則是陽化氣,陰成形。生命就是生命形體的氣化運動。氣化運動的本質就是陰精與陽氣、化氣與成形的矛盾運動,即陰陽的對立統一。陰陽在對立鬥爭中,取得了統一,維持著動態平衡狀態,即所謂“陰平陽秘”,機體才能進行正常的生命活動。有鬥爭就要有勝負,如果陰陽的對立鬥爭激化,動態平衡被打破,出現陰陽勝負、陰陽失調,就會導致疾病的發生。

總之,陰陽的對立是用陰陽說明事物或現象相互對立的兩個方面及其相互制約的關係。

(二)陰陽互根

互根指相互對立的事物之間的相互依存、相互依賴,任何一方都不能脫離另一方而單獨存在。陰陽互根,是陰陽之間的相互依存,互為根據和條件。陰陽雙方均以對方的存在為自身存在的前提和條件。陰陽所代表的性質或狀態,如天與地、上與下、動與靜、寒與熱、虛與實、散與聚等等,不僅互相排斥,而且互為存在的條件。陽根于陰,陰根于陽,無陽則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陽蘊含于陰之中,陰蘊含于陽之中。陰陽一分為二,又合二為一,對立又統一。故曰:“陰根于陽,陽根于陰”(《景嶽全書·傳忠錄·陰陽篇》)。“陰陽互根……陰以吸陽……陽以煦陰……陽盛之處而一陰已生,陰盛之處而一陽已化”(《素靈微蘊》)。陰陽互根深刻地揭示了陰陽兩個方面的不可分離性。中醫學用陰陽互根的觀點,闡述人體髒與腑、氣與血、功能與物質等在生理病理上的關係。

1.陰陽互根是確定事物屬性的依據:分析事物的陰陽屬性,不僅要注意其差異性,而且還要注意其統一性,即相互關聯性,從差異中尋找同一。雙方共處於一個統一體中,才能運用陰陽來分析說明。如上屬陽,下屬陰,沒有上之屬陽,也就無所謂下之屬陰;沒有下之屬陰,也就無所謂上之屬陽。晝屬陽,夜屬陰,沒有晝之屬陽,就無所謂夜之屬陰;沒有夜之屬陰,也就沒有晝之屬陽。熱屬陽,寒屬陰,沒有熱之屬陽,也就無所謂寒之屬陰;沒有寒之屬陰,也就沒有熱之屬陽。所以說,陽依賴于陰,陰依賴于陽,每一方都以其對立的另一方為自己存在的條件。如果事物不具有相互依存的關聯性,並不是統一體的對立雙方,就無法,分析其陰陽屬性,也就不能用陰陽來說明瞭。

2.陰陽互根是事物發展變化的條件:因為陽根于陰,陰根于陽,陰與陽相互依賴,缺少任何一方,則另一方也就不復存在了。所以事物的發展變化,陰陽二者是缺一不可的。如:就個體的生理活動而言,在物質與功能之間、物質與物質之間、功能與功能之間,均存在著陰陽互根的關係。物質屬陰,功能屬陽,物質是生命的物質基礎,功能是生命的主要標誌。物質是功能的基礎,功能則是物質的反映。臟腑功能活動健全,就會不斷地促進營養物質的化生,而營養物質的充足,才能保護臟腑活動功能的平衡。平衡是中國古代整體思維形態之一。平衡,又稱中和、中道。平衡思維的基本特徵是注重事物的均衡性、適度性。平衡思維在中醫學中作為科學形態,用以論述生命運動的規律。無過無不及謂之平衡,過或不及謂之失衡。陰陽消長穩定在一定範圍內,人體以及機體與環境之間,才能保持正常的平衡狀態。如陰陽消長超越了一定的限度(指維持平衡的限度,即條件),則平衡被打破,在自然界則引起災害,在人體則引起疾病。

在自然界中,四季氣候的變化,春去夏來,秋去冬至,四季寒暑的更替,就是陰陽消長的過程。從冬至春及夏,寒氣漸減,溫熱日增,氣候則由寒逐漸變溫變熱,是“陰消陽長”的過程;由夏至秋及冬,熱氣漸消,寒氣日增,氣候則由熱逐漸變涼變寒,則是“陽消陰長”的過程。這種正常的陰陽消長,反映了四季氣候變化的一般規律。

就人體生理活動而言,各種功能活動(陽)的產生,必然要消耗一定的營養物質(陰),這就是“陽長陰消”的過程;而各種營養物質(陰)的化生,又必然消耗一定的能量(陽),

運動變化是中醫學對自然和人體生命活動認識的根本出發點,這是中醫學的宇宙痚岊[。這種運動變化,包含著量變和質變過程。陰陽消長是一個量變的過程。陰陽學說把人體正常的生理活動概括為“陰平陽秘”、“陰陽勻平”,即人體中陰陽對立的統一、矛盾雙方基本上處於相對平衡狀態,也就是陰陽雙方在量的變化上沒有超出一定的限度,沒有突破陰陽協調的界限,所以人體臟腑活動功能正常。只有物質和功能協調平衡,才能保證人體的正常生理活動。所有相互對立的陰陽兩個方面都是如此相互依存的,任何一方都不能脫離開另一方而單獨存在。如果雙方失去了互為存在的條件,有陽無陰謂之“孤陽”,有陰無陽謂之“孤陰”。孤陰不生,獨陽不長,一切生物也就不能存在,不能生化和滋長了。在生命活動過程中,如果正常的陰陽互根關係遭到破壞,就會導致疾病的發生,乃至危及生命。在病理情況F,人體內的陽氣和陰液,一方的不足可以引起另一方的虧損,陽損可以耗陰,陰損可以耗陽。即陽虛至一定程度時,由於“無陽則陰無以化”,故可進一步損傷體內的陰液而導致陰虛,稱作“陽損及陰”。如長期食欲減退的病人,多表現為脾氣(陽)虛弱,脾胃為後天之本,氣血生化之源,脾氣(陽)虛弱,化源不足,會導致陰(血)虧損,這可稱之為陽損及陰的氣血兩虛證。反之,陰虛至一定程度,由於“無陰則陽無以生”,故又可損傷體內的陽氣而導致陽虛,故稱作“陰損及陽”。如失血病人,由血(陰)的大量損失,氣隨血脫,往往會出現形寒肢冷的陽虛之候,這可稱之為陰損及陽的氣血兩虛證。如果人體內陽氣與陰液、物質與功能等陰陽互根關係遭到嚴重破壞,以至一方已趨於消失,而使其另一方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前提,呈現孤陽或孤陰狀態。這種陰陽的相離,意味著陰陽矛盾的消失,那麼生命也就即將結束了。

3.陰陽互根是陰陽相互轉化的內在根據:因為陰陽代表著相互關聯的事物的雙方或一個事物內部對立的兩個方面,因而陰和陽在一定條件下,可以各向自己相反的方面轉化。陰陽在一定條件下的相互轉化,也是以它們的相互依存、相互為根的關係為基礎的。因為陰陽對立的雙方沒有相互聯結、相互依存的關係,也就不可能各自向著和自己相反的方向轉化。

(三)陰陽消長

消長,增減、盛衰之謂。陰陽消長,是陰陽對立雙方的增減、盛衰、進退的運動變化。陰陽對立雙方不是處於靜止不變的狀態,而是始終處於此盛彼衰、此增彼減、此進彼退的運動變化之中。其消長規律為陽消陰長,陰消陽長。陰陽雙方在彼此消長的動態過程中保持相對的平衡,人體才保持正常的運動規律。平衡是維持生命的手段,達到常閾才是健康的特徵。陰陽雙方在一定範圍內的消長,體現了人體動態平衡的生理活動過程。如果這種“消長”關係超過了生理限度(常閾),便將出現陰陽某一方面的偏盛或偏衰,於是人體生理動態平衡失調,疾病就由此而生。在疾病過程中,同樣也存在著陰陽消長的過程。一方的太過,必然導致另一方的不及;反之,一方不及,也必然導致另一方的太過。陰陽偏盛,是屬於陰陽消長中某一方“長”得太過的病變,而陰陽偏衰,是屬於陰陽某一方面“消’’得太過的病變。陰陽偏盛偏衰就是陰陽異常消長病變規律的高度概括。一般說來,陰陽消長有常有變,正常的陰陽消長是言其常,異常的陰陽消長是言其變。總之,自然界和人體所有複雜的發展變化,都包含著陰陽消長的過程,是陰陽雙方對立鬥爭、依存互根的必然結果。

(四)陰陽轉化

轉化即轉換、變化,指矛盾的雙方經過鬥爭,在一定條件下走向自己的反面。陰陽轉化,是指陰陽對立的雙方,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相互轉化,陰可以轉化為陽,陽可以轉化為陰。陰陽的對立統一包含著量變和質變。事物的發展變化,表現為由量變到質變,又由質變到量變的互變過程。如果說“陰陽消長”是一個量變過程,那麼“陰陽轉化”便是一個質變過程。

陰陽轉化是事物運動變化的基本規律。在陰陽消長過程中,事物由“化”至“極”,即發展到一定程度,超越了陰陽正常消長的閾值,事物必然向著相反的方面轉化。陰陽的轉化,必須具備一定的條件,這種條件中醫學稱之為“重”或“極”。·故曰:“重陰必陽,重陽必陰”,“寒極生熱,熱極生寒”(《素問·陰陽應象大論》)。陰陽之理,極則生變。

但必須指出的是,陰陽的相互轉化是有條件的,不具備一定的條件,二者就不能各自向相反的方向轉化。陰陽的消長(量變)和轉化(質變)是事物發展變化全過程密不可分的兩個階段,陰陽消長是陰陽轉化的前提,而陰陽轉化則是陰陽消長的必然結果。

以季節氣候變化為例,一年四季,春至冬去,夏往秋來。春夏屬陽,秋冬屬陰,春夏秋冬四季運轉不已,就具體體現了陰陽的互相轉化。當寒冷的冬季結束轉而進入溫暖的春季,便是陰轉化為陽;當炎熱的夏季結束轉而進人涼爽的秋季,則是由陽轉化為陰。

在人體生命活動過程中,在生理上,物質與功能之間的新陳代謝過程,如營養物質(陰)不斷地轉化為功能活動(陽),功能活動(陽)又不斷地轉化為營養物質(陰)就是陰陽轉化的表現。實際上,在生命活動中,物質與功能之間的代謝過程,是陰陽消長和轉化的統一,即量變和質變的統一。在疾病的發展過程中,陰陽轉化常常表現為在一定條件下,表證與媄牷B寒證與熱證、虛證與實證、陰證與陽證的互相轉化等。如邪熱壅肺的病人,表現為高熱、面紅、煩躁、脈數有力等,這是機體反應功能旺盛的表現,稱之為陽證、熱證、實證:但當疾病發展到嚴重階段,由於熱毒極重,大量耗傷人體正氣,在持續高熱、面赤、煩躁、脈數有力的情況下,可突然出現面色蒼白、四肢厥冷、精神萎靡、脈微欲絕等一派陰寒危象。這是機體反應能力衰竭的表現,稱之為陰證、寒證、虛證。這種病證的變化屬於由陽轉陰。又如咳喘患者,當出現咳嗽喘促、痰液稀白、口不渴、舌淡苔白、脈弦等脈症時,其證屬寒(陰證)。常因重感外邪,寒邪外束,陽氣閉鬱而化熱,反而出現咳喘息粗、咳痰黃稠、口渴、舌紅苔黃、脈數之候,其證又屬於熱(陽證)。這種病證的變化,是由寒證轉化為熱證,即由陰轉為陽。明確這些轉化,不僅有助於認識病證演變的規律,而且對於確定相應的治療原則有著極為重要的指導意義。

總之,陰陽是中國古代哲學的基本範疇之一,也是易學哲學體系中的最高哲學範疇。中國古代哲學中的一些重要概念、範疇和命題都是以陰陽這一範疇為基礎而展開討論和闡釋的,把陰陽當成事物的性質及其變化的根本法則,將許多具體事物都賦予了陰陽的含義。事物的對立面就是陰陽。對立著的事物不是靜止不動的,而是運動變化的。陰陽是在相互作用過程中而運動變化的。陰陽的相互作用稱之為“陰陽交感”,又名陰陽相推、陰陽相感。交感,交,互相接觸;感,交感相應。互相感應,交感相應,謂之交感。陰陽交感表現為陰陽的對立、互根、消長和轉化。

陰陽的對立、互根、消長、轉化,是陰陽學說的基本內容。這些內容不是孤立的,而是互相聯繫、互相影響、互為因果的。瞭解了這些內容,進而理解中醫學對陰陽學說的運用,就比較容易了。

三、陰陽學說在中醫學中的應用

陰陽學說貫穿于中醫理論體系的各個方面,用來說明人體的組織結構、生理功能、病理變化,並指導臨床診斷和治療。

(一)說明人體的組織結構

陰陽學說在闡釋人體的組織結構時,認為人體是一個有機整體,是一個極為複雜的陰陽對立統一體,人體內部充滿著陰陽對立統一現象。人的一切組織結構,既是有機聯繫的,又可以劃分為相互對立的陰、陽兩部分。所以說:“人生有形,不離·陰陽”(《素問·寶命全形論》)。

陰陽學說對人體的部位、臟腑、經絡、形氣等的陰陽屬性,都作了具體劃分。如:

就人體部位來說,人體的上半身為陽,下半身屬陰;體表屬陽,體內屬陰;體表的背部屬陽,腹部屬陰;四肢外側為陽,內側為陰。

按臟腑功能特點分,心肺脾肝腎五臟為陰,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六腑為陽。五臟之中,心肺為陽,肝脾腎為陰;心肺之中,心為陽,肺為陰;肝脾腎之間,肝為陽,脾腎為陰。而且每一髒之中又有陰陽之分,如心有心陰、心陽,腎有腎陰、腎陽,胃有胃陰、胃陽等。

在經絡之中,也分為陰陽。經屬陰,絡屬陽,而經之中有陰經與陽經,絡之中又有陰絡與陽絡。就十二經脈而言,就有手三陽經與手三陰經之分、足三陽經與足三陰經之別。在血與氣之間,血為陰,氣為陽。在氣之中,營氣在內為陰,衛氣在外為陽等等。

總之,人體上下、內外、表堙B前後各組織結構之間,以及每一組織結構自身各部分之間的複雜關係,無不包含著陰陽的對立統一。

(二)說明人體的生理功能

中醫學應用陰陽學說分析人體健康和疾病的矛盾,提出了維持人體陰陽平衡的理論。陰陽勻平謂之平人。機體陰陽平衡標誌著健康。健康包括機體內部以及機體與環境之間的陰陽平衡。人體的正常生命活動,是陰陽兩個方面保持著對立統一的協調關係,使陰陽處於動態平衡狀態的結果。

陰陽學說在生理學的應用主要是:

1.說明物質與功能之間的關係:人體生理活動的基本規律可概括為陰精(物質)與陽氣(功能)的矛盾運動。屬陰的物質與屬陽的功能之間的關係,就是這種對立統一關係的體現。營養物質(陰)是產生功能活動(陽)的物質基礎,而功能活動又是營養物質所產生的機能表現。人體的生理活動(陽)是以物質(陰)為基礎的,沒有陰精就無以化生陽氣,而生理活動的結果,又不斷地化生陰精。沒有物質(陰)不能產生功能(陽),沒有功能也不能化生物質。這樣,物質與功能,陰與陽共處於相互對立、依存、消長和轉化的統一體中,維持著物質與功能、陰與陽的相對的動態平衡,保證了生命活動的正常進行。

2.說明生命活動的基本形式:氣化活動是生命運動的內在形式,是生命存在的基本特徵。升降出入是氣化活動的基本形式。陽主升,陰主降。陰陽之中複有陰陽,所以陽雖主升,但陽中之陰則降;陰雖主降,但陰中之陽又上升。陽升陰降是陰陽固有的性質,陽降陰升則是陰陽交合運動的變化。人體陰精與陽氣的矛盾運動過程,就是氣化活動的過程,也是

陰陽的升降出入過程:死生之機,升降而已。氣化正常,則升降出入正常,體現為正常的生命活動。否則,氣化失常,則升降出人失常,體現為生命活動的異常。由於陰·陽雙方是對立統一的,所以兩者之間的升與降、出與人也是相反相成的。這是從陰陽運動形式的角度,以陰陽升降出入的理論來說明人體的生理功能的。

不論是物質與功能的矛盾運動,還是生命活動的基本形式,都說明在正常生理情況下,陰與陽是相互對立又相互依存,處於一個有利於生命活動的相對平衡的協調狀態的。如果陰陽不能相互為用而分離,陰精與陽氣的矛盾運動消失,升降出入停止,人的生命活動也就終結了。

(三)說明人體的病理變化

人體與外界環境的統一和機體內在環境的平衡協調,是人體賴以生存的基礎。機體陰陽平衡是健康的標誌,平衡的破壞意味著生病。疾病的發生,就是這種平衡協調遭到破壞的結果。陰陽的平衡協調關係一旦受到破壞而失去平衡,便會產生疾病。因此,陰陽失調是疾病發生的基礎。

陰陽學說在病理學上的應用主要是:,

1.分析邪氣和正氣的陰陽屬性:疾病的發生發展取決於兩方面的因素:一是邪氣。所謂邪氣,就是各種致病因素的總稱。二是正氣。正氣泛指人體的機能活動,常與邪氣對稱。邪氣有陰邪(如寒邪、濕邪)和陽邪(如六淫中的風邪、火邪)之分。正氣又有陰精和陽氣之別。

2.分析病理變化的基本規律:疾病的發生發展過程就是邪正鬥爭的過程。邪正鬥爭導致陰陽失調,而出現各種各樣的病理變化。無論外感病或內傷病,其病理變化的基本規律不外乎陰陽的偏盛或偏衰。

1)陰陽偏盛:即陰盛、陽盛,是屬於陰陽任何一方高於正常水準的病變。

陽盛則熱:陽盛是病理變化中陽邪亢盛而表現出來的熱的病變。陽邪致病,如暑熱之邪侵人人體可造成人體陽氣偏盛,出現高熱、汗出、口渴、面赤、脈數等表現,其性質屬熱,所以說“陽盛則熱”。因為陽盛往往可導致陰液的損傷,如在高熱、汗出、面亦、脈數的同時,必然出現陰液耗傷而口渴的現象,故曰“陽盛則陰病”。“陽盛則熱”,是指因陽邪所致的疾病的性質;“陽盛則陰病”,是指陽盛必然損傷人體的正氣(陰液)。

陰盛則寒:陰盛是病理變化中陰邪亢盛而表現出來的寒的病變。陰邪致病,如納涼飲冷,可以造成機體陰氣偏盛,出現腹痛、泄瀉、形寒肢冷、舌淡苔白、脈沉等表現,其性質屬寒,所以說“陰盛則寒。”陰盛往往可以導致陽氣的損傷,如在腹痛、泄瀉、舌淡苔白、脈沉的同時,必然出現陽氣耗傷而形寒肢冷的現象,故日“陰盛則陽病”。“陰盛則寒”,是指因陰邪所致疾病的性質;“陰盛則陽病”,是指陰盛必然損傷人體的正氣(陽氣)。

用陰陽消長的理論來分析,“陽盛則熱”屬於陽長陰消,“陰盛則寒”屬於陰長陽消。其中,以“長”為主,“消”居其次。

2)陰陽偏衰:陰陽偏衰即陰虛、陽虛,是屬於陰陽任何一方低於正常水準的病變。

陽虛則寒:陽虛是人體陽氣虛損,根據陰陽動態平衡的原理,陰或陽任何一方的不足,必然導致另一方相對的偏盛。陽虛不能制約陰,則陰相對偏盛而出現寒象:如機體陽氣虛弱,可出現面色蒼白、畏寒肢冷、神疲蜷臥、自汗、脈微等表現:其性質亦屬寒,所以稱“陽虛則寒,”

陰虛則熱:陰虛是人體的陰液不足。陰虛不能制約陽,則陽相對偏亢而出現熱象。如久病耗陰或素體陰液虧損,可出現潮熱、盜汗、五心煩熱、口舌乾燥、脈細數等表現,其性質亦屬熱,所以稱“陰虛則熱”,

用陰陽消長理論來分析,“陽虛則寒”屬於陽消而陰相對長,陰虛則熱屬於陰消而陽相對長。其中,以消為主,因消而長,長居其次。

3)陰陽互損:根據陰陽互根的原理,機體的陰陽任何一方虛損到一定程度,必然導致另一方的不足。陽損及陰,陰損及陽:陽虛至一定程度時,因陽虛不能化生陰液,而同時出現陰虛的現象,稱“陽損及陰”。同樣,陰虛至一定程度時,因陰虛不能化生陽氣,而同時出現陽虛的現象,稱“陰損及陽”:“陽損及陰”或“陰虛及陽”最終導致“陰陽兩虛”:陰陽兩虛是陰陽的對立處在低於正常水準的平衡狀態,是病理狀態而不是生理狀態。

臨床上,為了區別陽盛則熱、陰盛則寒和陽虛則寒、陰虛則熱,把陽盛則熱稱作“實熱”,把陰虛則熱稱作“虛熱”,把陰盛則寒稱作“實寒”,把陽虛則寒稱作“虛寒”:至於陽損及陰、陰損及陽乃致陰陽兩虛,均屬虛寒虛熱範疇;陽損及陰,以虛寒為主,虛熱居次;陰損及陽.以虛熱為主,虛寒居次;而陰陽兩虛則是虛寒虛熱並存,且暫時處於均勢的狀態。但是由於這種低水準的平衡是動態平衡,所以在疾病的發展過程中仍然會有主次。

4)陰陽轉化:在疾病的發展過程中,陰陽偏盛偏衰的病理變化可以在一定的條件下各自向相反的方向轉化。即陽證可以轉化為陰證,陰證可以轉化為陽證。陽損及陰和陰損及陽也是陰陽轉化的體現。

在病理狀態下,對立的邪正雙方同處於疾病的統一體中進行劇烈的鬥爭,它們的力量對比是不斷運動變化著的。邪正鬥爭,是疾病自我運動轉化的內在原因,醫療護理是促使轉化的外部條件,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由於陰中有陽,陽中有陰,所以陰證和陽證雖然是對立的,有顯著差別的,但這種對立又互相滲透,陽證之中還存在著陰證的因素,陰證之中也存在著陽證的因素:所以陽證和陰證之間可以互相轉化。

(四)用子指導疾病的診斷

中醫診斷疾病的過程,包括診察疾病和辨別證候兩個方面。“察色按脈,先別陰陽”(《素問·陰陽應象大論》)。陰陽學說用於診斷學中,旨在分析通過四診而收集來的臨床資料和辨別證候。

1.陰陽是分析四診資料之目:如色澤鮮明者屬陽,晦暗者屬陰;語聲高亢洪亮者屬陽,低微無力者屬陰;呼吸有力、聲高氣粗者屬陽,呼吸微弱、聲低氣怯者屬陰;口渴喜冷者屬陽,口渴喜熱者屬陰;脈之浮、數、洪、滑等屬陽,沉、遲、細、澀等屬陰。

2.陰陽是辨別證候的總綱:如八綱辨證中,表證、熱證、實證屬陽;媄牷B寒證、虛證屬陰。在臨床辨證中,只有分清陰陽,才能抓住疾病的本質,做到執簡馭繁。所以辨別陰證、陽證是診斷的基本原則,在臨床上具有重要的意義。在臟腑辨證中,臟腑氣血陰陽失調可表現出許多複雜的證候,但不外陰陽兩大類,如在虛證分類中,心有氣虛、陽虛和血虛、陰虛之分,前者屬陽虛範疇,後者屬陰虛範疇。

總之,由於陰陽偏盛偏衰是疾病過程中病理變化的基本規律,所以疾病的病理變化雖然錯綜複雜,千變萬化,但其基本性質可以概括為陰和陽兩大類。

(五)用子指導疾病的防治

1.指導養生防病:中醫學十分重視對疾病的預防,不僅用陰陽學說來闡發攝生學說的理論。而且攝生的具體方法也是以陰陽學說為依據的:陰陽學說認為:人體的陰陽變化與自然界四時陰陽變化協調一致,就可以延年益壽:因而主張順應自然,春夏養陽,秋冬養陰,精神內守,飲食有節,起居有常,做到‘‘法於陰陽,和於術數”(《素問,上古天真論》)。藉以保持機體內部以及機體內外界環境之間的陰陽平衡,達到增進健康、預防疾病的目的。

2,用於疾病的治療:由於疾病發生發展的根本原因是陰陽失調,因此,調整陰陽。補偏救弊,促使陰平陽秘,恢復陰陽相對平衡,是治療疾病的基本原則。陰陽學說用以指導疾病的治療,一是確定治療原則,二是歸納藥物的性能。

1)確定治療原則

陰陽偏盛的治療原則:損其有餘,實者瀉之。陰陽偏盛,即陰或陽的過盛有餘,為有餘之證。由於陽盛則陰病,陽盛則熱,陽熱盛易於損傷陰液,陰盛則陽病,陰盛則寒,陰寒盛易於損傷陽氣,故在調整陰陽的偏盛時,應注意有無相應的陰或陽偏衰的情況存在。若陰或陽偏盛而其相對的一方並沒有構成虛損時,即可採用“損其有餘”的原則。若其相對一方有偏衰時,則當兼顧其不足,配合以扶陽或益陰之法。陽盛則熱屬實熱證,宜用寒涼藥以制其陽,治熱以寒,即“熱者寒之”。陰盛則寒屬寒實證,宜用溫熱藥以制其陰,治寒以熱,即“寒者熱之”。因二者均為實證,所以稱這種治療原則為“損其有餘”,即“實者瀉之”。

陰陽偏衰的治療原則:補其不足,虛者補之。陰陽偏衰,即陰或陽的虛損不足,或為陰虛,或為陽虛。陰虛不能制陽而致陽亢者,屬虛熱證,治當滋陰以抑陽。一般不能用寒涼藥直折其熱,須用“壯水之主,以制陽光”(《素問·至真要大論》王冰注)的方法,補陰即所以制陽。“壯水之主,以制陽光”又稱壯水制火或滋水制火,滋陰抑火,是治求其屬的治法,即用滋陰降火之法,以抑制陽亢火盛。如腎陰不足,則虛火上炎,此非火之有餘,乃水之不足,故當滋養腎水。《黃帝內經》稱這種治療原則為“陽病治陰”(《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若陽虛不能制陰而造成陰盛者,屬虛寒證,治當扶陽制陰。一般不宜用辛溫發散藥以散陰寒,須用“益火之源,以消陰翳”(《素問至真要大論》王冰注)的方法,又稱益火消陰或扶陽退陰,亦是治求其屬的治法,即用扶陽益火之法,以消退陰盛。如腎主命門,為先天真火所藏,腎陽虛衰則現陽微陰盛的寒證,此非寒之有餘,乃真陽不足,故治當溫補腎陽,消除陰寒,《黃帝內經》稱這種治療原則為“陰病治陽”(《素問·陰陽應象大論》)。

補陽配陰,補陰配陽:至於陽損及陰、陰損及陽、陰陽俱損的治療原則,根據陰陽互根的原理,陽損及陰則治陽要顧陰,即在充分補陽的基礎上補陰(補陽配陰);陰損及陽則應治陰要顧陽,即在充分補陰的基礎上補陽(補陰配陽);陰陽俱損則應陰陽俱補,以糾正這種低水準的平衡。陰陽偏衰為虛證,所以稱這種治療原則為“補其不足”或“虛則補之”。

2)歸納藥物的性能

陰陽用於疾病的治療,不僅用以確立治療原則,而且也用來概括藥物的性味功能,作為指導臨床用藥的依據;治療疾病,不但要有正確的診斷和確切的治療方法,同時還必須熟練地掌握藥物的性能。根據治療方法,選用適宜藥物,才能收到良好的療效。

中藥的性能,是指藥物具有四氣、五味、升降浮沉的特性。四氣(又稱四性),有寒、熱、溫、涼。五味有酸、苦、甘、辛、鹹。四氣屬陽,五味屬陰。四氣之中,溫熱屬陽;寒、涼屬陰。五味之中,辛味能散、能行,甘味能益氣,故辛甘屬陽,如桂枝、甘草等;酸味能收,苦味能瀉下,故酸苦屬陰,如大黃、芍藥等;淡味能滲泄利尿(物質的濃淡對比而言,濃屬陰,淡屬陽)故屑陽,如茯苓、通草;鹹味藥能潤下,故屬陰,如芒硝等。按藥物的升降浮沉特性分,藥物質輕,具有升浮作用的屬陽,如桑葉、菊花等;藥物質重,具有沉降作用的屬陰,如龜板、赭石等。治療疾病,就是根據病情的陰陽偏盛偏衰,確定治療原則,再結合藥物的陰陽屬性和作用,選擇相應的藥物,從而達到“謹察陰陽所在而調之,以平為期”(《素問·至真要大論》)的治療目的。

 

 

第三節 五行學說

醫學對五行概念賦予了陰陽的含義,認為木、火、土、金、水乃至自然界的各種事物都是陰陽的矛盾運動所產生。陰陽的運動變化可以通過在天之風、熱、溫、燥、濕、寒六氣和在地之木、火、土、金、水五行反映出來。中醫學的五行不僅僅是指五類事物及其屬性,更重要的是它包含了五類事物內部的陰陽矛盾運動。

中醫學的五行概念,一是標示著物質世界,不論自然還是生命都是物質形態的多樣性統一;二是標示著一種中國整體思想中的一種多元結構聯繫的思維形態.多元結構聯繫的整體思維是中國古代相關性思維的典型形態之——-這種思維形態在中醫學中獲得了更典型、更充分的表達。中醫學的五行概念,旨在說明人體結構的各個部分,以及人體與外界環境是一個有機整體,屬醫學科學中的哲學概念,與純粹哲學概念不同,

(二)五行與氣、陰陽的關係

1.五行與氣:氣與五行均為中國古代哲學對世界本原認識的哲學範疇。氣範疇說明物質世界的統一性,而五行範疇則說明物質世界的物質形態的多樣性。氣與五行體現出中國古代哲學思想“一”和“多”的辯證統一,萬物本原於一氣,一氣分五行,五行歸於一氣。

2,五行與陰陽:陰陽是宇宙的總規律,是氣本身內在的矛盾要素:氣有陰陽,一氣分五行,故五行也含陰陽。五行的運動也必然受陰陽的制約。陰變陽合而生五行。五行中木火屬陽,金水土屬陰,而五行中每一行又各具陰陽。

二、五行學說的基本內容

(一)對事物屬性的五行分類

1.五行的特性:五行的特性,是古人在長期生活和生產實踐中,對木、火、土、金、水五種物質的樸素認識基礎之上,進行抽象而逐漸形成的理論概念。五行的特性是:

1)“木日曲直”:曲,屈也;直,伸也。曲直,。即能曲能伸之義.木具有生長、能曲能.伸、升發的特性。木代表生髮力量的性能,標示宇宙萬物具有生生不已的功能。凡具有這類特性的事物或現象,都可歸屬於“木”。

2)“火日炎上”:炎,熱也;上,向上。火具有發熱、溫暖、向上的特性。火代表生髮力量的昇華,光輝而熱力的性能。凡具有溫熱、升騰、茂盛性能的事物或現象,均可歸屬於“火”。

3)“土愛稼穡”:春種曰稼,秋收曰穡,指農作物的播種和收穫。土具有載物、生化的特性,故稱土載四行,為萬物之母。土具生生之義,為世界萬物和人類生存之本,"四象五行皆藉土”。五行以土為貴。凡具有生化、承載、受納性能的事物或現象,皆歸屬於“土”。

4)“金曰從革”:從,順從、服從;革,革除、改革、變革。金具有能柔能剛、—變革、肅殺的特性。金代表固體的性能,凡物生長之後,必會達到凝固狀態,用金以示其堅固性。引申為肅殺、潛能、收斂、清潔之意。凡具有這類性能的事物或現象,,均可歸屬于“金”。

5)“水曰潤下”:潤,濕潤;下,向下。水代表凍結含藏之意,水具有滋潤、就下、閉藏的特性。凡具有寒涼、滋潤、就下、閉藏性能的事物或現象都可歸屬于"水”。

由此可以看出,醫學上所說的五行,不是指木火土金水這五種具體物質本身,而是五種物質不同屬性的抽象概括。

2.事物屬性的五行分類:五行學說根據五行特性,與自然界的各種事物或現象相類比,運用歸類和推演等方法,將其最終分成五大類。其具體推理方法是:

1)類比:類比是根據兩個或兩類事物在某些屬性或關係上的相似或相同而推出它們在其他方面也可能相同或相似的一種邏輯方法。類比也是一種推理方法。類比法,中醫學稱之為“援物比類”或“取象比類”。中醫學五行學說運用類比方法,將事物的形象(指事物的性質、作用、形態)與五行屬性相類比,物象具有與某行相類似的特性,便將其歸屬於某行。如方位配五行、五臟配五行等。方位配五行,旭日東昇,與木之升發特性相類,故東方歸屬於木;南方炎熱,與火之炎上特性相類,故南方歸屬於火。又如五臟配五行,脾主運化而類於土之化物,故脾歸屬於土,肺主肅降而類于金之肅殺,故肺歸屬于金,等等。

2)推衍:推衍是根據已知的某些事物的屬性,推衍至其他相關事物,以得知這些事物的屬性的推理方法。屬中國古代的類推形式,包括平行式推衍和包含式推衍兩種類型。

平行式推衍:與類比思維相比,實際上是發生了量的變化,並沒有改變思維作水方向運動的性質。通常是某種法則或範本的延伸,這種法則、範本與新的推衍物件之間並不存在包含關係。以木行推衍為例,已知肝屬於木,而肝合膽,主筋,開竅於目,故膽、筋、目眥屬於木。他如五志之怒、五聲之呼、變動之握,以及五季之春、五方之東、五氣之風、五化之生、五色之青、五味之酸、五時之平旦、五音之角等等,亦歸於本。根據木行的特性,在人體以肝為中心,推衍至膽、目、筋、怒、呼、握;在自然界以春為中心,推衍至東、風、生、青、酸、平旦、角等。肝與膽、目、筋、怒、呼、握,以及春與東、風、生、青、酸、平旦、角等之間並不存在包含關係,僅是在五臟之肝、五季之春的基礎上發生了量的增加,其他四行均類此。

包含式推衍:包含式推衍又可分為抽象模型推衍和類命題推衍兩種形式。五行學說按木、火、土、金、水五行之間生克制化規律,說明人體肝、心、脾、肺、腎五臟為中心的五臟系統,以及人體與自然環境各不同要素之間的統一性,便是五行結構模型推衍的具體應用。類命題推衍屬中國古代的三段論推理。中國古代的三段論屬“不完整不規範”的推理形式,尚不具備類型或范式的意義。在五行推衍中不若模型推衍應用廣泛,故在此從略。

總之,五行學說以天人相應為指導思想,以五行為中心,以空間結構的五方、時間結構的五季、人體結構的五臟為基本框架,將自然界的各種事物和現象,以及人體的生理病理現象,按其屬性進行歸納,即凡具有生髮、柔和特性者統屬於木;具有陽熱、上炎特性者統屬於火;具有長養、化育特性者統屬於土;具有清靜、收殺特性者統屬于金;具有寒冷、滋潤、就下、閉藏特性者統屬于水。從而將人體的生命活動與自然界的事物和現象聯繫起來,形成了聯繫人體內外環境的五行結構系統,用以說明人體以及人與自然環境的統一性。

五行屬性歸類表

────────────────────┬───┬────────────────────

      自 然 界         │ 五 │       人    體 

──┬──┬──┬──┬──┬──┬──┤   ├──┬──┬──┬──┬──┬──┬──

五音│五味│五色│五化│五氣│五方│五季│ 行 │五臟│六腑│五官│形體│情志│五聲│變動

──┼──┼──┼──┼──┼──┼──┼───┼──┼──┼──┼──┼──┼──┼──

角 │酸 │青 │生 │風 │東 │春 │ 木 │肝 │膽 │目 │筋 │怒 │呼 │握

──┼──┼──┼──┼──┼──┼──┼───┼──┼──┼──┼──┼──┼──┼──

徵 │苦 │赤 │長 │暑 │南 │夏 │ 火 │心 │小腸│舌 │脈 │喜 │笑 │憂

──┼──┼──┼──┼──┼──┼──┼───┼──┼──┼──┼──┼──┼──┼──

宮 │甘 │黃 │化 │濕 │中 │長夏│ 土 │脾 │胃 │口 │肉 │思 │歌 │噦

──┼──┼──┼──┼──┼──┼──┼───┼──┼──┼──┼──┼──┼──┼──

商 │辛 │白 │收 │燥 │西 │秋 │ 金 │肺 │大腸│鼻 │皮毛│悲 │哭 │咳

──┼──┼──┼──┼──┼──┼──┼───┼──┼──┼──┼──┼──┼──┼──

羽 │咸 │黑 │藏 │寒 │北 │冬 │ 水 │腎 │膀胱│耳 │骨 │恐 │呻 │栗

──┴──┴──┴──┴──┴──┴──┴───┴──┴──┴──┴──┴──┴──┴──

 

中國古代的科學方法具有勤於觀察、善於推類、精於運數、重于應用和長於辯證的特點。推類,即善於用舉一反三、引而伸之的推類方法去研究自然界的未知事物。在“仰觀天象,俯察地理”,“近取諸身,遠取諸物”的“觀物取象”的基礎上,“以類族辨物”,並進一步“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即觸類旁通,由已知事物推廣到其他未知的事物。五行學說的歸類和推演的思維方法是:觀物——取象——比類——運數(五行)——求道(規律),即應象以盡意。觸類可為其象,合義可為其征,立象類比是手段,盡意求道是目的。這是一種以直接觀察為基礎的綜合類比的思維方法。

類比思維是中國古代的重要思維形態,其基本特徵是思維的橫向性和聯想性。所謂橫向性是指思維是在個別或具體的事物與現象之間的水準運動,從個別走向個別,從具體走向具體,從事物與現象走向事物與現象。在橫向思維中涉及的兩端之間並無本質上的類屬關係,僅是一種表像上的“類”似,與縱向思維沿著種屬即從千般到個別的垂直方向進行不同。所謂聯想性是指思維具有隨意性,只要兩個物象在某一點上具有相似性,思維就可以跨越巨大的種類界限和知識空間,在兩個看似完全不著邊際的物象之間建立聯繫,而不像推理必須在一個限定範圍內循規蹈矩地進行。類比思維具有比較強烈的主觀色彩,雖有想像力和創造力豐富的優點,但它缺少嚴格的客觀準則的制約,易陷於主觀無據的泥潭。它也必然具有類比的推理特點,即其結論是或然的,可靠性小、創造性大。因此,五行歸類,或稱五行大系,不僅要揭示自然界一切事物之間的關係,使上自碧落下迄黃泉,無可逃逸其間,而且又刻意地去尋求和規定自然與人事之間的聯繫,將大幹世界網羅淨盡,不免有牽強附會、機械類比之嫌。但五行大系的可貴之處在於:將宇宙萬事萬物各以類相從並相互作用,構成五個結構系統圖式,組成一幅有序平衡、生機盎然的生存形態圖,揭示了天人合一的宇宙之道。

(二)五行的調節機制

1.五行的正常調節機制:五行生克制化:五行的生克制化規律是五行結構系統在正常情況下的自動調節機制。

1)相生規律:相生即遞相資生、助長、促進之意。五行之間互相滋生和促進的關係稱作五行相生。

五行相生的次序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在相生關係中,任何一行都有“生我”、“我生”兩方面的關係,《難經》把它比喻為“母”與“子”的關係。“生我”者為母,“我生”者為“子”。所以五行相生關係又稱“母子關係”。以火為例,生“我”者木,木能生火,則木為火之母;“我”生者土,火能生土,則土為火之子。餘可類推。

2)相克規律:相克即相互制約、克制、抑制之意。五行之間相互制約的關係稱之為五行相克。

五行相克的次序是: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這種克制關係也是往復無窮的。木得金斂,則木不過散;水得火伏,則火不過炎;土得木疏,則土不過濕;金得火溫,則金不過收;水得土滲,則水不過潤。皆氣化自然之妙用。

在相克的關係中,任何一行都有“克我”、“我克”兩方面的關係。《黃帝內經》稱之為“所勝”與“所不勝”的關係。“克我”者為“所不勝”。“我克”者為“所勝”。所以,五行相克的關係,又叫“所勝”與“所不勝”的關係。以土為例,“克我”者木,則木為土之“所不勝”。“我克”者水,則水為土之“所勝”。餘可類推。

在上述生克關係中,任何一行皆有“生我”和“我生”,“克我”和“我克二四個方面的關係。以木為例,“生我”者水,“我生”者火;“克我”者金,“我克”者土。

3)制化規律:五行中的制化關係,是五行生克關係的結合。相生與相克是不可分割的兩個方面。沒有生,就沒有事物的發生和成長;沒有克,就不能維持正常協調關係下的變化與發展。因此,必須生中有克(化中有制),克中有生(制中有化),相反相成,才能維持和促進事物相對平衡協調和發展變化。五行之間這種生中有制、制中有生、相互生化、相互制約的生克關係,稱之為制化。

其規律是:木克土,土生金,金克木;火克金,金生水,水克火;土克水,水生木,木克土;金克木,木生火,火克金;水克火,火生土,土克水。

以相生言之,木能生火,是“母來顧子”之意,但是木之本身又受水之所生,這種“生我”、“我生”的關係是平衡的。如果只有“我生”而無“生我”,那麼對木來說,會形成太過,宛如收入與支出不平衡一樣。另一方面,水與火之間,又是相克的關係,所以相生之中,又寓有相克的關係,而不是絕對的相生,這樣就保證了生克之間的動態平衡。

以相克言之,木能克土,金又能克木(我克、克我),而土與金之間,又是相生的關係,所以就形成了木克土、土生金、金又克木(子複母仇)。這說明五行相克不是絕對的,相克之中,必須寓有相生,才能維持平衡。換句話說,被克者本身有反製作用,所以當發生相克太過而產生賊害的時候,才能夠保持正常的平衡協調關係。

生克制化規律是一切事物發展變化的正常現象,在人體則是正常的生理狀態。在這種相反相成的生克制化關係中,還可以看出五行之間偽協調平衡是相對的。因為相生相剋的過程,也就是事物消長發展的過程。在此過程中,一定會出現太過和不及的情況。這種情況的出現,其本身就是再一次相生相剋的調節。這樣,又複出現再一次的協調平衡。這種在不平衡之中求得平衡,而平衡又立刻被新的不平衡所代替的迴圈運動,就不斷地推動著事物的變化和發展。五行學說用這一理論來說明自然界氣候的正常變遷和自然界的生態平衡,以及人體的生理活動.

2.五行的異常調節機制:五行子母相及和乘侮勝複:五行結構系統在異常情況下的自動調節機制為子母相及和乘侮勝複。

1)子母相及:及,影響所及之意。子母相及是指五行生克制化遭到破壞後所出現的不正常的相生現象。包括母及於子和子及於母兩個方面。母及於子與相生次序一致,子及於母則與相生的次序相反。如木行,影響到火行,叫作母及於子;影響到水行,則叫作子及於母。

2)相乘相侮:相乘相侮,實際上是反常情況下的相克現象。

相乘規律:乘,即乘虛侵襲之意。相乘即相克太過,超過正常制約的程度,使事物之間失去了正常的協調關係。五行之間相乘的次序與相克同,但被克者更加虛弱。

相乘現象可分兩個方面:其一,五行中任何一行本身不足(衰弱),使原來克它的一行乘虛侵襲(乘),而使它更加不足,即乘其虛而襲之:如以木克土為例:正常情況下,木克土,木為克者,土為被克者,由於它們之間相互制約而維持著相對平衡狀態。異常情況下,木仍然處於正常水準,但土本身不足(衰弱),因此,兩者之間失去了原來的平衡狀態,則木乘土之虛而克它。這樣的相克,超過了正常的制約關係,使土更虛。其二,五行中任何一行本身過度亢盛,而原來受它克制的那一行仍處於正常水準,在這種情況下,雖然“被克”一方正常,但由於“克”的一方超過了正常水準,所以也同樣會打破兩者之間的正常制約關係,出現過度相克的現象。如仍以木克土為例:正常情況下,木能制約土,維持正常的相對平衡,若土本身仍然處於正常水準,但由於木過度亢進,從而使兩者之間失去了原來的平衡狀態,出現了木亢乘土的現象。

“相克”和“相乘”是有區別的,前者是正常情況下的制約關係,後者是正常制約關係遭到破壞的異常相克現象。在人體,前者為生理現象,而後者為病理表現。但是近人習慣將相克與反常的相乘混同,病理的木乘土,也稱木克土。

相侮規律:侮,即欺侮,有恃強淩弱之意。相侮是指五行中的任何一行本身太過,使原來克它的一行,不僅不能去制約它,反而被它所克制,即反克,又稱反侮。

相侮現象也表現為兩個方面,如以木為例:其一,當木過度亢盛時,金原是克木的,但由於木過度亢盛,則金不僅不能去克木,反而被木所克制,使金受損,這叫木反悔金。其二,當木過度衰弱時,金原克木,木又克土,但由於木過度衰弱,則不僅金來乘木,而且土亦乘木之衰而反侮之。習慣上把土反侮木稱之為“土壅木鬱”。

相乘相侮均為破壞相對協調統一的異常表現。乘侮,都憑其太過而乘襲或欺侮。“乘”為相克之有餘,而危害於被克者,也就是某一行對其“所勝”過度克制。“侮”為被克者有餘,而反侮其克者,也就是某一行對其“所不勝”的反克。為了便於理解,我們將乘侮分別開來一一加以分析:實際上,相乘和相侮是休戚相關的,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現在,我們將兩者統一起來分析之。如木有餘而金不能對木加以克制,木便過度克制其所勝之土,這叫作“乘”,同時,木還恃己之強反去克制其“所不勝”的金,這叫作“侮”。反之,木不足,則不僅金來乘木,而且其所勝之土又乘其虛而侮之。所以說:“氣有餘,則制己所勝而侮所不勝,其不及,則己所不勝侮而乘之,己所勝輕而侮之”(《素問·五運行大論》)。

3)勝複規律:勝複指勝氣和複氣釣關係。五行學說把由於太過或不及引起的對“己所勝”的過度克制稱之為“勝氣”,而這種勝氣在五行系統內必然招致一種相反的力量(報復之氣),將其壓抑下去,這種能報復“勝氣”之氣,稱為“複氣”,總稱“勝複之氣”。“有勝之氣,其必來複也”(《素問·至真要大論》)。這是五行結構系統本身作為系統整體對於太過或不及的自行調節機制,旨在使之恢復正常制化調節狀態。如木氣太過,作為勝氣則過度克土,而使土氣偏衰,土衰不能制水,則水氣偏勝而加劇克火,火氣受制而減弱克金之力,於是金氣旺盛起來,把太過的木氣克伐下去,使其恢復正常。反之,若木氣不足,則將受到金的過度克制,同時又因木衰不能制土而引起土氣偏亢,土氣偏亢則加強抑水而水氣偏衰,水衰無以制火而火偏亢,火偏亢則導致金偏衰而不能制木,從而使不及的木氣複歸於平,以維持其正常調節狀態。故曰:“形有勝衰,謂五行之治,各有太過不及也。故其始也,有餘而往,不足隨之,不足而往,有餘從之”(《素問·天元紀大論》)。

勝複的調節規律是:先有勝,後必有複,以報其勝。“勝氣”重,“複氣”也重;“勝氣”輕,“複氣”也輕。在五行具有相克關係的各行之間有多少太過,便會招致多少不及;有多少不及,又會招致多少太過。由於五行為單數,所以對於任何一行,有“勝氣”必有“複氣”,而且數量上相等。故曰:“有重則複,無勝則否”(《素問·至真要大論》),“微者複微,甚則複甚”(《素問·五常政大論》)。這是五行運動的法則。通過勝複調節機制,使五行結構系統整體在局部出現較大不平衡的情況,進行自身調節,繼續維持其整體的相對平衡。

總之,五行結構系統具有兩種調節機制,一為正常情況下的生克制化調節機制,一為異常情況下的勝複調節機制。通過這兩種調節機制,形成並保障了五行結構系統的動態平衡和迴圈運動。

三、五行學說在中醫學中的應用

五行學說在中醫學領域中的應用,主要是運用五行的特性來分析和歸納人體的形體結構及其功能,以及外界環境各種要素的五行屬性;運用五行的生克制化規律來闡述人體五臟系統之間的局部與局部、局部與整體,以及人與外界環境的相互關係;用五行乘侮勝複規律來說明疾病的發生發展的規律和自然界五運六氣的變化規律,不圖211五行勝複規律示意圖僅具有理論意義,而且還有指導臨床診斷、治療和養生康復的實際意義。五行學說的應用,加強了中醫學關於人體以及人與外界環境是一個統一整體的論證,使中醫學所採用的整體系統方法更進一步系統化。

(一)說明臟腑的生理功能及其相互關係

1.人體組織結構的分屬:中醫學在五行配五臟的基礎上,又以類比的方法,根據臟腑組織的性能、特點,將人體的組織結構分屬於五行,以五臟(肝、心、脾、肺、腎)為中心,以六腑(實際上是五腑:胃、小腸、大腸、膀胱、膽)為配合,支配五體·(筋、脈、肉、皮毛、骨),開竅於五官(目、舌、口、鼻、耳),外榮於體表組織(爪、面、唇、毛、發)等,形成了以五臟為中心的臟腑組織的結構系統,從而為髒象學說奠定了理論基礎。

2.說明臟腑的生理功能:五行學說,將人體的內臟分別歸屬於五行,以五行的特性來說明五臟的部分生理功能。如:木性可曲可直,條順暢達,有生髮的特性,故肝喜條達而惡抑鬱,有疏泄的功能;火性溫熱,其性炎上,心屬火,故心陽有溫煦之功;土性敦厚,有生化萬物的特性,脾屬土,脾有消化水穀,運送精微,營養五臟、六腑、四肢百骸之功,為氣血生化之源;金性清肅,收斂,肺屬金,故肺具清肅之性,肺氣有肅降之能;水性潤下,有寒潤、下行、閉藏的特性,腎屬水,故腎主閉藏,有藏精、主水等功能。

3.說明臟腑之間的相互關係:中醫五行學說對五臟五行的分屬,不僅闡明了五臟的功能和特性,而且還運用五行生克制化的理論,來說明臟腑生理功能的內在聯繫。五臟之間既有相互滋生的關係,又有相互制約的關係。

用五行相生說明臟腑之間的聯繫:如木生火,即肝木濟心火,肝藏血,心主血脈,肝藏血功能正常有助於心主血脈功能的正常發揮。火生土,即心火溫脾土,心主血脈、主神志,脾主運化、主生血統血,心主血脈功能正常,血能營脾;脾才能發揮主運化、生血、統血的功能。土生金,即脾土助肺金,脾能益氣,化生氣血,轉輸精微以充肺,促進肺主氣的功能,使之宣肅正常。金生水,即肺金養腎水,肺主清肅,腎主藏精,肺氣肅降有助於腎藏精、納氣、主水之功。水生木,即腎水滋肝木,腎藏精,肝藏血,腎精可化肝血,以助肝功能的正常發揮。這種五臟相互滋生的關係,就是用五行相生理論來闡明的。

用五行相克說明五臟間的相互制約關係:如心屬火,腎屬水,水克火,即腎水能制約心火,如腎水上濟於心,可以防止心火之亢烈。肺屬金,心屬火,火克金,即心火能制約肺金,如心火之陽熱,可抑制肺氣清肅之太過。肝屬木,肺屬金,金克木,即肺金能制約肝木,如肺氣清肅太過,可抑制肝陽的上亢。脾屬土,肝屬木,木克土,即肝木能制約脾土。如肝氣條達,可疏泄脾氣之壅滯。腎屬水,脾屬土,土克水,即脾土能制約腎水,如脾土的運化,能防止腎水的氾濫。這種五臟之間的相互制約關係,就是用五行相克理論來說明的。

五臟中每一髒都具有生我、我生、克我、我克的關係。五臟之間的生克制化,說明每一髒在功能上有他髒的資助,不致於虛損,又能克制另外的臟器,使其不致過亢。本髒之氣太盛,則有他髒之氣制約;本髒之氣虛損,則又可由他髒之氣補之。如脾(土)之氣,其虛,則有心(火)生之;其亢,則有肝木克之;肺(金)氣不足,土可生之;腎(水)氣過亢,土可克之。這種生克關係把五臟緊緊聯繫成一個整體,從而保證了人體內環境的對立統一。

就五行的相互關係而言,除五行之間的生克制化勝複外,尚有五行互藏。五行互藏又稱“五行體雜”,“……既有雜,故一行當體,即有五義”(《五行大義·卷二》)。而明代張景嶽則明確提出了五行互藏,“五行者,水火木金土也……第人皆知五之為五,而不知五者之中,五五二十五,而複有互藏之妙焉”(《類經圖翼·五行統論》)。即五行的任何一行中,又複有五行。如木行中更具火土金水成分,餘類推。中醫學根據五行互藏而形成了五臟互藏理論,即五臟的網路調節機制。

4.說明人體與內外環境的統一:事物屬性的五行歸類,除了將人體的臟腑組織結構分別歸屬於五行外,同時也將自然的有關事物和現象進行了歸屬。例如,人體的五臟、六腑、五體、五官等,與自然界的五方、五季、五味、五色等相應,這樣就把人與自然環境統一起來。這種歸類方法,不僅說明了人體內在臟腑的整體統一,而且也反映出人體與外界的協調統一。如春應東方,風氣主令,故氣候溫和,氣主生髮,萬物滋生。人體肝氣與之相應,肝氣旺於春。這樣就將人體肝系統和自然春木之氣統一起來。從而反映出人體內外環境統一的整體觀念。

(二)說明五臟病變的傳變規律

1.發病:五臟外應五時,所以六氣發病的規律,一般是主時之髒受邪發病。由於五臟各以所主之時而受病,當其時者,必先受之。所以,春天的時候,肝先受邪;夏天的時候,心先受邪;長夏的時候,脾先受邪;秋天的時候,肺先受邪;冬天的時候,腎先受邪。

主時之髒受邪發病,這是一般的規律,但是也有所勝和所不勝之髒受病的。氣候失常,時令未到而氣先至,屬太過之氣;時令已到而氣未至,屬不及之氣。太過之氣的發病規律,不僅可以反侮其所不勝之髒,而且還要乘其所勝之髒;不及之氣的發病規律,不僅所勝之髒妄行而反侮,即使是我生之髒,亦有受病的可能。這是根據五行所勝與所不勝的生克乘侮規律而推測的。這種發病規律的推測,雖然不能完全符合臨床實踐,但它說明了五臟疾病的發生,受著自然氣候變化的影響。

2.傳變:由於人體是一個有機整體,內臟之間又是相互滋生、相互制約的.因而在病理上必然相互影響。本髒之病可以傳至他髒,他髒之病也可以傳至本髒,這種病理上的相互影響稱之為傳變。從五行學說來說明五臟病變的傳變,可以分為相生關係傳變和相克關係傳變。

1)相生關係傳變:包括“母病及子”和“子病犯母”兩個方面。

母病及子:又稱“母虛累子”。母病及子系病邪從母髒傳來,侵入屬子之髒,即先有母髒的病變後有子髒的病變。如水不涵木,即腎陰虛不能滋養肝木,其臨床表現在腎,則為腎陰不足,多見耳鳴、腰膝酸軟、遺精等;在肝,則為肝之陰血不足,多見眩暈、消瘦、乏力、肢體麻木,或手足蠕動,甚則震顫抽掣等。陰虛生內熱,故亦現低熱、顴紅、五心煩熱等症狀。腎屬水,肝屬木,水能生木。現水不生木,其病由腎及肝,由母傳子。由於相生的關係,病情雖有發展,但互相滋生作用不絕,病情較輕。

子病犯母:又稱“子盜母氣”。子病犯母系病邪從子髒傳來,侵入屬母之髒,即先有子髒的病變,後有母髒的病變。如心火亢盛而致肝火熾盛,有升無降,最終導致心肝火旺。心火亢盛,則現心煩或狂躁譫語、口舌生瘡、舌尖紅赤疼痛等症狀;肝火偏旺,則現煩躁易怒、頭痛眩暈、面紅目赤等症狀。心屬火,肝屬木,木能生火。肝為母,心為子.其病由心及肝,由於傳母,病情較重。

疾病按相生規律傳變,有輕重之分,“母病及子”為順,其病輕;“子病犯母”為逆,病重。

2)相克關係傳變:包括“相乘”和“反侮”兩個方面。

相乘:是相克太過為病,如木旺乘土,又稱木橫克土。木旺乘土,即肝木克伐脾胃,先有肝的病變,後有脾胃的病變。由於肝氣橫逆,疏泄太過,影響脾胃,導致消化機能紊亂,肝氣橫逆,則現眩暈頭痛、煩躁易怒、胸悶脅痛等症狀;及脾則表現為脘腹脹痛、厭食、大便溏泄或不調等脾虛之候;及胃則表現為納呆、噯氣、吞酸、嘔吐等胃失和降之證。由肝傳脾稱肝氣犯脾,由肝傳胃稱肝氣犯胃:木旺乘土,除了肝氣橫逆的病變外,往往是脾氣虛弱和胃失和降的病變同時存在。肝屬木,脾(胃)屬土,木能克土,木氣有餘,相克太過,其病由肝傳脾(胃,)。病邪從相克方面傳來,侵犯被克臟器。

相侮:又稱反侮,是反克為害,如木火刑金,由於肝火偏旺,影響肺氣清肅,臨床表現既有胸脅疼痛、口苦、煩躁易怒、脈弦數等肝火過旺之證,又有咳嗽、咳痰,甚或痰中帶血等肺失清肅之候:肝病在先,肺病在後。肝屬木,肺屬金,金能克木,今肝木太過,反侮肺金,其病由肝傳肺。病邪從被克臟器傳來,此屬相侮規律傳變,生理上既制約於我,病則其邪必微,其病較輕,故《難經》謂“從所勝來者為微邪”。

總之,五臟之間的病理影響及其傳變規律,可以用五行生克乘侮規律來解釋。如肝臟有病,可以傳心稱為母病及子;傳腎,稱為子病及母。這是按相生規律傳變,其病輕淺,《難經》稱為“順傳”。若肝病傳脾,稱為木乘土;傳肺,稱為木侮金。這是按乘侮規律傳變,其病深重,《難經》稱為“逆傳”,

(三)用於指導疾病的診斷

人體是一個有機整體,當內臟有病時,人體內臟功能活動及其相互關係的異常變化,可以反映到體表相應的組織器官,出現色澤、聲音、形態、脈象等諸方面的異常變化。由於五臟與五色、五音、五味等都以五行分類歸屬形成了一定的聯繫,這種五臟系統的層次結構,為診斷和治療奠定了理論基礎。因此,在臨床診斷疾病時,就可以綜合望、聞、問、切四診所得的材料,根據五行的所屬及其生克乘侮的變化規律,來推斷病情。

1.從本髒所主之色、味、脈來診斷本髒之病。如面見青色,喜食酸味,脈見弦象,可以診斷為肝病;面見赤色,口味苦,脈象洪,可以診斷為心火亢盛。

2.推斷臟腑相兼病變:·從他髒所主之色來推測五臟病的傳變。脾虛的病人,面見青色,為木來乘土;心臟病人,面見黑色,為水來克火,等等。

3.推斷病變的預後:從脈與色之間的生克關係來判斷疾病的預後。如肝病色青見弦脈,為色脈相符,如果不得弦脈反見浮脈則屬相勝之脈,即克色之脈(金克木)為逆;若得沉脈則屬相生之脈,即生色之脈(水生木)為順?

(四)用於指導疾病的防治

五行學說在治療上的應用,體現於藥物、針灸、精神等療法之中,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控制疾病傳變:運用五行子母相及和乘侮規律,可以判斷五臟疾病的發展趨勢。一髒受病,可以波及其他四髒,如肝臟有病可以影響到心、肺、脾、腎等髒。他髒有病亦可傳給本髒,如心、肺、脾、腎之病變,也可以影響到肝:因此,在治療時,除對所病本髒進行處理外,還應考慮到其他有關臟腑的傳變關係。根據五行的生克乘侮規律,來調整其太過與不及,控制其傳變,使其恢復正常的功能活動。如肝氣太過,木旺必克土,此時應先健脾胃以防其傳變。脾胃不傷,則病不傳,易於痊癒。這是用五行生克乘侮理論闡述疾病傳變規律和確定預防性治療措施。至於能否傳變,則取決於臟腑的機能狀態,即五臟虛則傳,實則不傳。

在臨床工作中,我們既要掌握疾病在發展傳變過程中的生克乘侮關係,藉以根據這種規律及早控制傳變和指導治療,防患於未然,又要根據具體病情而辨證施治,切勿把它當作刻板的公式而機械地套用。

2.確定治則治法:五行學說不僅用以說明人體的生理活動和病理現象,綜合四診,推斷病情,而且也可以確定治療原則和制訂治療方法。

1)根據相生規律確定治療原則:臨床上運用相生規律來治療疾病,多屬母病及子,其次為子盜母氣。其基本治療原則是補母和瀉子,所謂“虛者補其母,實者瀉其子”(《難經·六十九難》)。

補母:補母即“虛則補其母”,用於母子關係的虛證。如腎陰不足,不能滋養肝木,而致肝陰不足者,稱為水不生木或水不涵木。其治療,不直接治肝,而補腎之虛。因為腎為肝母,腎水生肝木,所以補腎水以生肝木。又如肺氣虛弱發展到一定程度,可影響脾之健運而導致脾虛。脾土為母,肺金為子,脾土生肺金,所以可用補脾氣以益肺氣的方法治療。針灸療法,凡是虛證,可補其所屬的母經或母穴,如肝虛證取用腎經合穴(水穴)陰穀,或本經合穴(水穴)曲泉來治療。這些虛證,利用母子關係治療,即所謂“虛則補其母”。相生不及,補母則能令子實。

瀉子:瀉子即“實者瀉其子”,用於母子關係的實證。如肝火熾盛,有升無降,出現肝實證時,肝木是母,心火是子,這種肝之實火的治療,可採用瀉心法,瀉心火有助於瀉肝火。針灸療法,凡是實證,可瀉其所屬的子經或子穴。如肝實證可取心經滎穴(火穴)少府,或本經滎穴(火穴)行間治療。這就是“實者瀉其子”的意思。

臨床上運用相生規律來治療,除母病及子、子盜母氣外,還有單純子病,均可用母子關係加強相生力量。所以相生治法的運用,主要是掌握母子關係,它的原則是“虛則補其母”,“實則瀉其子”。凡母虛累子,應先有母的症狀;子盜母氣,應先有子的症狀;單純子病,須有子虛久不復原的病史。這樣,三者治法相似,處方則有主次之分。

根據相生關係確定的治療方法,常用的有以下幾種:

滋水涵木法:滋水涵木法是滋養腎陰以養肝陰的方法,又稱滋養肝腎法、滋補肝腎法、乙癸同源法。適用于腎陰虧損而肝陰不足,甚者肝陽偏亢之證。表現為頭目眩暈,眼幹目澀,耳鳴顴紅,口幹,五心煩熱,腰膝酸軟,男子遺精,女子月經不調,舌紅苔少,脈細弦數等。

益火補土法:益火補土法是溫腎陽而補脾陽的一種方法,又稱溫腎健脾法、溫補脾腎法,適用于腎陽式微而致脾陽不振之證。表現為畏寒,四肢不溫,納減腹脹,泄瀉,浮腫等。

這堨眸溶〝,就五行生克關係而言,心屬火、脾屬土。火不生土應當是心火不生脾土。但是,我們所說的“火不生土”多是指命門之火(腎陽)不能溫煦脾土的脾腎陽虛之證,少指心火與脾陽的關係。

培土生金法:培土生金法是用補脾益氣而補益肺氣的方法,又稱補養脾肺法,適用於脾胃虛弱,不能滋養肺臟而肺虛脾弱之候。·該證表現為久咳不已,痰多清稀,或痰少而粘,食欲減退,大便溏薄,四肢乏力,舌淡脈弱等。

金水相生法:金水相生法是滋養肺腎陰虛的一種治療方法,又稱補肺滋腎法、滋養肺腎法。金水相生是肺腎同治的方法,有“金能生水,水能潤金之妙”(《時病論·卷之四》)。適用於肺虛不能輸布津液以滋腎,或腎陰不足,精氣不能上滋於肺,而致肺腎陰虛者,表現為咳嗽氣逆,乾咳或咳血,音啞,骨蒸潮熱,口幹,盜汗,遺精,腰酸腿軟,身體消瘦,舌紅苔少,脈細數等。

2)根據相克規律確定治療原則:臨床上由於相克規律的異常而出現的病理變化,雖有相克太過、相克不及和反克之不同,但總的來說,可分強弱兩個方面,即克者屬強,表現為功能亢進,被克者屬弱,表現為功能衰退。因而,在治療上同時採取抑強扶弱的手段,並側重在制其強盛,使弱者易於恢復。另一方面強盛而尚未發生相克現象,必要時也可利用這一規律,預先加強被克者的力量,以防止病情的發展。

抑強:用於相克太過。如肝氣橫逆,犯胃克脾,出現肝脾不調,肝胃不和之證,稱為木旺克土,用疏肝、平肝為主。或者木本克土,反為土克,稱為反克,亦叫反侮。如脾胃壅滯,影響肝氣條達,當以運脾和胃為主。抑制其強者,則被克者的功能自然易於恢復。

扶弱:用於相克不及。如肝虛鬱滯,影響脾胃健運,稱為木不疏土。治宜和肝為主,兼顧健脾,以加強雙方的功能。

運用五行生克規律來治療,必須分清主次.或是治母為主,兼顧其子;治子為主,兼顧其母。或是抑強為主,扶弱為輔,扶弱為主,抑強為輔。但是又要從矛盾雙方來考慮,不得顧此失彼。

根據相克規律確定的治療方法,常用的有以下幾種:

抑木扶土法:抑木扶土法是以疏肝健脾藥治療肝旺脾虛的方法。疏肝健脾法、平肝和胃法、調理肝脾法屬此法範疇,適用於木旺克土之證,臨床表現為胸悶脅脹,不思飲食,腹脹腸鳴,大便或秘或溏或脘痞腹痛,噯氣,矢氣等。

培土制水法:培土制水法是用溫運脾陽或溫腎健脾藥以治療水濕停聚為病的方法,又稱敦土利水法、溫腎健脾法。適用於脾虛不運、水濕氾濫而致水腫脹滿之候。

若腎陽虛衰,不能溫煦脾陽,則腎不主水,脾不制水,水濕不化,常見於水腫證,這是水反克土。治當溫腎為主,兼顧健脾。

所謂培土制水法,是用於脾腎陽虛,水濕不化所致的水腫脹滿之證。如以脾虛為主,則重在溫運脾陽;若以腎虛為主,則重在溫陽利水,實際上是脾腎同治法。

佐金平木法:佐金平木法是清肅肺氣以抑制肝木的一種治療方法,又稱瀉肝清肺法。臨床上多用於肝火偏盛,影響肺氣清肅之證,又稱“木火刑金”。表現為脅痛,口苦,咳嗽,痰中帶血,急躁煩悶,脈弦數等。

瀉南補北法:瀉南補北法即瀉心火滋腎水,又稱瀉火補水法、滋陰降火法。適用于腎陰不足,心火偏旺,水火不濟,心腎不交之證。該證表現為腰膝酸痛,心煩失眠,遺精等。因心主火,火屬南方;腎主水,水屬北方,故稱本法為瀉南補北,這是水不制火時的治法。

但必須指出,腎為水火之髒,腎陰虛亦能使相火偏亢,出現夢遺、耳鳴、喉痛、咽幹等,也稱水不制火,這種屬於一髒本身水火陰陽的偏盛偏衰,不能與五行生克的水不克火混為一談。

3.指導臟腑用藥:中藥以色味為基礎,以歸經和性能為依據,按五行學說加以歸類:如青色、酸味人肝;赤色、苦味人心;黃色、甘味人脾;白色、辛味人肺;黑色、鹹味入腎。這種歸類是臟腑選擇用藥的參考依據。

4.指導針灸取穴:在針灸療法上,針灸醫學將手足十二經四肢末端的穴位分屬於五行,即井、滎、俞、經、合五種穴位屬於木、火、土、金、水。臨床根據不同的病情以五行生克乘侮規律進行選穴治療。

5.指導情志疾病的治療:精神療法主要用於治療情志疾病。情志生於五臟,五臟之間有著生克關係,所以;隋志之間也存在這種關係。由於在生理上人的情志變化有著相互抑制的作用,在病理上和內臟有密切關係,故在臨床上可以用情志的相互制約關係來達到治療的目的。如“怒傷肝,悲勝怒……喜傷心,恐勝喜……思傷脾,怒勝思……憂傷肺,喜勝憂……恐傷腎,思勝恐”(《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即所謂以情勝情。

由此可見,臨床上依據五行生克規律進行治療,確有其一定的實用價值。但是,並非所有的疾病都可用五行生克這一規律來治療,不要機械地生搬硬套。換言之,在臨床上既要正確地掌握五行生克的規律,又要根據具體病情進行辨證施治。

 


發布時間: 2007-08-31 16:30:04
會員專區
會員名: 密碼:  忘記密碼
泰國十大中藥行
  衛元堂藥行
  億成豐藥行
  桂林園藥行
  林祥興藥行
  林天成藥行
  福安堂藥行
  同仁堂藥行
  劉宜春藥行
  振隆昌藥行

  聯華藥行

泰國十大中藥廠家

  雲生制藥廠
  寳芝堂制葯厰
  李万山藥廠
  青山制藥廠
  華佗制藥廠
  東京制藥廠

  曼谷永華藥廠

  美麗制藥廠
  宏興制藥廠
  神丹制藥廠

泰國十大慈善機構

  百姓慈善總會
  報德善堂
  中華贈醫所
  崇德善堂
  明蓮佛教社
  曼谷獅子會
  泰國中醫總會
  泰國廣肇醫院
  道德善堂

  天華醫院 

     各國傳統醫學      
  五族醫學
  東洋醫學
  馬里醫學
  印度醫學        
  泰國醫學
  越南醫學

  蒙古醫學

  阿聯酋醫學
  斯里蘭卡醫學
  韓國傳統醫學
  壯族醫學

  藏族醫學

     泰國十大特產
  泰國野葛根
  甲猜楠

  泰南燕窩

  蜥蜴皮珍珠魚皮

  鱷魚肉 鱷魚皮

  鴕鳥 鴕鳥皮

  水果之王榴槤
  水果之後山竹
  泰国大米
  泰國絲綢

Copyright © 2007  泰國國際新中醫學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曼谷邁的集路,瑞林園街66-68 號 心聯禮拜堂斜對面

Email: gjxzy@hotmail.com  电话:02-2227359  传真:02-6275184  手提电话:086-9013388
Designed By 
www.fristweb.com